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8章 窃不能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这还是白青重生以来第一次进入父母的房间。

    就跟记忆里的陈设完全一样,有着很多白青珍贵的回忆。

    不过显然白青还有更加要紧的事情去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让他在这里感慨,径直来到父母的床角,伸出手往床垫底下一探,便摸到了一串钥匙。

    小心的掀开床垫,仔细观察着此时那串钥匙摆放的样子和顺序,然后这才将其拿出,走到一边的衣橱那儿,对着上面的锁一把把的试了起来。

    时间隔着太久了,他已经忘记了那一把才是锁上的钥匙。

    好一会儿,白青才将锁着的橱门给打开,一方神秘的小天地顿时展现在白青的面前。

    当然,对于现在的白青而言,这里面的东西早就失去了神秘感,无非就是些擦边的录影带罢了,比起他曾经博览过的各种高清无码,根本就是渣。

    伸出手往最深处探了几下,便摸到了一个黑色的皮包,白青心神一动,赶紧将其取出,拉开拉链,随即便露出了几个小本子以及好几沓钞票。

    白青没有心情去欣赏那些早已经消失在生活里的第四套人民币,而是继续在皮包里翻找了起来,最终,在夹层里找到了一张定期的存单,打开后,映入眼帘的便是人民币壹万元整的字样以及对应的数字——这是现在家里仅有的存款了。

    此时张芳和白跃进两个人加起来的月工资不过五六百块钱,前些年因为房改政策,购买现在住的家属楼时还借了亲戚朋友一些钱,所以这省吃俭用攒出来的一万块钱,可以说是拿来应急的最后家底,用命根子来相容也是丝毫都不为过。

    攥紧了手里的存单,白青的眼神闪烁了两下,片刻之后他才将存单塞进裤兜里,接着小心的将一切全都归置到原处并恢复成以前的样子,又从另一个装满各种证件的抽屉里,找出张芳的身份证和家里的户口簿。

    重生的白青对于自己父母存放物品的某些习惯早就了如指掌,装进自己书包之后,这才飞也似的锁上自家大门离开。

    没错,这便是白青所打的主意。

    既然从语言层面上无法说服张芳,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们跳下那个明明知道的火坑,白青就只能釜底抽薪,将这一万块钱抢先处理了,看他们还拿什么去托单玉国办事。

    说不定,他们的注意力,也会从单玉国转到白青的身上。

    同时把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逼着张芳去做这小吃的生意。

    买都买了,生米做成了熟饭,白青可不相信,张芳有那样的魄力敢把这些东西全都扔了,那就意味着辛辛苦苦攒的钱,全都打了水漂。

    当然到时候来自父母暴怒的一顿胖揍是肯定逃不了了,想想自己重生回来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居然是拼着被暴揍一顿的代价来偷父母的钱,白青就不由得苦笑不已,自己这重生者,也太惨了点儿吧。

    虽然这样强逼着张芳放下自己的脸面和尊严去做她不想做的事情,而且自己还要付出肉体上的痛苦,但为了避免那即将发生的一连串痛苦,所有的这些都值了。

    窃不能算偷,读书人的事,能算偷么!

    走在去往学校的路上,白青一脸大义凛然的想着,晚春微凉的晨风刮在脸上,让他产生了一丝“风萧萧兮易水寒”的感觉,他觉得此刻的自己,俨然就是舍身成仁的英雄。

    临到校门口的时候,白青才忽然记起,昨天晚上自己光顾着去想如何说服张芳,浑然忘记了还有作业这回事儿,不过不就是没写作业么,对于拥有一颗老男人之心的白青来说,多少大风大浪都见识过了,还会在意这点儿小事?

