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2章 少男少女们
    白青还来不及去想自己刚刚那有些轻佻的举动,到底给豆蔻年华的少女带来了多少的难堪,他就已经被李向东给揪到了办公室里面。

    好在白青成绩虽然一般,却也并非是老师眼里那些捣蛋生事的学生,所以对他还抱着几分想要引导上正途心思的李向东,此时自然是免不了一番教育。

    对付学生的办法,无非就是那几样,打一棒子给一甜枣,先用严厉的语气,营造出你犯了十恶不赦之错的气氛,然后再放缓语气,暗示可以给个机会,等待换来学生感激涕零的洗心革面。

    这些都是套路啊。

    白青怎么说也都是在社会上摸打滚爬了好多年,倒也不至于拆穿这些把戏跟李向东对着干,就算是心中对于李向东的絮絮叨叨腹诽不已,但面上还是老老实实的做出一副诚惶诚恐的神色,最终在李向东说教累了之后,才顶着半身唾沫星子,在李向东“回去给我考虑清楚了,再来找我谈话”的话语声中,如蒙大赦般的逃出办公室。

    回到教室门口的时候,已经是最后一节课末尾,习惯性的敲敲门,然后推门进去,教室里瞬间变得鸦雀无声,白青感觉到,自己好像一下子成了整个教室里众人目光的焦点,就连讲台上正在布置作业的老师,也是朝着他看了过来。

    被叫到办公室差不多一堂课的样子,在大多数学生们的心里,大概都觉得白青一定遭到了惨绝人寰的对待,甚至好些人脑海里不禁浮现出白青跪在李向东面前痛哭流涕的画面,看向白青的眼神里,不由带上了几分看戏般的幸灾乐祸,当然,还有一些不满和恨意,这估计都是那些秦甜的仰慕者吧,然而以白青那老男人的心智,又岂会在意这些目光,迎着众人的注目礼,他昂首挺胸的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浑然将自己当成了什么英雄人物一般。

    至于原本坐在他位置前面,情绪已经缓和下来的秦甜,在看到白青那正气凛然的样子,心头一阵委屈,眼圈瞬间再次红了起来。

    白青这个时候再去看她,这女孩子长得确实很漂亮,特别是她的皮肤很白,白的好像巧夺天工的瓷娃娃一般,用冰肌玉骨来形容也是丝毫都不夸张,一副小巧的金丝眼镜,在衬托出她白的同时,又让她多了一点书卷气息,跟别人完全一样的校服也难掩其天生丽质,不愧是班上号称班花的存在,也怪不得自己年少时对她魂牵梦萦不已。

    当然,漂亮归漂亮,但以白青现在这种成熟男人的眼光来看,还是太嫩了,毛都没长全的小丫头,让习惯了丰胸细腰大长腿的白青,根本难以生出什么心思来。

    放学的铃声很快就响了,白青这才有时间看了一眼摆在桌子上的课本,京师大版初中《几何》第二册,《语文》第四册,再结合自己脑海当中对于今天这事的模糊回忆,让白青确定了眼下的他,应该正在读初二下学期,也就是98年上半年的样子。

    白青生于1984年,8月份的生日,也就是说,现在的他,还不到14周岁。

    从三十多岁的老男人,到十三四岁的小正太,这突如其来的跨度实在是有点大啊,让白青一时间颇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

    特别是离开了手机等电子产品,让他有一种很不踏实的空虚感。

    连查一下现在具体的时间都没办法,简直让人抓狂。

    此时教室里的学生们,已经完全处于了放羊状态,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鱼贯而出,值日生们则是各自拿起工具,开始对教室做每天例行的清洁工作。

    这所有的一切,对于已经远离校园二十年的白青来说,有一种遥远的亲切感。

    “好了秦甜,没什么大不了的,又不是你的事儿。”

    “是啊,别伤心啦,回头咱们好好骂他一顿!”

    “他那是咎由自取,被老班给抓住了,有他好受的~”

    不远处,跟秦甜要好的几个女生,正带围在她的身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安慰着她,看起来,她们的安慰还是有效果的,起码现在秦甜看起来似乎已经平静了许多,她用手绢擦了擦自己有些发红的眼睛,脸上露出了些笑容。

    白青也准备回家,顺手往书桌里一掏,便从里面拽出个山寨的阿迪达斯斜挎包——这好像是当年他上学时最流行的,当然,98年这个时间点上,白青生活的那个五线小城市东武,也基本找不到几件真的阿迪,毕竟在人均工资不过两三百的大环境下,动辄成百上千的阿迪耐克,绝对算是奢侈品级别的存在。

    曾几何时,开始痴迷上足球的白青,一直对本地最大商场体育专柜上一双标价880的阿迪足球鞋垂涎不已,有事没事就过去瞅两眼,在他的眼里,那双鞋好像散发着神圣的光晕一般,光是看看,就是一种极大的心理满足,而事实上,在白青的印象里,这双鞋一直摆了小十年都没有卖出去。

