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5章 论第一桶金的获取方法
    决心是有了,那么接下来要做的,就是要找一条发家致富的路子。

    前世的白青没啥大本事,三流大学毕业之后也是换了多份工作,高不成低不就,最后开了家乐器行自己当老板,摸爬滚打多年算是勉强站稳脚跟。

    但是这二十年的经历此时就成了他最大的金手指。

    在白青眼里,现在可以说到处都是发财的路子,他知道互联网的概念正在越炒越高,他知道未来房地产将会如同决堤的洪水一般一发不可收拾,他知道电子商务将会催生出一个又一个的富豪。

    不过新的问题也来了。

    所有的这些,想要分一杯羹,首先你得有参与其中的本钱,没有本钱,就只能干着急的看着别人大口吃肉。

    这对于白青来说,无异于空守着金山却不得其中,简直就是一种煎熬。

    所以眼下,他需要先发掘到第一桶金,让这个家庭摆脱即将到来的拮据,让他有能够下场分肉的资本。

    而这个第一桶金的选择,要求就是投入小,利润高,淘宝微商什么的确实不错,可现在马小云还在经贸部做网站,微信之父张晓龙在做电邮,东哥怀揣着1.2万刚到京城做了北漂,小马哥则是做着寻呼机的软件开发。

    各大平台连影子都没,更别说现在又贵又慢拨号上网根本就不是平民百姓所接触的。

    这样一来,能够符合条件的,就只有实体产业了。

    衣食住行,从来都是人在生活里不可或缺的几大要素,而其中吃这一项,对于国人来说又是极其热衷的。

    所以,餐饮行业从来都是能够让人迅速站稳脚跟的,在眼下家里没什么积蓄的前提之下,白青觉得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了。

    做小吃,有市场,投入小,利润大,历来是白手起家的不二选择。

    而一提到暴利的小吃,炸串、臭豆腐、炸鸡叉、煎饼果子等一个个的名字瞬间在白青的脑海当中浮现出来,这些经常出没于街头巷尾、夜市以及学校周边的小吃车们,看起来又脏又旧还不起眼,但却都是暴利,后世无数的报道里,月入数万的印象早已经深入人心,不知养出了多少低调的百万富翁。

    那么做些什么好呢?

    煎饼果子?虽然号称是起源于山东,但是一来挺考验技术,二来太耗时间,最关键的一点是,煎饼果子目前在东武当地并不太被认可,前世的时候,也差不多花了十多年的时间才逐渐被当地人所接受。

    pass掉!

    炸鸡叉?这个在当地确实是很受欢迎,生意十分火爆,但那同样也是十几年后,放在98年的东武市,养殖业尚未兴起,原材料难觅,更重要的是,在这经济困难的年头,又有多少人舍得吃肉?

    只能将其暂时放在一边,现在的大环境不适合做这个!

    臭豆腐?东武人对于臭豆腐的欢迎是毋庸置疑的,这一点从白青重生之前大街小巷上那一家家臭豆腐店就能看的出来,而且生意都十分的红火,走在大街上,每隔一段距离就能闻到臭豆腐那特有的味道。

    只是,眼下臭豆腐对于东武人来说还是新鲜事物,只在南方流行,东武人对它的印象,还停留在王致和牌那又臭又咸的重口味上面,简直跟生化武器差不多,谈臭色变,想要打开这块市场,还有着很多不确定性,所以,白青只能遗憾的将这个计划搁置在后面。

    接下来就是炸串、烤面筋了,这两样一直是本小利厚的典型代表,哪一个都是拥有无数簇拥者的宵夜王者,在98年的东武尚属空白,无论选择做哪一项,都有一炮而红的潜质。

    只是,综合比较下来,炸串要投入的前期成本相对来说要更加的复杂,需要三轮车、木棚、铁锅、液化气、油、食材、调味料等等,这里面,先不说那一大锅炸东西用的油得多少钱,再加上液化气的消耗也是一个庞大的数字,光说需要准备的那数量繁杂的食材,无论是采购还是整理成串,都需要付出大量的精力和时间。

    再加上炸串烹制的时间比较长,单位时间内做出来的数量有限,在学校周边虽然受欢迎,却难以满足放学高峰期那一波汹涌的购物需求,无法实现利益最大化。

    而烤面筋就不一样了,在投入方面,只需要三轮车、烧烤架、木炭、酱汁,在食材方面,也只有单一的谷朊粉而已,价格也不高,比起炸串的投入小了很多,在准备工作方面也更加的容易,最重要的是,烤面筋在操作起来的时候,效率比起炸串来说要简单高效,售价大同小异,成本又低,单位时间内能够卖出的数量更多,显然,烤面筋的利润要更加的丰厚,更适合现在想钱想疯了的白青。

    而且烤面筋也不需要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掌握了一些关键的诀窍,剩下的就是傻瓜式操作,前世他也曾经动过这样的念头,甚至都专门出去学过,却最终没有付诸行动,而是开了乐器行,所以他也算是知晓其中的门道。

    这样一来,在决定了第一桶金的起步方向之后,剩下要做的,就是该如何说服张芳了。

    在张芳他们这一代人的心里,国家工人的身份曾经是一种自豪的象征,哪怕进入到九十年代之后,伴随着市场经济的逐渐开展,僵硬的国营企业经营困难,他们的收入并不高,但依旧有很多人对此次趋之若鹜,为了一个工人的名额,打破头也要挤进去,相比之下,做小生意在他们的观念里,似乎是一种并不体面的事情。

    别看现在张芳已经下岗,但是这二十多年的工人身份给她的荣耀感早已刻入到了她的骨子当中,前世的时候,哪怕下岗之后再被骗,让这个家庭的经济彻底陷入困境,张芳在再就业的选择时,依旧是去其他工厂,直到这些工厂也举步维艰,家里的生活难以维持的时候,临近绝望的张芳,这才豁出去了一切,去跑保险,去摆地摊,跟白跃进一起经营小店,直至退休。

    现在她虽然遭到了下岗的打击,却也还没有受到切肤之痛,再加上白青现在人微言轻,想要说服她放下身段和尊严,去从事在她看来有些丢脸的小生意,简直比登天还难。

    白青的眉头情不自禁的拧成了一个川字,想要改变自己的命运,并不像想象的那般简单,归根到底,还是现在的自己,年纪太小了,无论说些什么,都只是会被当做异想天开吧。

    换做他,有个十几岁的小孩在自己面前给自己出谋划策,他也不会相信的吧。

    毕竟嘴上无毛,办事不牢!

    他皱着眉头,想来想去却也想不出什么好办法,坐在那里急的抓耳挠腮。

    “小青,赶紧洗手吃饭了!”

    就在白青一筹莫展之际,外面传来张芳的呼喊声,将他的思绪给打断,让他只能暂且将这些纷乱的念头给按捺下来,起身走出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