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仙武医生 > 第一百四十二章:黑衣杀手
走廊里的灯是关着的,只有厕所和水房里还亮着灯,这人从医院大门走到二楼的走廊,都显得很低调,像是病人家属一样,手里还拧着一件毛毯,所以一直都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
可是当这人走到仇大海房间前,却是从毛毯里拿出一样黑色的物事,然后套在了自己头上。
收拾妥当后,这人轻轻地拉开了门上的把手,慢慢地走了进去,没有弄出一点声音。
因为病房的灯早就已经关了,黑灯瞎火的看不清来人,叶子荣想到这应该是夜间的值班医生过来查房了吧?
可是转念一想又不对,医生一般是早上来查房才对。再说了,查房有这么偷偷摸摸的吗?
叶子荣顿感不对劲,他连忙爬起身来,正准备喊道:“喂,你是谁?”
却是被那人扔进来一枚***,***在木地板上一边滚动,一边“滋滋......”地冒着浓烟。那人身穿黑衣,头部被黑布包裹得严严实实,跟漆黑一片的病房融成了一团,根本就看不清面貌,只露出一双杀气逼人的雪亮眸子。
这一记***炸起了叶子荣满眼的惊骇欲绝,想不到在医院里还会遭人毒手?
眼见***滚向了自己床下,叶子荣心念一动,纵身一跃,便已到了房门口,他当即就扣紧了房门,伸手按亮了房灯,想把这人困在病房里。
房间里立马亮了起来,却是被层层的浓烟给罩住了,那黑衣人旋即就冲到了窗户边上,伸手到腰间拔出一把手枪,对准了叶子荣。
还不及叶子荣多想,那人就扣动了扳机,子弹“砰”地一声发射出去,直射叶子荣身上。
黑衣人一经得手,迅速地扒开窗门,纵身一跃,就跳了出去。
病房在二楼,窗户下面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一尺来厚的毛毯,黑衣人落在毯上,翻了一个滚,爬起来就向右边的树林中钻了进去。
“发生了什么事?”仇大海被枪声惊醒,一骨碌地爬身起来,见叶子荣用手捂着腰部,又是问道:“子荣,你怎么了?”
“我没事,你在房间呆着别出去!”说完,他纵出窗户,跟在了那人身后。
黑衣人事先已经摸清了线路,翻过医院的院墙,转身向右,跌跌撞撞地跑进了一条巷弄之中。
叶子荣一步并作五步,脚尖在地上轻轻地点动几下,犹如一只飞燕,纵跃自如,跃过院墙,没几下就到了黑衣人身后,一把抓住这人,扯将过来,一拳击在了他的胸口之上。
黑衣人顿时感觉心如触电,胸腔难受无比,一股血腥味自腹中涌将上去,让他喉头一甜,鲜血禁不住从他口头喷了出来。
慌乱中黑衣人又是一枪朝叶子荣打了过去,叶子荣迅速退后三步,用口袋挡住了这人射将过来的子弹。
他口袋里马上就冒出了白烟。
黑衣人见罢,把蒙在嘴上的黑布扒开一个口子,露出一丝诡异的狠笑,然后转身就进了一辆车里,车子一经起动,那人很快就消失在了叶子荣的视线里。
叶子荣身中两枪,也不再追了。
可是他感觉身上并没有痛感,但他还是伸手摸了摸,看身上到底有没有枪口。因为激斗中即使中枪,一下子也未必能感觉到痛。
可是摸遍了全身他也没摸到枪眼,更没有摸到一丝血迹。
就在这个时候,喜龙“嗝嗝”地打了两个嗝,从他口袋里溜了出来,肚子撑得老鼓,一双眼睛瞪得老大,傻巴巴地望着他,显然是吃得饱了。
“乖乖,又是你救了我!”叶子荣弯下腰,往喜龙头上点了点手指,又把它兜在手心里,玩抚了一番后才放回口袋。
喜龙拥有吞噬子弹的本领,这一点叶子荣自然是知道的,不然他刚才也不会去用自己的口袋去挡那黑衣人的子弹。
这一次,喜龙是吃下了两颗子弹,叶子荣不知道它要是再吃一颗会是怎样,或者是再吃两颗呢?它还受得了吗?或许要了它的命也很有可能,所以刚才他果断地放弃了追凶,这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原因。
想到这里,叶子荣心生恼怒,他攥紧拳头,问向口袋里的喜龙,“喜龙,你知道那人是谁吗?”
喜龙“咕咙咕咙”地叫了两声,在他口袋里扭动了一下,就不再动颤了。
叶子荣这才知道喜龙只是一只灵宠,还不会说话,兀自说道:“待我逮到那人,一定把他碎尸万段!”