    反正,已经破釜沉舟的他,短时间内也没打算再待在学校里。

    锁好自行车,白青便上了楼,一路经过各个教室,直接来到办公室门口,敲敲门,便推门走了进去。

    此时老师们也都在办公室里进行着上班前的准备,说说笑笑的,一片热闹的情景,对于出现在门口的白青,他们也没有太过于在意。

    径直走向了李向东的桌子,此时的他跟平日里在学生们面前那不苟言笑的样子,完全就是判若两人,翘着二郎腿,捧着一杯热茶,正跟身边的一位中年女教师说着一些成年人才懂的段子。

    “咳咳~”

    白青实在是有些听不下去,轻咳了一声,示意他不要再继续荼毒未成年人。

    听到咳嗽声的李向东转过头,看到站在桌边的白青之后,原本脸上那略带一丝猥琐的笑容渐渐敛了起来,又恢复了白青记忆里那冷冰冰的模样,呷了一口热茶,漫不经心的说道:“这么早就过来了?看来昨天晚上想了一夜想明白了?”

    白青先是笑了笑,然后一本正经的对着李向东说道:“老师,我今天过来,是想跟您请几天假!”

    原本李向东正坐在那里喝着茶,听到白青的话不由看着他,一脸的疑惑:“请假?”

    “嗯,家里出了点事儿,所以这几天不能来学校了,大概半个月吧!”白青平静的对李向东说道。

    “半个月?”听到白青的话,李向东差点一口把自己的舌头给咬下来,他有些意外的看着白青,眼看着白青那一脸镇定的样子,让李向东不由得觉得有些反常。

    一般说来,学生对于老师有着一种天然的敬畏心理,所以他们在老师的面前总是会表现的很拘谨,然而看白青的样子,好像还很轻松,隐隐露出的笑意甚至让李向东心里有些发毛。

    加上他一开口就要请半个月的假,联想起昨天下午他刚刚才挨了批评,李向东的心“咯噔”一下,一种不安的阴影蒙了上来:不会是昨天批的太狠了,这小子承受不住要寻短见吧?

    虽然这个年代,老师们信奉的还是“严师出高徒”,对于学生们的管教都比较严格,但是偶尔也会有那么一些承受能力差的学生崩溃的消息传出来。

    今天不会是让自己给遇上了吧?

    说到底就是个早恋而已,也不是什么十恶不赦的罪过,真要是说重了孩子受不了,他该怎么向学生家长交代?一时间,李向东丰富的想象力,让他的脑海里已经犹如放电影一般的浮现出很多画面。

    不,绝对不能让这种事发生着在自己的身上!

    情不自禁的打了个冷颤,李向东一下子变得警惕起来,深吸一口气,脸色变得和蔼起来,然后努力做出关切的样子,对着白青笑着说道:“其实呢,老师不是真的生你的气,毕竟老师年轻过,你们的那些想法老师也明白,老师批评你呢,就是希望你能多把心思放在学习上,没别的意思,所以你也不用有什么心理压力,你们都还年轻,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再说,还有两年就中考了,万一秦甜考上了一中,你也却没考上,你觉得你们还能在一起么?”

    ???

    画风怎么突然变了啊……

    白青哪里晓得自家班主任犹如戏精附体般的脑海里已经闪过了那么多的念头,只是听着这不知道歪到哪里的话题一脸迷茫,看脑门上不由得浮现出了很多问号,啥情况?

    我就是想请个假而已啊,这么一番人生大道理的劝解又是在闹哪样?一向冷冰冰的老班,什么时候这么和蔼啦?

    眼看着李向东又要苦口婆心的继续开口,今天还有一揽子的事情要做,没有那么多时间浪费在这里的白青虽然有些不明所以,却还是赶紧掏出伪造了签名的请假条,止住了李向东的滔滔不绝:“老师,我家里出了点事儿,得赶紧回去,您还是赶紧给我批一下假吧。”

    在这个没有手机的年代,父母签字的请假条还是很有证明力的,李向东当然不会想到眼前自己这个拥有着老男人灵魂的学生,对于伪造这种事做起来根本就是毫无心理压力,接过假条来之后不疑有他,只是兀自有些不放心的盯着白青:“真没事儿?”

    “???”

    “算了,你快回去吧,记得一定要回来上学?”

    “???”

    啥意思?整的跟生离死别似的?

    走出办公室的白青,想着离开前李向东那依依不舍的眼神和饱含深意的话语,满满的莫名其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