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五章:赵妃子的家
    “第一:如果你不愿意把它分享出来,那我可以让实验室里的几位同事不要外传。”

    “第二:你如果愿意把它分享出来,我可以帮你把玻璃纤维的拉丝方法,发到我们工业委出版的【知识】科学期刊上。”

    “杂志那边会根据这项小技术的实用程度,来支付相应的稿费,只是在署名问题上,可能要用我们吴城工业委实验室的署名。因为知识期刊,似乎还没有高中生投稿过稿的历史。”

    “这不是说知识期刊的编辑们目空余子,瞧不起你这位高中生。你这项技术,发表到我们期刊上完全没问题。”

    “只是你想一想,省工业委对你们兴趣小组三人的处理意见还没下来,你这边就投稿要在工业委的期刊上发表技术,显然编辑们会考虑省工业委的面子问题。”

    “如果署名实验室,文章我们来帮你整理,我们还要欠你一个人情。”

    “第三:你若想自己署名,也可以把这项技术总结一下,投稿到其它科学期刊。”

    “你们兴趣小组都有渠道弄来国外期刊,肯定知道国内哪几种期刊适合你去投稿。”

    几条意见说完,张源文静静等待眼前这位年轻人吐露自己的看法。

    平心而论,给出的三条建议,每一条都经过张源文认真斟酌。

    或许眼前这位年轻人会觉得,他想把署名弄到吴城工业委实验室下,有拿别人成果往自己脸上贴金的嫌疑。

    但他真要想贴金,完全可以把署名弄成自己。

    他如果想这样做,没有人能阻止。

    他不想。

    既然姜九陵的署名,现阶段不适合在【知识】这种含金量很高的期刊上出现,那他就不会把署名弄成个人。

    他欣赏眼前这位意气飞扬的年轻人,他看好这位年轻人的未来。

    如果他想把姜九陵这三个字的署名发表在期刊上,张源文也愿意帮他一把,只是发表的期刊含金量可能会降低许多。

    这毕竟是一项专门针对称号工程师们,平日里训练自己能力的实用性小技术。

    其它杂志期刊更多针对普通人,从杂志编辑到读者,都很难明白这项技术的具体用途。

    可能甚至会有读者认为,把一根好好端的玻璃棒,抽成迷宫一样的玻璃线,不是吃饱撑没事嘛?

    称号工程师们极少会有人去订购那些偏向民科类的杂志期刊,那样太掉身价,也浪费时间。

    以实验室单位来署名,发表在称号工程师普遍订阅的【知识】上,无论利益还是名声上,都可以做到最大化。

    它可以给他辖管的实验室带来小小名声,可以给这位年轻人带来一笔不错的稿费,实验室的同事们和他也会记住这个人情。

    他希望姜九陵选第二种,却认为姜九陵会选择第三种。

    因为在杂志期刊上发表自己文章的感觉,就像被暗恋许久的女生公开表白一样,充满难言的喜悦和成就感。

    这种可以出风头的事情,年轻人哪里能拒绝?

    “主任,如果发表在【知识】期刊上,稿费是不是都给我?”姜九陵压根就看不上玻璃抽丝,这种毫无神秘感的技术。

    “那当然。”

    张源文有些没反应过来,他只想着,文章发表在知识上,名声等于在吴城工业委这里,哪还有再去分一位高中生稿费的道理。

    “您觉得这笔稿费能有多少?”

    “这个……”张源文想了十多秒,才结合以往发表的类似文章,估摸出稿费数字,“如果个人署名,我估计只有五百到八百。以单位科室署名,稿费会更高一些,可能在一千左右。”

    “那就没问题了。”

    姜九陵轻松愉快,“我选第二种。”

    张源文惊讶问,“你不想让自己的名字出现在杂志期刊上嘛?”

    “杂志期刊没什么稀奇吧。”

    “除了【知识】、【科幻世界】、【社会科学】等,或是国内一些科研机构出版的专业刊物,我因为资历问题,不太好上外。”

    姜九陵洋溢着信心,“像国内那些科普类刊物,我觉得就算想拿下其中一张版面,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把字数凑够。”

    “或者我写几篇作文,写几个既夸离奇,还带点小香艳的故事,也能随随便便投到故事会,说不准稿费还不错。”

    “虚名这东西,没有稿费在。”

    “……”

    “你确定,上不上专业刊物,只是因为你的资历,而不是你的水平?”

    张源文觉得真不能夸姜九陵,一个标点符号都不能夸的那种,“年轻人,【知识藏在谦虚的大海中】,这句名人名言,你们学校走廊挂过没?”

    姜九陵摇了摇头,“主任,您估计稿费能有一千,那先预支我几百行不行?”

    “你缺钱?”

    姜九陵心想你看我穿这土掉渣样,也知道我很缺钱啊。

    浑身上下不足十块钱的日子特别难过,哪怕姜九陵一直想去探望赵妃子,也实在不好意思两手空空地去。

    家里那头红猪还不知什么时候能卖掉。

    张源文将信将疑地摸出钱夹子,里面只有两张一百元,和一张五十、几张十块的零钱。

    “你……想预支多少?”

    第四套人民币,姜九陵小时候也经常用,对此并不陌生,“250吧。”

    “260吧,250不太好听。”

    张源文磨磨蹭蹭半天,才终于咬牙从皮夹子里抽出260块。

    他的心隐隐作痛,工资被老婆管着,钱包里这些钱,是他这个月零用钱的事实,他怎么可能好意思和姜九陵说。

    可他都愿意把署名变成实验室,张源文更不好意思说出“不预支”。

    张源文咬着牙,看着只剩下二十多块零钱的钱夹子,痛心道:“260,你拿去吧。”

    “等…等知识期刊的稿费到了,我让人通知你。”

    姜九陵嘿嘿一笑。

    ……

    走在路上的时候,姜九陵觉得腰板都挺直了不少。

    260块啊!

    对于姜九陵目前处境来说,这可是一笔巨款。按照记忆里的物价,这笔钱去横扫校门口小卖部完全没有问题。

    出了工业委大院,姜九陵极为奢华地伸手拦了一辆人力三轮车。

    门桥街、围棋巷。

    这里距离姜九陵家有两公里路程,这里是赵妃子的家。

    纵然三个月以前的记忆已经变得模糊,赵妃子的住址姜九陵依然能够记住。

    在门桥街的百货商场里转了十多分钟,姜九陵把六十块钱,变成了四盒大红纸包装的起士林巧克力,一斤大白兔奶糖,和几个水果罐头。

    以前的自己总想着逃避。

    现在成熟的自己,不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