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修真小说 > 大梵行 > 第219章 幽都
    盆地恢复原样,先前中心被炸开的大坑也已被填上。
        …………
        依旧是漫天黄沙之中,小店内。
        离站在屋外,盯着门边的这一副对联,久久没有挪开目光。
        饮马渡秋水
        白骨乱蓬蒿
        这一副对联,仿佛早已预料到幻境之中的事情一般。
    饮马、白骨、蓬蒿,都是幻境之中出现过的事物。
    但是这饮马渡秋水,又是何意?
    秋水,自然指的是这秋水结界。
    思绪放开,却始终想不明白。
    …..
    “离兄!离兄?”
    刘文平在屋内喊道,将离从思绪中拉回。
        “来啦!”
        离推开门,进入店内。
        将自己在幻境之中所见,大概的讲述给了众人听。
        当众人听到那上将军是万正元之时,才明白先前为何离要询问冰凤凰,委托她的人究竟是谁。
    万正元,乃是佛罗的原名。
    这在浩瀚,几乎无人不晓。
        …………
        “钱掌柜,你说这结界名为秋水。那饮马渡秋水,又是何意?”离问道,眉头一皱。
        钱墨生嘬了一口烟,仿佛知道离会问这个问题。
        “饮马渡秋水,这饮马,应当指代的是帝都军队。”
        钱墨生摇头晃脑,又道:“而这秋水,虽然也可指代秋季的这片湖泊。但是,不会仅仅是这层意思。”
        羽蛇神接话道:“确实,不会这样巧合。”
        离凝神说道:“请两位明示。”
        钱掌柜悠悠道:“这饮马指代帝都军队,这秋水便是指代的这座盆地。”
        “帝都的军队渡过这座盆地?”涯婧嘴巴撅起老高,吐槽道:“你们瞧瞧,这说的通嘛?”
    “如果老夫猜的不错,这应当是一则预言!”
    钱墨生说完,羽蛇神也点点头表示赞同。
    “预言?”
    众人疑惑道。
        “铁木旗!”钱墨生叫道:“这店家你认识吧?”
        铁木旗垂头丧气,道:“当然认识,这店家乃是我从小到大的玩伴,他的字迹我认识,这一副对联定然不是他写的。”
    “那如此看来,是别人有意在这里题下的对联?”
    离捏着下巴冥思。
        钱墨生点点头,也说道:“不错,若是能寻得此人,就一定能发现此间奥秘。”
        ……
    “铁木旗,你有什么打算?”
    白言问道。
        “等族人回来,我便带着大家一起去投奔黑衣。”铁木旗都没有半分犹豫地回答道。
        离面带笑意。
        “行!我将这个予你,日后你直接来黑衣总部寻我。”
        白言从袖口掏出一支黑色令牌,令牌之上正中心有一字——“黄”,右侧又有一个小字“叁”。
        “黄字三等?”
        铁木旗大喜,忙单膝跪地双手接过。
        羽蛇神道:“好了,是该将身体还给小嘉了。”
        小嘉双目发白,瞬间晕厥过去。
        离快步上前,从身后扶起小嘉。
        “喂,小子!你占女孩子便宜是吧!”
        涯婧双手叉腰,见到离搂着小嘉的样子,一股莫名的感觉直上心头,于是便出声喝道。
        离悻悻的将小嘉交到涯婧手里,嘴角带笑。
        …………
        一阵寒暄过后,天色再次近了傍晚。
        白言与钱墨生与离道别,随后离开。
        兵营内,仅剩六人。
        那位女子“容器”躺在刘文平身侧,还没有丝毫醒过来的迹象。
    “喂!你看着我干嘛?”
    涯婧皱着眉头。
        小黑也龇牙咧嘴,但是却不敢凑上前,仿佛有些惧怕离。
        小嘉双眼紧闭躺在墙边,靠在星途腹上。
        离尴尬一笑,摊摊手将目光撇开。
    “咳咳咳!”
    小嘉忽然咳嗽几声,睁开眼睛。
    “醒啦?”
    离问道。
    “要你关心!”
    涯婧又是狠狠的怼了离。
        离自觉无奈。
        两位姑娘修整了一会儿,小嘉已经完全恢复了过来,涯婧将先前发生的事情简单告诉小嘉。
        
        ……
        又是一个多时辰过去,已经入了夜。
    “铁木旗大哥,刘大哥,后会有期!”
    涯婧坐在小黑背上,只与铁木旗与刘文平招手道。
    小嘉还特地朝着离吐舌头,仿佛故意不理他。
    甚是俏皮可爱。
    “我们先回去了,你们保重。”
    小嘉也招招手道。
    “那个涯姑娘,记得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我已经将符石还给你了。”
    离踌躇许久,还是面带笑意说道。
        “好啦好啦!本姑娘知道了,快快退下!”
        两位姑娘,乘着小黑与星途便往空中飞去,转眼消失在目力之内。
        ……
        浩瀚中,离与刘文平各自骑乘着一匹独角马。
        “白发大人!”刘文平道:“神工子前辈叫我过去,所谓何事?”
        “哈哈哈哈……放心,你一定会感兴趣的。”离笑道。
        …………
    浩瀚以南,囚龙界。
    乃是浩瀚之中唯一一座由苍兽背负的悬界,也是浩瀚中极少数能行动的悬界之一。
        此悬界共由三十四个分域组成,里头生活着的人,几乎是荒古纪时期便存在的各个种族。
        因此,囚龙界也是浩瀚中种族结构最为多样的一类悬界。
        而界主囚龙所在的分域,处于整个悬界居中靠北的位置,也是整个悬界内几乎最为繁华的分域。
        这片分域,叫做“幽都”。
        幽都广袤,面积比赫利俄斯的帝都等太城都要大上十倍不止。
        毕竟赫利俄斯有三百六十五座城池,而幽都乃是囚龙界上三十多个分域之一。
    幽都内,存在着荒古纪时期的各种古建筑。
    年代久远,甚至可以追溯到数万年之前。
        幽都之城的城主唤作囚龙,亦是此界之主,也是七位临之称号的拥有者,实力无比强横。
        世人称其为“红发”。
        红发佩刀唤做沉鸿,乃是无鞘之刃。
        囚龙说,这世间没有刀鞘能承载得了沉鸿之威。
        ……
        “醉流霞”,乃是幽都内一处极高点。
        红发囚龙常在此摆上几壶清茶或者两坛浊酒,以待宾客。
        今日,阳风和煦。
        亭台之上,围坐四人。
        红发与一位苍颜白发的老者对坐而立。
        左手边是一位全身裹在黑气之中,见不到面貌的黑衣人。
        右手边一人,一席白衣风度翩翩,手持一盏清茶神态恭谨。
    “红发老弟邀我前来,是谓何事?”
    莫云天问道,接过流权递来的一盏清茶。
        “是为我囚龙界的血狱刹一事。”
    囚龙嘴角上扬。
    伯玄从亭台之下走出,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牛皮卷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