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我要当有钱人 > 第1章 梦里不知身是客
    “白青!”

    “白青!”

    耳中隐隐约约的传来一阵阵呼喊,声音朦朦胧胧、断断续续,仿佛那天外之音一般的缥缈。

    谁?谁在叫我?

    大脑跟宕机了似的,就连思想也一并跟着变得迟钝起来,好像每转动一个念头,都要经过漫长的时间,意识充斥着一片混混沌沌。

    “白青,你给我站起来!”

    声音越来越清晰,隐隐的还能够感受到语气当中所蕴含着的无尽怒火,这一刻,时间的流速突然加快,思想飞转起来,视野的尽头出现了一点光芒,越来越近,直至变成一片光亮,将自己吞没。

    白青猛地睁开眼,等到那头重脚轻的眩晕感结束之后,眼前的一切逐渐变得清晰起来,然后,他整个人都愣住了。

    斑驳的有些陈旧的教室,密密麻麻写满的黑板,摆满了课本文具的桌面,身穿着整齐划一浅紫色运动服的年轻面孔,以及身前不远处,那张满是铁青,嘴巴还在不断开合着的脸。

    所有的这些,是那么的陌生,却又让白青觉得很是熟悉。

    这里是……学校?

    白青的脑子里不由得有些混乱,他清楚的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在跟一帮子玩音乐的朋友,连吃带喝加洗的折腾了大半夜之后,才拖着无比疲惫的身体回到家里,酒意上涌,连衣服都来不及脱就一头窝在床上睡了过去,怎么一醒过来,就到了什么教室里面。

    等等,衣服都没脱?他下意识的一惊,这可是自己最干净的一身衣服,若是弄皱,明天可就没办法去表演了。

    一低头,却看到,自己的身上,哪里还有什么皮衣,而是跟周围完全一样的运动服,那是自己初中时代的校服。

    什么情况?我这不会是在做梦吧?

    白青下意识的抬起一只手,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清清楚楚传来的刺痛感,让他察觉到,这一切都是真实的,而这个时候,他也才注意到,自己抬起来的那只手,此时看起来也是肉肉的、小小的,充满着年轻特有的朝气。

    机械般的转过头环视着,目光从周围那一张张脸庞上掠过,久违了的记忆慢慢的浮现,一个个遥远的名字出现在脑海里,并跟眼前的那些面孔对应起来。

    胖胖,本名孙雯,因为胖嘟嘟而得名,一直是班里的学霸之一,成绩稳居前三。

    闻泰,班里的活宝,自带话痨属性,哪怕上课时也管不住自己的嘴。

    那边的是刘媛,娇小玲珑的女生,带着一些小狡黠,喜欢画画,最后听说高中时走了艺术特长生的路子。

    她旁边的是……是谁来着?记不住了,下一个。

    嗯,下一个这是……这是我班上的同学吗?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事实上,不仅仅是高考,就算中考同样也是人生的一道分水岭,至少白青是这样,大多数的初中同学,在毕业之后几乎都逐渐消失在生活当中,也怪不得他都没了记忆。

    “白青,东张西望的干什么,让你站起来没听到?耳朵聋了!”

    已经堪称是咆哮的声音传过来,震得耳朵嗡嗡作响,白青有些木然的看过去,才看到那张横眉冷对的脸,眼睛里的怒火几乎要喷到自己的身上。

    这是……自己初中时的班主任,是叫……叫李什么东来着?白青脑袋里飞快的旋转着,到了现在,他还有这些心思去想这些无关紧要的事情。

    一切发生的太过突然,让白青到现在,还没能消化自己已经重生到初中时的事实。

    不过前面的班主任显然没有那么好的耐心,眼看着白青坐在那里茫然的看着自己,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他顿时一个箭步迈下讲台,伸出手抓住白青肩膀上的衣服,猛地向上一带:“给我站起来!”

    白青此时的小身板,跟面前健壮的成年人比起来,根本就没有任何抵抗之力,感受到那股向上的力量,他整个人不由自主的被拽了起来。

    李向东的肺简直要气炸了,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白青居然还敢给女同学传纸条,内容他看过了,全是些让他这样的大男人腻歪不已的东西。

    早恋,向来是被他们这些老师们视为洪水猛兽,特别是这些刚刚处在青春期,体内荷尔蒙疯狂分泌的少男少女,心中关着的那头猛兽已经蠢蠢欲动的想要破笼而出,平日里他们这些老师们也都瞪大了眼睛,一有什么苗头就如临大敌。

    白青在班上的学习成绩属于中游,这类学生,既不像学霸那样深得老师欢喜,也不像学渣那样让老师们恨得刻骨铭心,两不沾的结果往往都成了些小透明。

    小孩子家家的,整天想什么情啊爱的,哪还有心思学习!

