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6章 劝说父母
    “要不过找个时间你去一趟单玉国的家里,让他想想办法,不管怎么说,他好歹也是厂里的领导……”

    张芳先是夹了一筷子鱼肉放到白青的碗里,然后又转过头去对着身边的白跃进开口说道,她终究是个心里藏不住事儿的人,这饭还没吃一半,她就忍不住对着白跃进重新开始了之前的话题。

    这也从侧面体现出来,此时张芳的内心里,是多么的焦虑。

    白跃进皱了皱眉头,瞪了张芳一眼,大概是在怪她沉不住气,当着白青的面就提这些事情,至于张芳所说的事,他并没有开口回应些什么,似乎是在心里思索着。

    单玉国和白跃进曾经是一个部队的战友,转业之后,白跃进先是分配到了铁路系统,后来又调到了百货公司,直到百货公司破产下岗,而单玉国则是到了张芳所在的单位,从保卫科长干起,现在已经是厂里的第三把手了。

    都曾是战友,也算知根知底,以前白跃进就不怎么喜欢单玉国,觉得这个人是个笑里藏刀的主,不能深交,所以就算是他跟自己老婆在一个单位上,这几年两家的关系也不说是有多亲近,很少走动,一想到要去低三下四的求这个人,白跃进心中就一阵别扭的紧。

    不过显然张芳此时的心态,并不允许她等下去,眼见着白跃进一直不吭声的样子,原本就有些情绪不稳定的张芳,顿时觉得丈夫只顾忌自己面子,对自己的事情不愿上心,不由得更是火冒三丈,她忍不住提高了声调:“白跃进,这都什么时候了,眼看着咱家都快吃不上饭了,你还惦记着你自己那点儿脸面,你还管不管这个家啦!”

    大概是被张芳的话给戳到了痛处,白跃进有些挂不住脸,这才不耐烦的挥了挥手:“行行行,我去还不行,别在这里唠叨了,专心吃饭!”

    说完,白跃进便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了眼前的菜肴上面,似乎是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面继续下去。

    张芳张了张嘴,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再在被白跃进给瞪了一眼之后,最终还是将到了嘴边的话给咽了下去,白跃进到底都是一家之主,真正强硬起来的时候,张芳还是会怵的,好在白跃进已经松口,她也识趣的见好就收,只是将那些闷气撒在了眼前的晚饭之上。

    “妈,你这是……咋了?”正愁找不到机会游说张芳去做小吃生意的白青,突然停下了正在狼吞虎咽的动作,抬起头来看着张芳开口问道。

    想要说服张芳,自己就得想办法去争取主动权,打破她心里自己只是个孩子的念头,这样一来,就得首先让张芳告诉自己她下岗的消息,不然的话,自己就算是空有一大堆的巧舌如簧也没有发挥的机会。

    “去去去,小孩子家家的,吃你的饭就行了,瞎操什么心呢!”果然,就像白青所预料的那样,张芳有些没好气的对着他斥责着,显然并不想让这些烦心事打扰到他。

    即便是被逼到了悬崖边上,依旧本能的将自己的孩子挡在苦难之外,这便是父母那颗拳拳爱护之心。

    若是在平日,白青一定会在心中感动不已,可是现在,这份保护却明显破坏了他的计划,眼看着张芳并不在准备跟他透露些什么,白青顿时不由得急了,把心一横,直接对着张芳道:“妈,你是不是下岗了?”

    “你这孩子,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张芳立即朝着白青瞪了一眼,厉声斥道,仿佛身为母亲的威严受到了挑衅一样。

    然而白青一眼就看穿了她的色厉内荏,所以根本就没有畏惧的意思,毫不退缩的迎上张芳的目光,跟她对视着:“妈,别骗我了,我又不是没长耳朵和脑子,前一阵子你们单位不就传出什么风声了……”

    张芳原本还想再骂白青两句,让他把心思多放在学习上,少在这些事儿上分散精力,可在对上白青的目光,感受到儿子眼神里的那份担忧和真诚,她忍不住心一颤,那些斥责的话就再也说不出口,想到自己儿子原本正是无忧无虑的年纪,现在却因为家庭的原因而操心,她又是欣慰又觉愧疚,忍不住眼圈也是一红。

