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3章 卧室里传来隐隐的哭声
    小女孩的白眼儿对于白青来说,根本就是毫无半点儿杀伤力,甚至还激起了老男人心中那些忍不住想要逗弄一番的恶趣味,面对着女生那气急的斥责,他只是不以为然的笑了两声,便抓起书包,朝着教室外面施施然的走了过去。

    “话说,他是不是精神错乱了?”

    “也可能是被老李给批狠了,有些接受不了吧!”

    “是啊,我也觉得奇怪,他以前可没有这么厚脸皮……”

    几个小女生一面看着白青的身影消失在门口,一面不由得带着惊疑不定的神色小声嘀咕起来,在她们的印象里,白青明明是个有些少言寡语的羞涩男生罢了,成绩一般,长相一般,就连个头也是一般,几乎没有什么亮点,普通到平庸,所以对于白青喜欢秦甜这事儿,她们才会有些嗤之以鼻,觉得白青有些不自量力。

    然而刚刚白青的种种举动,反差到简直反常,几个小女生情不自禁的面面相觑不已。

    这还是她们认识的那个老实巴交的男生吗?

    而另一边的白青,则是跟随着人群走着。

    在这个时代,汽车还是绝对的天价奢侈品,电动车更是还没有问世,出行基本全靠步行和自行车,而他没记错的话,现在自己骑得,应该是一辆老爹花了50块钱,从二手市场淘来的26寸大飞鸽。

    可当白青跟随着大部队来到停车棚,眼前出现两排三四十米长的自行车长龙,足有数百辆,颜色类型更是五花八门到让人眼花缭乱的地步。

    虽然曾经习以为常,但是阔别二十年后再见到这一幕,对白青而言堪称壮观。

    接着又是一脸的懵逼。

    他怎么知道,二十年前的今天,他把自行车停在哪里了,想要从这片车海里找到一辆他已经二十年没见过的老旧自行车,无异于大海捞针。

    呵呵,妈卖批!

    好在白青是个有着成熟心智的中年人,并不会手足无措,腹诽一番后,只是稍稍动了动脑筋,就在现场人群里面瞄了两眼,找到一个还记得着名字的同学,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周海鹏,你看到我车子停哪儿了吗?中午停的匆忙,现在都忘了。”

    周海鹏跟白青在班里还算玩的不错的朋友,要不然的话白青也不可能还记得他,听到白青的话之后,他也没有多想,遥遥的指了个方向:“不是在那里?我刚刚看见了。”

    顺着周海鹏指的方向看过去,再拼命在那点儿可怜的记忆里搜索印证,白青总算是找到了自己已经阔别二十年的自行车。

    掏了掏裤兜,好在现在的自己还没有那么多的钥匙,一共四把,除了家里防盗门与大门上的,再加上附房一把,剩下的那把陌生的,自然便是自行车车锁的钥匙了。

    弯下腰,此时他的这辆自行车上,用的还是那种在他眼里防盗能力几乎为零的老式圆形马蹄锁,拧开钥匙,一声干涩的“咔哒”声,锁条缩了一下,却还留下大半在外面,白青不得已拽了两下,伴随着一阵酸掉牙的摩擦声,锁条才不干不脆的全部归位,让他得以顺利的将自行车给推了出来。

    仔细打量一眼这辆已经只有模糊记忆的陌生自行车,当下主流的26寸弯梁车架,浅紫色的车身上面布满了灰尘和油渍,不锈钢的车把上也是锈蚀斑斑,上面凸着个铁疙瘩一样的金属车铃铛,飞鸽铭牌前面是个毫无美感的金属铁筐。

    习惯了后面各种轻盈的碳纤维、铝合金、禧玛诺27飞轮甚至色彩亮丽的共享单车,再看看眼前这个又大又沉的旧家伙,真是丑拒啊,白青不自觉的叹了一口气。

    他开始有些怀念那辆载着自己穿梭在大街小巷的战警了。

    不过再去想那些也已经没什么用,在从教室到自行车棚这段不算短的距离上,拥有着成年人心智的白青,在确认了自己不是做梦之后,便认命般的接受了自己重生的事实。

    既来之则安之吧。

    活过一次,有着无数的精彩,却有更多的遗憾。

    他忽然觉得,也许自己的重生,就是一次老天爷赐给自己弥补遗憾的宝贵机会。

    想到这里,他情不自禁在心中虔诚的对着帮他重生的不知名神仙道了一声谢。

    做完这一切,便推着车子,加入到了拥挤的自行车大军当中。

    出了学校,眼前的一切,依旧让白青觉得有一种陌生的熟悉感,那些已经消失在记忆里的老旧建筑,再一次出现在视野当中,尚未拓宽的马路上,正值下班高峰期的缘故,已然是一片车水马龙。