    更可气的是,在被自己抓住之后,白青整个人就跟傻了似的,对自己的训斥也是毫无反应,顿时让李向东觉得自己身为班主任的权威被蔑视了。

    “之前开班会的时候我已经强调了很多次了,上课时不准传纸条,上我的课你也敢做这些小动作?上面都写了些什么乱七八糟的,怪不得你期中考试成绩下滑了十多个名次,心思都给我整这些乱七八糟上啦!”李向东一边朝着白青吼着,一边将纸条拍在了白青面前的桌子上,力气之大,就连书本都被震了起来。

    被惊醒的白青,总算是将眼前的一切都消化掉,来不及对自己的重生表示惊讶,便将自己的目光落在眼前的小纸条上。

    在少年时期,那个没有智能电话,没有呼机,没有微信没有QQ的时代,一张张的小纸条,承载了多少心灵的懵懂。

    因为羞怯,不敢表露的太过于直白,只是浅尝辄止的试探,再加上背着老师那种偷偷摸摸的刺激,虽然信息的传递又慢又少,但多少人都迷醉其中。

    简直就是记忆当中最单纯的回忆,白青看着上面的那些歪歪扭扭的字迹,心中升起了很多怀念和感慨。

    但是白青的感慨还来不及持续片刻,就被结结实实拍在自己后脑勺上的那一巴掌给打断了:“来来来,给大家伙儿念一念,也让大家听听,你这不去听课都忙着些什么!”

    少男少女们虽然心中都有着各种蠢蠢欲动,然而无论是内心里的那份羞怯,还是基于外部环境里那些约定成俗的观念,都让他们对于这份萌动,有一种“见光死”的心理,所以,这种当众宣读自己的“情书”,利用少年人的羞耻心来掐灭早恋苗头的手段,往往老师们都用的炉火纯青。

    周围那些刚刚还因为李向东的暴怒而噤若寒蝉的学生们,在听到李向东的话之后,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看向白青,幸灾乐祸的看起了热闹。

    可无论是李向东还是周围那些看热闹的学生们都没有想到,他们眼前这个学生十三四岁的皮囊之下,早已经换上了一颗三十多岁的心。

    对于在社会上摸打滚爬,经历过种种黑暗与起起落落的老男人来说,这点小事,又算的了什么?怎么可能勾起羞耻心,反而还有心思去感慨自己年轻时,居然写过这种让他浑身直起鸡皮疙瘩的东西。

    “咳咳咳~”白青先是清了清嗓子,然后在李向东锐利的注视之下,拿起小纸条朗声读道:“秦甜,看见你跟孙震说话却不理我,你知道我有多难过么……”

    声音抑扬顿挫,还带着某种韵律,仿佛这种朗读对于白青来说,是某种可以炫耀的殊荣似的。

    而听到白青所念出来的内容,教室里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学生们,情不自禁的八卦般的起哄了起来。

    只有坐在白青右前方的一个女生,此时却是深深的埋下头,都不敢朝这边看一眼,脸上因为羞恼而一片涨红。

    她的表现自然也是被白青给捕捉到,久违了的记忆再次慢慢复苏,让他记起,那个恼怒的女生,可不正是前世上初中自己情窦初开时喜欢的第一个女孩子么。

    只不过当初的那些记忆,再回过头来看看时,虽然单纯美好,却又是那么的幼稚可笑。

    没错,此时的白青,仍然免不了以一个成年人的视角来看待眼下的事情,仿佛置身事外的旁观者似的,却浑然忘记了,他正是现在这出大戏的主角,也根本没有意识到,他无形当中那种看戏的心态,在别人眼里却是一种反以为荣的炫耀,让女生简直无地自容。

    她觉得在自己从小到大,从来都没有向这般狼狈过。

    在一片哄笑声中,羞愤到极点的女孩猛地站起,狠狠瞪着白青,身体激烈的颤抖着,因为委屈而噙满的泪水,几乎已经忍不住要蕴出眼眶:

    “白青,你真讨厌,我恨死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