    虽然儿子以前多有顽劣,常常惹得自己生气,学习也不出类拔萃,可这做父母的总是很容易满足,只要儿女一丁点儿的好,就够了。

    “是,妈下岗了,不过没事儿,现在都快21世纪了,不会把你给饿死的。”张芳故作轻松的打趣道,努力的不想让儿子去操心这些,却又几乎要滴出泪来。

    一边的白跃进,大概也被这种气氛所影响,脸上的神色显得有些落寞,可他是男人,是家里的顶梁柱,再苦再难,他也得咬牙挺着。

    “妈,你别难过,这下岗不见得就是什么坏事……”眼瞅着饭桌上的气氛变得凝重起来,白青赶紧开口,准备展开自己蓄谋已久的游说计划。

    张芳眉头皱了起来,儿子刚刚的话让她觉得有些刺耳,然而还不等她开口说些什么,一边的白跃进却是先开口骂上了:“小孩子家家的,别在那里胡说八道,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白跃进觉得,现在自己的老婆就是个火药桶,还是别去刺激的好,同时隐蔽的朝着白青瞪了一眼。

    这个没眼力价的混小子!

    若是之前的白青被自己老子这么一骂,肯定蔫了,但现在的白青里面跳动的,可是一颗三十多岁老男人的心,对自己老爹的吹胡子瞪眼视而不见,一本正经的开口道:“爸、妈,我可不是在这里胡说八道,现在新闻里已经说了,国企体制巨变是趋势,毕竟一来咱们国家从好几年前就已经决定以市场经济来代替计划经济,很多国企僵而不死的状态拖累着国家经济的发展,二来现在国际经济的大环境也不好,东南亚金融危机的影响依旧强烈,原本就一口气吊着的那些国企怎么可能挨得住这样的环境,倒闭破产这些都是很正常的事,这一点你们应该早就感受到了,从去年开始,发工资就很不及时了吧?而且工资也是越来越少,没办法,现在国内就是供过于求这样一个现状,所以早点脱离苦海另谋出路才是正确的,之前妈你碍于你对厂子的感情,无法下决心,现在你下岗了,不正好是个另谋出路的机会?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你们单位眼瞅着就不行了,何必在这一棵树上吊死……”

    听着儿子在那里滔滔不绝般的长篇大论,那一套一套的直听得张芳和白跃进情不自禁瞪大了眼睛,面面相觑不已,都是不可思议的神色。

    连什么“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侍”的话都说出来了,这还是他们那个一点儿都不省心的儿子吗?

    看他说的那一副头头是道的样子,白跃进和张芳一时间都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白跃进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自己的儿子,好一会儿才忍不住问道:“你这些,都是听谁说的?”

    “《新闻联播》里面讲的啊,再加上报纸里面分析的,我都记住了……”白青毫不犹豫的回答,那干脆的样子,让人真的无法去怀疑他。

    看《新闻联播》是白跃进每天晚上都雷打不动的项目,平日里也没有避着已经做完作业的白青,所以对于白青的说辞,白跃进也找不出什么破绽。

    “你说的简单,另谋出路哪有那么容易,就像你说的,现在各个厂子效益都不好,裁人还来不及,怎么让你进去上班……”大概是不忿儿子刚刚那指点江山般的样子,张芳兀自有些不服气。

    白青笑了笑:“妈,您这好不容易跳出火坑来,为啥非得再找个火坑跳进去呢,上什么班呀,做小生意多好。”

    “做小买卖啊,那不是没本事的人才去做的,再说让熟人看到了,多难为情,你妈我的面子往哪儿搁,我才不去……”张芳心里满满的都是抵触。

    “妈,您这想法可就错了,做生意多好啊,自己当领导,没人管,不用受气,自己说了就算,挣了钱都是自己的,从前些年不就流行下海吗?多少人连官都不做了,跑出去做买卖,现在不都发了么?谁还敢瞧不起他们,咱们小本生意,摆个小吃摊就挺好,我有个同学前两天还说,他有个亲戚辞职了然后早上卖包子,一个月挣一千多呢,再说,妈,您现在都已经落到这个份儿上了,还有啥不能豁出去的,他们要笑话就笑话呗,日子是咱们自己过的,只要赚钱就行……”白青苦口婆心的对着张芳劝解着,“这年头儿,笑贫不笑娼,人家只看你有没有钱,谁在乎你干啥……”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胡说八道,吃你的饭吧,都凉了,现在你好好学习就行,家里的事儿有我和你爸,不用你操心。”不知道是不是那句“笑贫不笑娼”让张芳觉得刺耳,她对着白青挥挥手打断了他的口若悬河,不让他胡言乱语下去。

    看了看张芳和白跃进的脸色,白青最终还是咽下了嘴边的话。

    他也没指望着立即说服自己的父母,毕竟想要改变他们根深蒂固的观念,岂会那么容易,他又是人微言轻的年纪,所以只要先在他们心里种下一颗种子,然后等待何时的机会再去助推它生根发芽就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