    不过在98年这个国民收入尚且匮乏的年代,几乎很少能够看到什么汽车,就算是有,也以货车和面包居多,偶尔经过的老旧桑塔纳,无疑已经是很多人眼里的豪车了,多半都是以公车的身份存在着,车龙里面,最为庞大的便是自行车大军,当真是犹如汹涌的浪潮一般,占据着马路上绝大部分的车道。

    费力的蹬着自行车,已经许久没有骑过这种老旧的款式,白青的动作颇有些笨拙,不过好在他的适应能力还不错,很快就熟悉了自己这具年轻的身体。

    “白青,今天你怎么不等我就自己跑了!”正颇为怀念的看着沿途那些风景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阵埋怨的声音,紧接着,一个身影便从后面赶超了上来。

    比自己的26大弯梁明显高档了许多的米黄色山地车,满是稚气的脸上顶着油光锃亮的大偏分,这是这个年代开始觉醒了爱美之心的初中生们最为时尚的发型。

    白青看了一眼,脑海里便出现了相关信息,他叫薛超,跟白青个子相仿,家离的也不远,所以放学都是一起走,虽说还有个弟弟,不过他爸妈开了家饭店,人气还不错,所以家境比起白青来说也好了不少,算是白青初中几年里玩的比较好的朋友之一,只不过他的成绩不如白青,中考失利后上了职高,两个人从此也就断了联系。

    在这个没有手机,没有微信的时代,就算是同一座城市,也往往会成为少年们无法逾越的鸿沟。

    “呃,我出来的时候没看到你,还以为你早走了呢。”换了个灵魂的白青很难再代入到之前的情感当中,随口扯了个谎就敷衍过去。

    薛超这样的少年人,显然没有那么多成年人的心智,对白青随口扯出来的话也没有怀疑的意思,张口便开始对着白青絮絮叨叨起来:“今天老班没把你怎么样吧?你说你吧,他的课你也敢做小动作?现在被抓住了吧!不过要我说,你做的再多也没用,人家庄鹏飞又帅又有钱,你有啥?能比的了么……”

    作为白青的朋友,他自然知道白青喜欢秦甜的事儿,不过从一开始,他就对此一副不置可否的态度。

    若是寻常时候,听到他刚刚那些说辞的话,白青肯定会涨红着脸跟他争辩一番,可重生回来的白青,对于秦甜那样的黄毛丫头根本就没有半点想法,对于这些少年人关于八卦的话题更是毫无兴趣,只是敷衍的“嗯”着,眼睛却是在沿途不断扫视着,享受着自己重生回来对那些老事物的发现之旅。

    这些都曾经都只存在于自己的记忆里,现在又一次的出现在眼前,让白青心中有些情难自制的感觉。

    重生,真好!

    薛超没有发现白青的异常,依旧沉浸于自说自话的自嗨当中,或者说,就算是他发现了白青的异常,也只会觉得白青是在为下午的事情情绪低落罢了,并没有放在心上。

    白青的家跟学校是在一条直路上,在跟薛超同行一段时间分道扬镳之后,他很快就到了自家的楼下。

    这是一栋已经建成十年的楼房,虽然还不像白青记忆里那般破破烂烂的,但伴随着浇筑楼的逐渐兴起,这种老式的楼板房正在慢慢被淘汰。

    算算,从这个家搬走已经有十年的时间了,再回到这里,白青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这栋楼房是白青母亲张芳单位的家属楼,里面住的基本都是同事,彼此十分的熟悉,看到白青回来之后都热情的跟他打着招呼,这种邻里和睦的感觉,在大家逐渐搬离这里之后,白青已经很久都没有体验过了。

    将车子锁在楼下,白青沿着黑洞洞的楼梯,三步两步便跑上了三楼,看着记忆里的老旧门口,白青在心中再次感慨一番之后,这才凭着模糊的记忆找出钥匙,打开锁,推开房门。

    看着那些已经只存在于照片和记忆里的陈设,一股遥远的熟悉感再次迎面而来,让白青忍不住走上前去,伸出手想要好好的抚摸一番。

    可就在此时,一阵犹如如泣如诉般的声音,隐隐从父母那紧闭着的卧室房门里断断续续的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