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六章:情况很不好
    赤红电弧小组里的三人,从初中起一直都是很好的同学伙伴。

    组成科技兴趣小组,为了赢得市里的比赛,小组三人即使在放学后,也花很长时间聚在一起讨论。

    讨论有时在姜九陵家,如果是查资料或者翻译杂志,就会放在赵妃子家。

    赵妃子的家庭条件很不错,否则也不能从隔三差五托人从香港那边带来国外科学杂志。

    围棋巷这边的居住建筑大多都是带院子的独栋小楼。

    赵妃子家也是如此,或许是她父亲出过国,又有海外生意往来缘故。赵妃子家这栋小楼,不仅外表建造的很有欧式感觉,连围墙都是用了碎石拼接风格。

    即使在二十一世纪,小洋楼依旧很火。

    姜九陵去江浙一带工厂出差时,那边农村小洋楼一个比一个气派,那些大户人家甚直接能把白宫给照搬过来。

    现在围棋巷里新建的几独栋小楼,几乎都有意无意,去模仿赵妃子家的这栋洋楼风格。

    赵妃子家的一扇铁门很大也很漂亮,上面还有冲出来的花纹图案。

    姜九陵轻轻敲了两下,结果大门轻轻被推开了一条缝。

    门没上锁。

    赵妃子家的院子里种了一些花花草草,还有一棵到了秋天会开满红彤彤花朵的山茶花树。三层高的洋楼在里面,姜九陵走到洋楼前,正准备推开可以防止蚊虫的纱门。

    没想纱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一位衣着有些朴素的中年阿姨从里面快步走了出来。

    住院那会儿姜九陵看见过赵妃子家很多亲戚,对这位阿姨并没有印象。

    阿姨脸色有些不好看,气冲冲的。看见门口的姜九陵,只是稍稍楞了下就扭头而过。

    “许姐,唉~等等许姐。”一名身穿咖啡色皮夹克,五官和身材都长的不错的中年男人从里面追了出来,有些焦急道:“许姐,我再给你加一百的工资,你别走行不行?”

    “你家姑娘都说再也不想看见我了,我留下还有什么意思?”

    “主家,你家姑娘我是真照顾不了。”

    说完,这位阿姨头也不回。

    赵妃子的父亲赵希追到院子里,看到院子里还站着为年轻人,也是微微愣神。

    他当然认得姜九陵,在那次意外前,他和赵妃子都是很好的朋友。

    随即一股不悦的情绪出现在他心头,自家女儿出了事儿,姜九陵和孙小虎两人竟然都当起了鸵鸟,至今连个面都没露过。

    赵妃子住院时,就连一些门旁邻居都买了水果去医院探望过。

    姜九陵和孙小虎这两位曾经最好的朋友,又是意外的当事人,到现在连面都不露,赵希如何能不生气?

    生气归生气,看见姜九陵手上拎着的巧克力和罐头,赵希还是忍住了发作,先对姜九陵说了句,“你先别进去”。

    赵希拉住了这位阿姨的胳膊,好言劝道:“许姐,您就多担待担待,算我求你行不行。你这要是一走,我家姑娘可怎么办啊。”

    “你放心,回头我就去说妃子,她原来脾气很好的,我再开导开导她。”

    许阿姨被拉住了走不掉,听到赵希这样说,不由重重叹了口气,“唉~”

    “我能理解你家姑娘的心情,这种事谁遇到了能撑得住,何况她还是个小姑娘?”

    “这样吧。”

    或许是涨一百工资的许诺,让许姐语气松动了,“我今天先回去,然后下午呢你也开导开导她。”

    “我明天再来,她要让我留我就继续留下。她要还赶我走,那我就真走了,大不了我回市场卖菜去。”

    “行行行~”赵希连忙赔笑,“那许姐你先回去,待会我好好说说妃子。”

    送走这位阿姨,赵希扭过头冲姜九陵招了招手,“你来干什么?”

    赵希也就四十出头的年龄,姜九陵记得他原本一点儿也不显老。平日里总是一身得体装扮,成熟的脸庞上也总挂着和善笑容。

    但现在,他鬓角的头发竟然有丝丝灰白,脸上笑容也不见了,给人一种忧郁的感觉。

    “赵叔叔~我想来看看赵妃子。”

    “你回去吧。”赵希扫了一眼姜九陵,他无论对姜九陵还是孙小虎都很熟悉,以往这两个孩子也隔三差五往他家跑。现在纵然生气他们逃避责任的行为,但也不想对姜九陵说出伤人的话。

    他是商人,知道看待问题时不能情绪化。他也从女儿的口中得知那件意外的详细经过,知道在这件事情上,姜九陵和孙小虎并不是故意的。

    “我想去探望一下赵妃子。”姜九陵解释道:“自从那件事后,我一次都没来探望过她。”

    “这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行为,所以我今天来,想和赵妃子说一声对不起。”

    “你能这样想,让我很欣慰。”赵希叹了口气,心中气愤化解了许多,“但我觉得赵妃子不会见你的。”

    “自从那件事后,她的内心一直在承受很大痛苦。而在她最需要亲人和朋友安慰时,你和孙小虎又避而不见。”

    “你知道她在得知你俩都早早康复出院,自己却要一个人被隔绝在病房中,一动不动的那种感觉嘛。”

    “妃子现在连亲戚都不想见,就算是我,也只能小心翼翼地去和她说话。”赵希越说心中越苦闷,他倾诉道:“妃子出院回家休养后,我已经先后请了三位阿姨来照顾她。”

    “刚才的许阿姨原先是在附近菜场买菜的小贩,她在菜场里的口碑特别好,对谁都笑呵呵,卖了五六年的菜,从没和谁红过脸。”

    “现在呢?”

    “她照顾妃子十多天,就差点被气哭。”

    姜九陵有些惊讶,也特别意外,自言自语道:“赵妃子以前不是这样的。”

    记忆中的赵妃子,是位活泼可爱的小姑娘。她有些调皮,脑筋也特别地聪明。兴趣小组三人呆在一起,总能因为她而笑语不断。

    在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所以你走吧。”赵希拍了拍姜九陵的肩膀,劝解道:“妃子承受了太多的伤痛,你知道嘛,从那次以后,妃子一次笑容都没露出过。”

    “你来的太迟了。”

    “现在你出现在她面前,只会让她的心情更痛苦。”

    姜九陵的神情逐渐变得严肃了。

    从她父亲赵希憔悴的面容,和现在的对话来看。

    赵妃子的情况恐怕远比他猜想的还要糟糕许多,怪不得那天在校长办公室谈到赵妃子的情况时,校长只是一个劲摇头,不愿多说一句。

    “如果是这样,那我更得去见她。”

    姜九陵正色道:“那件事我也有责任,曾经的我只会逃避。现在的我,明白了担当、和责任的意义。”

    “她见到我,或许会变得很痛苦。”

    “但我们曾经毕竟是相处了六年的最好伙伴,是除了赵叔叔外,和她最能聊得来的伙伴。”

    “或许我的出现,能给她带来一丝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