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4章 天塌了
    白青先是一怔,紧接着脸上下意识露出一个成年人特有的笑容。

    但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却是突然凝滞了下来,久违的记忆大门再一次为他敞开。

    他一下子记起,前世的他同样也是遇到了这样的情景,只不过当时的他,正因为下午的事处在惶惶不安当中而没有放在心上。

    就在前世的今天,他的母亲张芳要下岗了。

    对于70年代之后生人们来说,伴随着市场经济体系的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就业变得越发简单了起来,辞职换工作根本就像是家常便饭一般的容易,在他们的观念当中,就业双方是平等的存在,干的不爽了,随时可以炒老板鱿鱼。

    然而他们的父母一辈却并非如此,在那个并不开放的年代,国家工人就是他们心目里最好的饭碗,他们所接受的教育以及他们所生活的环境,都让他们对于自己的单位有着无比深厚的感情。

    单位就是他们赖以生存的地方。

    自1978年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以后,国有企业一直面临改革开放以后所带来的种种冲击。进入九十年代,大量国有企业由于管理落后等诸多原因而效率低下,只是凭借着国家政策和扶持苟延残喘,亏损、资不抵债这些都是常态,再加上亚洲金融风暴的影响,更是成为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大面积倒闭,僵化的国有企业不得不进行破产改制改革,大量的工人丢掉了工作,失去了自己的饭碗。

    张芳就是其中之一。

    因为家庭贫困的缘故,身为长女的张芳,16岁中学没有读完就辍学进了厂,从此,她的生活就是日复一日的在单位——家这两点一线之间奔波,这样的生活持续了整整23年,接近她人生2/3的时间,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模式,可是骤然间这样的日子就被打破了,对于张芳来说,简直就像是晴天霹雳一般。

    她的青春,她的信仰,在这一刻,全都化作飞灰。

    张芳的工资一月不过230块钱,白青的父亲白跃进所在的单位同样也不景气,徘徊在破产边缘,工资跟张芳差不多,现在她没了工作,也就意味着这个家庭少了一半的收入。

    家里之前买房欠下的好几万外债没还完,还有白青这样一个学生要供养,处处要钱的时候偏偏遇到这种事。

    天这是要塌了!

    所以张芳才会哭的如此伤心,因为丢了工作就像是没了主心骨,让现在的她根本看不清楚前方,不知道未来会如何,甚至也许根本就没有未来。

    前世的时候,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白青,并不能领会到那时父母的绝望与艰难,他只知道自家的日子忽然过得紧巴巴的,正是爱美爱打扮的年纪,却买不起好衣服穿不起好鞋,只能羡慕的看着衣着光鲜的同学心中直酸,甚至还有些埋怨自己的父母没有本事,无法给他一个富裕的家庭环境,也让他渐渐变得有些自卑。

    直到他长大成人,进入社会各种摸爬滚打之后,才逐渐理解了父母的那些不易,越发对他们感激起来。

    只是,重生回来的自己,还要再经历一遍青春岁月时的那些艰难寒酸的生活么……

    正在白青怔怔的有些出神的时候,父母卧室那原本紧闭的房门却是在这个时候打开,紧接着张芳的身影便出现在了白青的视野当中。

    大概他们也觉得儿子快回来了,所以不想将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在他的面前。

    父母们也都是人,也都有悲伤难过的时候,可为了在儿女们心目当中树立起无所不能的一面,将压力挡在外面,他们只能将那些伤痛咽到肚子里,还要在儿女们面前展露笑颜,露出若无其事的样子,只有在背对着儿女们的时候,才能舔舐着伤口默默流泪。

    可怜天下父母心。

    “有什么事晚上再说,别让小青看出……”

    张芳的话在她看到白青之后戛然而止,显然她并没有料到儿子已经回家,甚至挂在眼角上的泪水都还没有来得及拭去,看着发呆的白青,神色不由得露出了片刻的慌乱。

    女人到底都是天生的演员,在经历了最初的意外之后,张芳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不动声色的擦了擦眼角上的泪珠,露出个笑脸来,用轻描淡写的语气对着白青笑骂道:“你这个孩子,怎么跟个鬼似的,回家连点儿动静都没有……”

    这份变脸的功夫,让白青简直叹为观止。

    若非是现在已拥有成年人心智的白青不再那么粗枝大叶,没准他还真就让张芳给瞒过去。

    张了张嘴,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白青沉默两秒,脸上蓦的露出个灿烂的笑容:“嘿嘿,中午没怎么吃饱,现在有点儿饿了!”

    感受到儿子那能量满满的灿烂笑容,张芳顿时不由得有了片刻失神,失落的情绪顿时不由得好了许多,猛然记起自己回来之后只顾着伤心了,到现在都还没有顾得上做饭,赶紧掩饰般的对着白青努了努嘴:“饭还没做,你先去洗手写作业,等会喊你~”

    “哎,好嘞!”白青自然不会在这个时候去触张芳的眉头,赶紧乖乖的跑到水龙头那里洗手,同时心中感慨不已,现在的老妈,虽然已经年届四十,但是跟二十年后比起来,还真是年轻啊。

    “爸,您也回来啦?”洗完手,正准备回房间的白青,恰好跟从卧室里出来的白跃进打了个照面,虽然早已经知道他在家,但是白青还是做出一副惊讶的样子来跟他打了声招呼,然后不等白跃进说啥,就直接溜到自己屋里。

    自己还没有将心态从三十多岁的老男人那里调整过来,万一跟老爸说话的时候不注意呛起声来,现在的老爸可正值壮年,在家里说一不二,岂能容得下自己的顶嘴,估计一顿胖揍是逃不了的,所以自己还是躲着点儿的好。

    看着儿子那滑不溜秋的样子,白跃进正要说话,可想想自己媳妇儿那摊子烦心事儿,最终还是没再开口,只是摇了摇头朝着厨房走去。

    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然后溜到写字台前坐下,从书包里胡乱掏出书本摆在桌子上,做出一副写作业的架势,白青刚刚脸上刻意做出来的那份稚气才敛了下来,转而换上了一副凝重的神色。

    没有人比起重生回来的他更清楚张芳的下岗给这个家庭带来了怎样严重的影响,毕竟前世的他都已经完全经历过,张芳的下岗之后,很快又被熟人坑骗,几乎让这个家落入深渊,为了生计,她换了多份工作,最后夫妻两人一起开了家小店,但两人都是善良淳朴的老实人,做不到坑蒙拐骗的奸商行径,虽赢得一个好口碑,生意却只能糊口而已,直到白青能自食其力,再加上两口子办理了提前退休,这才结束了这个家庭长达十年的拮据状态。

    然而,十年的贫困,不仅让他们提前苍老,更是让白青在最要强的年纪里,因为家境的自卑在潜移默化间变得有些懦弱,直到而立之年后才有所好转。

    前世的自己不懂事,只能被动的接受这一切,现在重生回来之后,难道还要再重来吗?那些错过的青春,那些痛苦的远离,那些卑微的忍让,这些犹如伤疤般的记忆,白青真的不想再经历一次。

    他觉得,自己必须要为这个家做些什么,不奢望大富大贵,至少,不要再让父母经历那些绝望,不让自己的青春,再有那么多的遗憾。

    白青心中暗暗的发誓。

    这样一来,就需要感觉找个办法,让张芳赶紧走出下岗的阴影才是。

    实际上,在白青这个重生者眼里,现在国内的经历虽然一片萧条,但是同样的,在这片经济废墟里,也到处都是机遇和财富,将会催生出更加繁荣昌盛的参天大树,正印证了那个成语。

    破而后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