凝了片刻,他转怒为笑,对喜龙说道:“乖乖,既然你已经吃饱啦,就好好地睡上一觉吧。”
也是在这一刻,叶子荣才觉得喜龙已不单单是那条他在墙角猎取的毒蛇了,而是他的生死之交,是他的护身符,修炼一途一定要带着这只灵宠,让它跟自己一起得道升天。
回到医院的时候,仇大海的房间里已经挤满了人,有医院里的领导,还有几个保安和协警,领导跟仇大海嘘寒问暖,而协警则在跟他录口供,作一些记录。
见到病人家属,院领导连忙跟叶子荣赔礼道歉,并承诺要加强医院里的安保措施,绝不会让类似的事件再次发生。
叶子荣知道这个杀手是冲着自己来的,跟医院无关,也没责怪院领导什么,不过他马上就领着仇大海出院了。
院领导也不好意思多加阻拦,毕竟枪击事件是真实发生的,而且是在医院里,病人家属接走病人,也是出于安全考虑,是情有可原的。
总不能让病人被杀手杀死在病房里,到时候被传出是被医生诊死的,也有可能,那样就有口难辩了,人民医院可是三甲医院,是不能出现任何病人被医生诊死的丑闻的。
院领导二话没说,就同意病人先行出院,并马上安排人手补办了出院手续。
......
在距离山城人民医院十多公里的地方有一条五百米来长的古街,这条古街有八车道多的宽度,呈南北走向。一条古运河由北至南,把这古街分成了两条小街。
此时的古街,夜色四阖,华灯初上,街道上更是人影撞撞、笙歌鼎沸、华盖云集,正是一天当中最繁闹的时候。
小街上青石铺路,绿树成荫,街路两旁是一栋挨着一栋的明清建筑,有餐饮、酒楼、古装店、清真副食和卖刀剑的铺子......各处都是门庭若市、热闹非凡,好一幅幅欣欣向荣的景象!
晚风轻轻地拂过古街,擦过河心,又跃上半空,飞向远方,荡起一阵阵青波绿水。
相比于人民医院那边冷冷清清、萧瑟凉悲,过早处于凋谢状态的夜色,古街这边却是显得别有一番风情,这里的一切像是永远都不会止息一般,一直都充满生机和活力,连夜都快没有了,永远都是白天。
“子荣,这条古街,你以前来过吗?”两个逃亡的少年找到了这个人多的地方,仇大海拽了拽叶子荣的胳膊,又是说:“哦,重生也没多长时间,我想你是没有来过的。这里的风景美吧?比得过深山里的道观吗?”
河里的青波荡起一圈圈涟漪,把水里五颜六色的倒影抖成一片光怪陆离的美丽世界,坊间传来的古朴乐声,树荫上的睡鸟,烤摊上的肉香,还有街上嬉闹的人群......这里一切的一切,交融在一起,形成了一幅幅锦绣无伦的多彩画卷。
叶子荣望着这番景象,已深醉其中,禁不住回道:“美得很!美得很!”
“要是人少点就好啦,会更加的美!”两人踏上古街的青石板,叶子荣又补充了一句道。
仇大海蛇毒刚祛,身体还没痊愈,还有些虚弱,可是看到古街这繁盛的景象,也是精神倍增,显得神采奕奕,伸手往叶子荣身上一拍,说道:“这可是你说的找个人多的地方,才好藏身,这个地方人最多啦。”
还不等仇大海把话说完,叶子荣反手一扣,捏住了他手腕处的骨骼,说:“是啊,所以你不能回家,我也不能回泰生堂,所以你要带我来这里,不然枪手就会找到我们,然后把我们都杀掉!是吧?”
仇大海已被叶子荣扣得叫了起来,一种轻轻的锥痛感从他手腕的脉络处顿时传到了他的身上,“子荣,你这是干嘛?我又不是枪手,你不要拿我开刷!”
叶子荣松开手,淡淡地一笑,说:“我只是试试你的武功而已!”
“我又没学过,又怎么会武功?你试不出来个啥。”仇大海说道。
“没骨气!”叶子荣稍稍一叹气,又是说:“先找家客栈吧,填饱了肚子再说。”
走到街心转了转,两个人嫌太闹,就找到了一个街角,哪里有一条浅巷,里面有几家古装客栈,找了个要价最便宜的店家,两人才安顿下来。
店家里的工作人员全是古装打扮,很契合古街的味道。
两人选择住在了五楼,也是这家客栈最高的一层,从窗口可以清楚地看到古街河里的风景。叶子荣觉得五楼不光可以欣赏风景,还很安全,不利于枪手从高处狙击,所以原本要住在二楼的仇大海也是临时改变了注意,听从了叶子荣的建议,乖乖地住去了五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