    也不知道到底需要些什么,索性他就把桌子里所有那些有用没用的书全都塞进书包,正在这个时候,他的身边已然围过来好几个身影。

    下意识的抬起头,正是刚刚围在秦甜身边的那几个女生,她们应该感谢秦甜,因为当年白青的喜欢,所以连带着对她们也留下些许印象,好歹还能记起她们的名字,让她们避免了沦为路人的待遇。

    只是从现在她们那一脸同仇敌忾的神色来看,这是要为自己的小姐妹找回场子来啊。

    不过就算她们再怎么表现出气汹汹的样子,但是在现在白青的眼里,不过就是些黄毛丫头罢了,根本就没感受到半点压力,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怎么啦,你们有事吗?”

    “白青,我们警告你,以后离秦甜远点儿,不知道秦甜根本就不喜欢你么!”其中长得最高的一个女生,上来就劈头盖脸的对着白青一阵发难,语速犹如连珠炮一般,一脸的盛气凌人。

    白青记得她,这是张筠,秦甜最好的朋友,她自然也是最打抱不平的那个。

    “白青,你胆子也真是够大的,你就不怕庄鹏飞找你麻烦吗!”另一个名叫曲琳的女生紧接着附和道,跟张筠的咄咄逼人不同,她倒是带着几分幸灾乐祸的模样,似乎是已经预见到白青即将倒霉的情景。

    庄鹏飞是五班的班长,个高人帅,打的一手好篮球,学习成绩稳居年级前二十,家庭条件也是相当不错,虽然不知道他父母具体是做什么的,但是从他的穿着上就能判断出来,毕竟在这个年代,一身李宁就足以是土豪才能穿的起的。

    用以后的话来形容就是,妥妥的高富帅,标准的校草模板。

    虽然初中生还不会像高中学生那样明目张胆的恋爱,可到底正值荷尔蒙旺盛分泌的年纪,再加上什么琼瑶、席绢的爱情小说以及各种电视剧的影响,让他们心中对于情啊爱啊的东西也是充满了一种懵懂的渴望,对于人和人之间的八卦也是流传的神乎其神,而传说中,秦甜和庄鹏飞就是一对,哪怕这个消息并没有得到过当事人的肯定。

    毕竟初中生就是这么矛盾的群体,哪怕心如猛虎躁动,可却又极力的掩饰。

    听到曲琳的话,白青皱了皱眉,上辈子发生这件事的时候,年少的他因为害怕所以在办公室里极力否认,被李向东教育到很晚才回家,像刚刚的那些对话,并没有发生,但是上辈子这件事后,还真是被曲琳给一语成箴。

    当时,还给白青留下了不小的阴影。

    可现在的白青,早已经不再是那个还有些懦弱的十三岁少年,他只是略一皱眉,并没有往心里去。

    笑话,一个老男人,还会被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给吓住?

    “就你,也想追秦甜,做梦呢吧~”最后一个满脸傲娇的女生对着白青说道。

    看到她,白青心神不由得微微一动。

    她留着跟其他女生差不多的齐耳短发,刘海有些长,看起来普普通通,并不如秦甜的长相精致。

    可在白青眼里,她那双大而明亮的眼睛上面是又长又翘的睫毛,虽然长着一张娃娃脸,却能看出正在朝着瓜子脸进化的痕迹,就算穿着一样的校服,却架不住那两条远超旁人的大长腿,绝对的九头身比例。

    这才是符合他此时审美的存在啊,前世自己怎么放着这样的潜力股不要,反而喜欢秦甜那样要胸没胸,要屁股没屁股,光长了张还不错的脸蛋的丫头片子呢。

    有眼无珠啊,白青简直忍不住捶胸顿足的悔恨交加。

    她的名字叫苏静。

    前世的苏静,到了高中时跟白青同样也是艺术班的同班同学,但是那时候已经逐渐长开了的她,开始成为无数男生倾慕的对象,身为音乐生的她也在各类演出当中崭露头角,成为名震全校的“校花”,高二时提前参加高考就考入上戏,再往后,她就只存在于同学间断断续续的小道消息以及企鹅空间的动态里,人越来越漂亮,衣着和背景越来越奢华,再接着,演戏、灌醉后被轮、堕胎以及——自杀。

    白青对她的最后记忆,永远定格在那张无比美丽又无比冰冷的黑白照上,让他唏嘘不已,却又转眼忘记,毕竟,双方只是普通的同学关系而已。

    “你眼睛往哪儿乱瞅呢!”白青那老男人特有的目光,让苏静有些不舒服,哪怕穿着衣服,却仿佛毫不设防的暴露在白青面前似的,让她忍不住羞恼的奚落道。

    白青不以为然的嘿嘿一笑:“对了美女,知不知道今天几月几号?”

    “你神经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