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七章:赵妃子的情况
    姜九陵的话,给赵希带来一丝丝希望。

    他和妃子关系再亲,却始终不能像朋友一样畅所欲言。

    就像他为了照顾女儿日常生活,要专门去找一位口碑不错的阿姨一样。他毕竟是父亲不是母亲,在起居洗漱方面不能面面俱到。

    现在妃子的好朋友来了,说不准真的可以让妃子心情变得好一些。

    “那……”

    赵希考虑片刻,招呼姜九陵进门,“我带你去吧,但我不能保证妃子一定会见你。”

    一楼是厨房、客厅、卫生间和书房。二楼是客厅和卧室,赵妃子的房间在二楼。赵希小声和姜九陵说妃子现在的情况不太好,等会儿你看见了不要大惊小怪。

    两人轻手轻脚上了二楼,姜九陵刚刚上楼就闻见二楼有种奇怪的味道。

    像是某种中草药味。

    “你先坐在客厅里等一下,我去告诉妃子说你来看她了。”赵希拍了拍姜九陵肩膀,随后蹑手蹑脚的朝赵妃子房间走去。

    坐在客厅里,姜九陵望着对面摆着彩色电视机的墙壁,心里微微有些难受。

    墙壁上贴着几张海报,这些都是机器人战车的海报,每张海报上的机器人战车上方都有中英文标注的战车名字。另外为了追求视觉效果,这些战车照片周围还被美工们画了花花绿绿的火焰和爆炸特效。

    九十年代的海报当然不会有多精美,甚至连这些手绘特效的颜色都非常失真。

    但这几张海报,却代表了当时赤红电弧小组三人最热爱的梦想。

    他们为了这种对工业科技的强烈向往,付出了大量的实际行动,也付出了伤痛代价。

    姜九陵在感慨,一旁的赵希推开妃子卧室房门,走进去后,足足过了一分钟还没有动静。

    恰好房门也没关,姜九陵忍不住想见到赵妃子,就悄悄站起来往门里面看。

    他看见了赵妃子异常消瘦的背影,她坐在床边,身上穿着以往升国旗才会穿的校服,长发被编成了马尾,似乎如她的心情一般,失去以往乌黑透亮的光泽。

    她的写字桌上多了一台很大的双卡磁带收音机。

    收音机里放着轻柔的张国荣歌曲,赵希站在她旁边没有说话,两人似乎就这样处于沉默中。姜九陵仔细听了片刻,收音机里放的应该是【风继续吹】。

    赵妃子以前并不喜欢听歌,她的兴趣是电子科技产品。

    兴趣小组三人曾经在国外杂志上,看见IBM公司推出的那种家庭电脑照片。当时赵妃子凝视它的眼神,九头牛都拔不动。

    现在姜九陵不仅看见双卡收音机,还在写字桌上看见了厚厚一叠磁带盒。

    赵妃子以前不喜欢听歌,但姜九陵喜欢听。

    因为他的女朋友,就是国家音乐学院的乐团首席。

    他女朋友艾清清不仅精通民乐和流行唱法,就算是笛箫琵琶古筝再到钢琴,都是演唱会级的水准。她家里收藏的各种磁带和唱片,比姜九陵从小到大收集的模型和手办还多。

    姜九陵就算是块木头,几年恋爱下来也能被熏陶出音乐细胞,何况姜九陵不是木头?

    他很懂音乐,也喜欢音乐。所以能听出收音机里的磁带音质不错,与现在街头流行的盗带转录版区别非常大,一听就是他父亲托人从香江那边弄来的正版。

    张国荣的歌结束了,沉默中的赵妃子终于说话,她声音有些冰冷,“我不想他,你让他回去吧。”

    赵希喃喃张了几次口,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姜九陵则敏锐发现,赵妃子说话时,柔弱的肩膀抖了抖,似乎在克制某种情绪。

    走出房间,赵希也看见了外面站着的姜九陵。他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等退出房间关上门后才小声道:“我劝了她两遍,她还是不想看见你。”

    姜九陵嗯了一声,接着邀请赵希坐到客厅的沙发上。

    他这个举动很有自来熟的感觉,这让赵希略微有些意外,似乎几个月不见,眼前这位年轻人蜕变了般,言谈举止都变得成熟很多。

    “赵叔叔,我能问一下赵妃子的具体情况嘛?”落座后,姜九陵把礼品放在前面的玻璃茶几上,小声疑惑道:“我知道她以前不喜欢听歌,但现在写字桌上却多了很多盒磁带。”

    凭感觉,姜九陵觉得校长和赵妃子的父亲,都在刻意回避赵妃子现在的状况。

    赵希盯着姜九陵看半天,他记忆中的姜九陵是位容易害羞的腼腆小男生,以往来家里做客时只会喊叔叔好。

    难道经过那次意外后,他迅速变得成熟起来?

    “妃子的眼睛看不见了。”

    “啊?”姜九陵下意识捂住了嘴唇,他怕控制不住声音,被房间里的赵妃子听到。

    “怎么会这样?”

    “我记得那次意外,赵妃子并没有伤到眼睛。”

    赵希的表情变得有些痛苦,他用手指敲了敲自己额头上方的位置,“她确实没有伤到眼睛,但当时有一块金属碎片打到了头上一直无法取出来,医生说这块碎片压迫到了和视觉有关的组织。”

    “妃子脱离危险期后,我还带她到尚海医院,去照那种从国外进口的CT机。我也邀请过熔渣级非凡工程师,来感应过那块留在妃子头脑里的金属碎片位置。”

    “但是我找过的所有医生,都说碎片无法取出来,因为它刚好卡在血管边缘。医生还说妃子在病床上躺了一个月,这段时间,碎片的外表已经生成了一层芥蒂层,与旁边的血管和组织黏连在了一起,手术取出来的成功率几乎为零。”

    “从妃子醒来后,眼睛就看不见了。”

    赵希声音越说越小,“眼睛看不见,她的生活全毁了,从那以后她就再也没笑过。”

    “唉~”

    “还好有音乐,我让朋友从香江那边弄了很多磁带,音乐和我,就是她现在唯一的依靠了。”

    ……

    现在是下午四点。

    姜九陵已经在客厅里坐了一小时。

    他记得赵希平日里很忙,以往来他家做客,往往也只是打个照面。

    赵妃子小学时父母就离了婚,所以现在照顾她的许阿姨被气走了后,今天下午赵希哪里也去不了,只能在家陪伴女儿。

    这数小时里赵希一直在和姜九陵谈论赵妃子的情况,或许是这几个月的苦闷生活需要倾诉,亦或是姜九陵的言谈举止让他觉得变化很大,有种可以和他谈正事的感觉。

    “赵叔叔,妃子这种情况真动不了手术吗?”

    “我听说,在熔渣级工程师之上,还有更高的称号。这些掌握非凡能力的称号者,会不会有一些神奇能力,可以帮助取出这块金属碎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