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言情小说 > 七零律政俏佳人 > 第320章 遇见老相识
    岳小梦满头大汗的冲进院子,看到院子里的情形时,声音戛然而止。

    身后一起冲进来的身穿制服的一众调查所的同志们也个个一脸的懵。

    这是什么情况?

    院子里三个女孩子,其中一个满脸惊惶的抱着孩子,另外一个沉着脸挡在她面前。

    院子中间站了身材纤瘦的少女,夕阳的余晖洒在少女身上,使得她整个人看起来特别的柔和,呃,如果忽略她脚底下踩着的人。

    大门左手边五六个男人摁着一个黑脸的汉子。

    踩人的少女看着冲进来的人,似乎有些遗憾的拍拍手,“不好意思,李班主,看来你只能和调查所的人谈了。”

    带头冲进来的男人眼神落在周念念脸上时,眼中闪过一道诧异,“周....周同志?没想到竟然在这里又遇到你了。”

    周念念转过头来,对上一张标准的国字脸,眨了眨眼,认出了来人,“你是李东星同志?你也来京都了?”

    李东星笑着收起手上的装备,点点头:“嗯,这个月初刚从南城调到京都来的,就在天桥这边的调查所。”

    “还以为来了京都人生地不熟,没想到竟然遇到了周同志,还真的是有缘,不过,希望我们下次相遇不要还是这样的缘分。”

    周念念忍不住乐了。

    前年冬天,她和齐佳妍出差路过南城的时候,齐家人偷了她们的火腿肠拿去黑市上卖,当时就是李东星带人帮着追查了两天。

    今天她帮着曹海云打架,没想到又遇到了李东星。

    被周念念踩着的李班主听到这里,险些又喷出一口血,他还被踩着呢,好吗?

    能不能不要光顾着聊天?

    “同志,同志救命啊,这女的好凶残,上来就打我。”他哀求的看着李东星。

    李东星收起脸上的笑容,大手一挥,“嚎什么嚎,到底怎么回事,回所里说话。”

    周念念收回脚,李东星带来的人立刻上前把李班主扣了起来,他带来的打手也都老老实实的蹲在了地上。

    李班主满嘴叫苦连天,“同志,真的不关我的事啊,我们李家班就是收个徒弟,你看,这事情怎么还闹大了啊?”

    “要不这徒弟我们就不收了,同志,你放我们回去吧,具体的事情你问张大海就行。”

    说罢还撇了张大海一眼,“你说是不是啊,大海?”

    张大海头点得跟捣蒜似的,“就是,同志,有话问我就行,不关李班主的事,是这女的太凶了,不分青红皂白就打人。”

    李东星板着脸,“到底怎么回事,都去所里做笔录,问你们什么再说什么。”

    说罢,手一挥,调查所的同志们立刻就把李班主,张大海等人押了出去。

    李东星看向周念念,“周同志,按照规矩,你们......”

    周念念笑着点头,“我懂,我们跟你们一起回去做笔录。”

    李东星松了口气,做了个请的手势。

    周念念看了曹海云一眼,曹海云会意,抱着孩子走到她跟前。

    “你要是想彻底摆脱那个张大海,就抓住这次机会,这位李警官是个正直的人,我以前和她打过交道。”

    曹海云抿了抿嘴唇,重重的点了点头。

    一行人跟在李东星后面往调查所的方向走。

    岳小梦挽着周念念的胳膊咕哝,“这叫什么事啊?出来玩一趟竟然还玩到调查所去。”

    周念念笑嘻嘻的说:“好姐妹,不就应该是一起同过窗,一起扛过枪,一起共患难,一起分过....呃,后面这句好像不太合适。”

    岳小梦瞠目结舌的看着周念念,神情仿佛在说原来你是这样的念念啊。

    齐佳妍失笑着拍拍岳小梦的肩膀,“这才到哪儿啊,跟念念在一起,生活永远有惊喜,你这不过是做个笔录,我和她还一起干倒过一个坏人呢。”

    “真的吗?真的吗?”岳小梦惊奇的拉着齐佳妍,“快给我讲讲呗,好后悔没有早点认识你们,感觉自己错过了好多精彩。”

    说话间就到了调查所,周念念眨眨眼,“岳小梦,调查所这么近,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这么久才叫来警察同志吗?”

    岳小梦嘿嘿一笑,挠挠头,缩着脖子,“念念,那个....我迷路了啊。”

    周念念:“......”

    好吧,天桥这里七弯八拐的巷子,岳小梦能找到调查所,就已经很不容易了。

    一旁的曹海云听着三个人嘻嘻哈哈的交谈,眼底闪过一道羡慕的神色,头垂的更低了。

    进了调查所,妞妞还没有醒,李东星叫来一位女同志,将妞妞抱到休息室去睡了。

    所有人一起进了讯问室做笔录。

    周念念这才知道了曹海云的过往。

    她高中一毕业就下乡了,起初刚到乡下的时候,她很不适应乡下的生活,也干不动农村的活计,没少受苦。

    还好她人不笨,咬牙坚持了下来,倒也慢慢的坚持了下来,起初抱着回城的希望,没有在农村找对象。

    可随着年龄越来越大,日复一日的劳作渐渐磨去了她的热情,一同下乡的知青们也都渐渐在乡下结婚生子,已经二十二岁的她成了老姑娘。

    张大海就是这个时候提出来和她结婚的,她在乡下这些年,张大海时常帮她干活,她工分挣不够的时候,张大海常常帮她挣。

    她对张大海的印象还不错,张大海提出结婚,她想了想就答应了。

    婚后头两年,夫妻俩过的还算和睦,张大海除了爱喝酒,喝完酒后发一阵酒疯之外,没有其他毛病。

    婚后第二年她生下了女儿妞妞,生妞妞的时候难产大出血,医生说她以后很难再怀孕了。

    张大海听到此事后十分失落,他一心想要个儿子,曹海云不能生了,他就感觉张家的香火要断在自己这一代了。

    这让张大海意志十分消沉,不愿意再干活劳作,用他的话说就是只有一个丫头片子,挣再多也没有人传承香火了,有什么用。

    渐渐的张大海酒瘾越来越大,喝醉酒后想起曹海云不能生的事就会打她,后来他还染上的赌瘾,几乎将家底都输光了。

    曹海云劝过他好多次,他每次都发誓要改,可第二天还是忍不住诱惑,又去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