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7章 没有多少时间了
    “老单,张芳的事就拜托给你了,你可千万得上点心啊……”

    “放心吧老白,咱们是什么交情,这事交给我,你就放一百二十个心,说啥也不能让咱老战友家属失业不是!”单玉国将自己的胸膛拍的啪啪响,然后目光隐蔽的看向白跃进口袋里露出来的鼓鼓囊囊的信封,眼神里闪烁着一丝贪婪。

    “我知道跟你说这些就见外了,不过一点小意思……”听到单玉国的话,白跃进将那个信封掏出来,朝着单玉国递过去。

    “爸,别给他!”白青急的大喊起来,但是就算他喊破了喉咙,白跃进却像完全听不到似的,毫无反应,只有单玉国,正带着一脸嘲讽的表情看着他。

    情急之下,白青再也顾不上那么多,整个人朝着白跃进扑过去,想要从他手中将钱抢过来,这可是他家仅剩的一点积蓄了,不能让那个家伙给糟蹋了。

    然而白青的身子却从白跃进的身体里径直穿了过去,让他情不自禁的愣住,下一刻,脚下一空,人就飞快的坠下深不见底的深渊。

    “啊~”

    白青猛地从床上坐起来,额头上一片冷汗,等借着昏暗的光线,发现是在自己的卧室里,刚刚的一切不过只是个噩梦而已,惊魂未定的他才长长吐出一口气。

    胡乱摸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起身去外面喝了两口冷水,心神这才稍稍安定下来,重新回到了床上,却是没有了半点儿睡意,刚刚梦里的那一切,又勾起了他曾经那些不愿想起的回忆。

    前世的这个时候,白跃进最终还是没有拗过张芳,去找了单玉国,同时为了让他能够尽心帮忙,还低声下气的塞给他2000块钱,这在月工资不过二三百的当时,也算是一笔不小的数字了。

    当时单玉国半推半就的收下,也是像梦里那般将胸膛拍的啪啪响,打着保票,白跃进这才心满意足的回来,然而这一切却是他们家噩梦的开始,先是单玉国以疏通关系为名,领着厂里那些领导们隔三差五的到各家酒店里大吃大喝,作为这件事的“受益人”,买单的自然是白家,接着单玉国又对张芳说下岗的事儿已经解决了,但是单位要进行股份制改革,想要上岗必须交两万块钱的“股钱”,所有的职工领导都不能例外,但是看在交情的份上,他做主可以让他们少交一万,同时让他们别声张。

    厂里股份制改革的消息确实早已经传出了风声,所以白跃进和张芳对此也是深信不疑,虽然家中已经没有什么积蓄,但还是咬着牙连借带凑的给了单玉国一万块钱,然而当张芳满怀希望的等待着复工的消息时,厂里下发的最终下岗名单里,白纸黑字的依旧写着她的名字。

    张芳简直有些不敢相信她的眼睛,等气得发抖的她去找单玉国讨个说法的时候,得到的却是单玉国已经辞去职务,由单位买断工龄的消息,而且,上当的并不只有张芳一个,光是所谓的“股钱”,单玉国就卷走了10多万,上当的众人联合起来想要报警,直到这个时候,他们才发现,自己手里连个证据都没有,结果到最后自然是不了了之。

    直到白青重生前,单玉国都一直杳无音信。

    工作没了,家里积蓄也被骗光了不说,还背上了一屁股外债,这个家顿时如同遇到灭顶之灾一般,备受打击的张芳差点就一蹶不振,两口子拼命了十多年的时间才慢慢恢复元气。

    可以说,单玉国就是导致白青家破败的罪魁祸首,成为白青心中挥之不去的一个结。

    重生一次,他不想再重蹈覆辙。

    然而昨天晚上,白跃进最终还是如前世那般找了单玉国,虽然没有当场给钱,但单玉国的承诺还是让张芳喜出望外,准备用红包去答谢他。

    对于张芳的性格,白青实在是太了解了,即便是昨天已经游说过她,但白青并不会天真的认以为单凭自己之前那套说辞,就能轻易的改变张芳的想法,再加上张芳犹如前世般的行动更是给了他庞大的压力,才让他做了那样的梦境。

