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四章:杂志与期刊
    用玻璃纤维取代价玻璃内管,初衷是为了节约训练材料成本,同时可以按照自己意愿去增加训练的难易度。

    咨询本地玻璃工艺品厂后,本以为玻璃纤维会非常难。

    没想到一把火就能把纤维烧出来?

    冷静下来后,张源文开始思考,“这种方法你从哪里学来的?”

    “把玻璃棒夹成锥体,这应该是拉丝的关键。这种技术你该不会在书上看的吧,这种关键技术谁会把它写在书上?”

    张源文虽然受限于时代,他的见识要差姜九陵太多,但他的眼力并不差。

    “是我在一本科学杂志上看到的。”姜九陵早就想好了对策,“我们当初的赤红电弧兴趣小组三人,为了研究机器人战车大擂台中,那些战车的快速伸缩攻击手段。队里的赵妃子同学,让她父亲托朋友从香江那边带过来许多科学杂志。”

    “这些杂志有不少都是英文,我在查英文字典翻译内容时,恰好看过玻璃纤维如何变成光纤的这方面学术文章。”

    “那些杂志有【发现】、【科技新时代】,还有【BBC焦点】。”

    这段除了玻璃纤维外,姜九陵到也没有编造。

    发现和科学新时代这两本杂志,都是世界知名的技术科学类杂志,许多国际知名科学家都在这两本杂志上发表过文章。

    BBC焦点杂志是英国发行的,他们兴趣小组三人就是在这本杂志里,发现过很多冠军机器人战车的技术介绍。

    兴趣小组三人成绩都不差,吴城二中又是吴城重点中学,从初中就开始英语课程教学。

    所以兴趣小组三人,在一句一句对照专业英文字典后,也能把杂志内容弄懂至少一半。

    “主任,科学杂志里介绍的那种玻璃纤维抽丝技术,是用来生产光纤的。”

    “听说把玻璃棒放在几层楼高的抽丝塔上,只要对玻璃棒体持续加热,棒体末端就会在重力影响下,自动下垂成一根发丝粗细的光纤。”

    “我在兴趣小组时,也用气切枪尝试过玻璃抽丝,才能在今天顺利把玻璃纤维抽出来。”

    “生产光纤如此简单?”张源文当然知道光纤。

    据说这种全新光纤通讯技术,是电缆传输容量的几千倍。还有传闻说美国正在计划把光纤从海底一直拉到亚洲,好几个国家都在争取能分一个接口到自己家门口。

    华夏拥有制造光缆的技术,但这种技术只集中在一到两家,有顶级称号科学家坐镇的科技企业中。

    想到这里,张源文不由觉得,自己有些跟不上科技发展的迟暮感觉。

    他虽然获得了熔渣重炼者工程师称号,可现在电子科技技术进入了从未有过的迅猛发展阶段,欧美国家似乎每个星期都有新的技术突破。

    对于电子科技这块,他真的觉得自己老了。

    “杂志上说很难很难。”姜九陵的表情带着些回忆,不过不是在回忆杂志内容,而是回忆脑海中的储备知识。

    “把光纤抽成发丝粗细不难,难的是如何生产光纤预制玻璃棒。”

    “据说这种预制玻璃棒的纯度要求特别极端,因为把一根预制棒拉成几十公里长的光纤后,就等于这根光纤的厚度达到几十公里。”

    “光在几十公里厚的玻璃中穿梭,纯度不达标,光信号就会迅速衰弱。”

    张源文有些情绪复杂的问,“这本介绍光纤的杂志还在你手上嘛?”

    “我不确定……”姜九陵只能为自己的话继续圆场,“赵妃子让她父亲弄了很多科学杂志过来,光纤内容应该在【发现】杂志里。”

    “【发现】杂志我家里只有一本,剩下那些杂志大部分都在赵妃子家里。但赵妃子说她父亲那些朋友来借过一些杂志,都是有借无回那种。”

    “【发现】嘛……”张源文点点头,上级工业委一直都从欧美国家订阅那些公开的科学期刊。像【发现】这种世界著名杂志当然也有,只是这些著名杂志都是英文、法文,德文。

    外文一旦涉及到那些专业领域词汇,就会变得比天书还难。

    翻专业外文词典,恐怕能把人头发都翻掉。

    张源文重新把姜九陵叫到了二楼办公室,实验室的几名实验员这会儿正一人拿着切割枪,一人拿着火钳夹住玻璃棒,另一人拿着尖嘴钳在那里尝试重复姜九陵的抽丝过程。

    “听说你被学校开除了?”

    “嗯~学校担心省工业委会在调查结束后,会做出开除我们三人的决定。”

    这点没什么好隐瞒,姜九陵看得出来这位张主任很欣赏自己,“如果由工业委那边开除,就要走教育局的流程,学籍上会留下开除记录。”

    “想继续读书不难,以你的聪慧,我想没有哪家学校会拒绝。”

    张源文的目光一直放在办公桌的那团玻璃纤维上,“只是你在家休学了三个月,如果这学期入学的话,还有一个多月就要高考,恐怕你的成绩会大受影响。”

    “这三个月我一直在复习高三的课程,应该不会拉下多少。”

    “你想去几中?”

    “我可以帮你介绍。”

    姜九陵说自己应该能解决上学问题,如果遇到困难再来麻烦张主任。

    张源文望了眼这位身形单薄,却从头到尾都透着神采飞扬感觉的年轻人,有些忍不住想笑,“你倒是挺自信。”

    “还是来聊一聊这个玻璃纤维吧。”

    “它是你做出来的,并且从玻璃棒抽丝的技术简单明了。只要在金属球上穿出一个小孔,再把玻璃纤维的一端固定在木板上,就能方便的练习金属移动能力。”

    张源文一边用手在捏着韧性极佳的玻璃纤维,一边轻声说道:“这种方法如果普及开来,我想绝大部分掌握金属移动能力的非凡工程师们,都会选择它来充当练习工具。”

    “可惜啊,也正因为它的技术太简单明了。连一位高中生都能揣摩出来,那些猴精的家伙们,一看见这种玻璃纤维,哪还有琢磨不出来的道理。”

    “眼前这些玻璃纤维,很难给你带来什么财富。”

    “它是你从杂志里学出来的,所以也无法用它去圣神专利法典面前换取称号奖励。”

    说道这儿,张源文语气变得商量起来,“我可以给你几条意见作为参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