    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到底还是现在自己这个年纪,根本就没有什么说服力啊。

    闭着眼睛在床上胡思乱想起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单玉国那张带着贪婪笑容的脸,在半梦半醒间不时的出现。

    直到一阵刺耳的响铃声将他惊醒,迷迷糊糊的想要去抓手机,摸了大半天却摸了个空,睡眼惺忪的看着周围的情形,这才记起自己已经重生的事实。

    98年的自己,哪有什么手机啊。

    无奈的摇了摇头,将仍在响个不停的闹钟关掉,打了个哈欠,几下套上衣服便趿着拖鞋打着哈欠朝着卫生间走去。

    没有了电动牙刷,只能双手机械般的抓着牙刷在牙齿间不断上下翻飞,脑袋里则依旧沉浸在一片浆糊之中。

    一阵对话,从煮饭声音的间隙里断断续续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

    “这件事还是不能拖,你还是多上点心……”

    “知道啦,今晚吃完饭我就过去行不?大白天的去找人家,影响多不好,能办的人家也不敢给你办了,他是领导,能不顾忌影响么!”

    “行行行,只要你上心就行,对了,到时候别再犯犟,多说两句好话……”

    “行啦行啦,有完没完,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这点儿事儿还不懂?饭好了没?赶紧弄出来我吃完就走。”

    白青猛地清醒过来,之前那好似一团浆糊般的脑袋,也是重新恢复了理智,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虽然只是断断续续的,但是听刚刚他们话语里面的意思,显然并没有将自己昨天说的那些话放在心上,打算今天晚上就要过去送钱。

    即便早就想到自己父母不是那么简单就能说服的,但白青依旧止不住的带上了几分失望。

    三两口将嘴巴里的泡沫漱干净,胡乱在脸上抹了两把,擦完水痕之后就不动声色的走到了厨房里。

    餐桌上,张芳已经摆上了三碗面条,白跃进依旧保持着雷厉风行的习惯,拿着筷子唏哩呼噜的往嘴里扒着,不等白青坐下来,就抹了抹嘴巴,将碗丢在水池里,整个人匆匆起身,拿着钥匙走到门口换起鞋来。

    白青端起碗,一边吃着没啥油水的清汤面,一边看向自己的老妈,试探般的问道:“妈,昨天晚上我跟你说的那事你觉得怎么样?我觉得挺靠谱的,一个月一千,比你工资可多多啦……”

    “行啦行啦,知道你关心我,现在你还是多考虑考虑学习吧,你能多长进点儿,就是对我和你爸最好的回报了!”张芳看起来并不想跟他废话,不等白青说完,就直接打断了他的话,看到白跃进正准备出门,又伸长了脖子:“你看没看钱?晚上用够不够?不够去银行提点……”

    “知道了知道了!”白跃进不耐烦的摆摆手,人很快就消失在门口。

    张芳显然对于白跃进的态度有些不满,嘴里嘟囔着,然后也是将碗里的面条飞快吃完,快步走到水池里,风卷残云般的洗刷出来,对着白青留下一句“走的时候记得锁好门”就风风火火的去上班了。

    虽然昨天已经就下岗的事情已经被谈话通知,但是还没有正式以文件方式宣布出来,再加上心中还寄希望于单玉国这张牌,一心想着留在厂里的张芳,自然是要在这段时间好好表现自己,上班异常的积极。

    白青的脸色这才变得凝重,从刚刚张芳的态度上就能看的出来,自己昨天所说的那些似乎并没有打动她,这样一来,想要通过说服的方式,短时间内是没有办法成功的,而眼瞅着今晚即将成为噩梦的开端,留给白青的时间不多了。

    说服这条路走不通,想要阻止张芳和白跃进跳进火坑,白青只能另外想办法,可是以他现在表面上的年纪,又能做些什么呢?

    一时间,白青没了吃饭的心思,好似热锅上的蚂蚁般,急的在那里团团转。

    就在白青有些一筹莫展的时候,刚刚张芳的那些话又浮现在脑海当中,让他一下子抓住了灵光一闪的火花。

    只是,以自己这具小身板来说,代价未免有些大。

    再次回想起那些不堪回首的青春记忆,不想再经历一次的白青,咬了咬牙,基于他那份成年人的心智和魄力,最终还是下定决心,一脸坚定的溜进父母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