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三章:就这么简单
    张源文和几名实验员明显不信。

    实验室内有什么设备他们心知肚明,用来检测化验可以,但是用来生产玻璃纤维,显然有些不切实际。

    当这句话由一位十七八岁高中生说出来后,变得更加不可信了。

    “那……你试试?”

    不信归不信,张源文还没有武断到连一次机会都不给。

    他问姜九陵需要什么。

    搞科研不能怕麻烦,同时也要相信奇迹。

    万一这小子真能把玻璃抽成纤维呢?

    “我需要一个块纯净度较高的玻璃,一个乙炔气切割枪。”既然决定露一手,姜九陵就不在犹豫,他轻车熟路地从实验室门后的墙上,取了套白大褂穿在身上。

    姜九陵呆过的各种实验室,可能比开过的酒店还多。

    到洗手台前清洗完双手,姜九陵等半天也没见有人动身去找材料,不由疑惑问道:“有什么问题嘛?”

    张源文问,“没有了?”

    “什么没有了,没有乙炔气切割枪嘛?”

    “我是说不需要其它材料?”张源文不敢相信制作玻璃纤维,只要两种材料的事情。

    其中一个还是高纯度玻璃,制作玻璃纤维当然要玻璃。

    乙炔气切割枪呢?

    这东西跟高科技一点不沾边吧,吴城但凡是和金属打交道的工厂,哪家没有这种东西。

    “嗯~可能还需要一个尖嘴钳。”姜九陵想了想,“再来个烧煤球用的火钳,会更方便点。”

    张源文看了看姜九陵,又看了看旁边几名鹌鹑样的实验员。

    有名实验员反应了过来,期期艾艾道:“锅炉房那边应该有……有火钳,我去找烧锅炉的老许要一把。”

    ……

    其实制作玻璃纤维的技术并不复杂。

    生产玻璃纤维最常见的生产技术是玻璃抽丝塔,和玻璃拉丝机。

    拉丝机需要的设备比较多,技术难度高,但抽丝塔技术就简单多了。

    姜九陵需要的东西不到十分钟就凑齐,这十分钟还主要花在了把乙炔气切割枪从仓库扛到前面的办公楼三楼。

    这玩意拖拽着两个大气瓶加起来快三百斤重,四名实验员抗到三楼时候,已经累到连质疑的力气都没有。

    “古有伽利略在比萨斜塔扔铁球,今天有高中生要在三楼用玻璃变出纤维。”张源文挪俞姜九陵的同时,还四下看了看,还好周围没人看热闹。

    三楼都是档案室、会议室,和几间工作比较清闲的办公室。

    办公室里只有几位因年龄退到二线的老同志,他们这个点都还在房间里午休。

    没人看热闹才好,不然待会儿肯定有人笑话他张主任,在上班时间胡乱搞。

    “不是变,是烧。”带着劳保手套的姜九陵冲他一笑,然后示意距离最近的一名实验员,“麻烦你过来给气切割枪点火。”

    以前姜九陵就是部门老大,所有人都要听他使唤。从中学到大学也都担任班长、或是科技社社长职位,平时使唤人都使唤惯了。

    累到气喘吁吁的实验员,白了姜九陵一眼。要不是气割枪这个玩意,让一名高中生点火有点危险,他才不愿意动。眼前这位高中生口气大,架子更大,干什么事都喜欢使唤人。

    实验员没好气道:“会用嘛?”

    “会的,在学校时我们科技兴趣小组就用过这个。”

    气割枪点燃,姜九陵先调乙炔阀门,等听到呼啸声时,开始调氧气开关。原本蓝色火焰瞬间变成了白炙,火焰呼啸声就像野兽在咆哮。

    姜九陵又使唤人了,“你来用火钳夹住这根玻璃棒。”

    一名实验员硬着头皮照做了,这根玻璃棒是他从仓库里翻出来的,它本是用来做静电试验的玻璃棒,现在被当成了抽丝材料。

    只是这根玻璃棒看起来纯度很一般,甚至在阳光下还能看见内部有很多细小气孔。

    炙白火焰刚喷到玻璃棒上时候,这名实验员顿时头皮一麻,下意识又把胳膊往前伸了伸,拉开火焰与身体的距离,“乙炔气切割切拇指厚钢板就跟切豆腐一样,你可要悠着点啊。”

    张源文和另几名实验员闻言又退了两步,无论姜九陵的手有多稳,他们对一名高中生的信任都不会太多。

    姜九陵没说话,只是专注看着玻璃棒在高温下的变化。

    玻璃根据材质的不同,熔点也有不同。

    普通玻璃熔点一般在600-800℃,现在火焰温度被他调到1000-1400℃之间。

    不到五秒,玻璃棒的末端开始变红。

    姜九陵立刻拿开火焰,带着劳保手套的右手,拿起尖嘴钳去夹玻璃棒变红的末端。这里已经开始软化,用尖嘴钳很容易就在末端夹出一个笔尖样的锥体形状。

    “火钳拿稳了。”

    姜九陵交代一句,就把火焰调小,然后缓缓灼烧玻璃棒末端。

    神奇一幕发生了。

    在火焰灼烧下,那个被尖嘴钳夹出来的锥体,竟然像糖稀一样开始缓缓下垂。

    从笔尖粗细,在下垂过程中变得越来越细。

    等到了二楼时,它已经变成了一根钓鱼线粗细,不过这时因为前面的玻璃锥体已经脱离火焰并在半空中冷却,它只到了二楼就停止下垂,变得重新凝固起来。

    张源文张大嘴巴,不觉明历地看住眼前这幕。

    另外几名实验员在不停揉眼。

    “不合格。”姜九陵摇了摇头,用尖嘴钳轻松夹断这根三米多长的纤维。

    透明的纤维像一根线似地随风飘落,很快就看不见踪迹。

    “我靠,你……你把它弄断干嘛?”有名实验员瞪了姜九陵一眼,然后匆匆跑下楼去找那根纤维去了。

    “它太粗了。”姜九陵重新用尖嘴钳在玻璃棒末端夹了个更小的锥体。

    在重力下,玻璃锥体滴落速度,和自身的温度有一定关系。

    温度越高玻璃锥体越软,坠落的速度也就越快。当然快速坠落,也很容易把自己扯断。

    那么在没有恒温加热室的情况下,就要重复尝试。

    这个尝试不会太多次,毕竟对于它的具体粗细也没个讲究,肉眼看觉得行就行。

    所以第三次,玻璃纤维变成了一根肉眼很难察觉的细丝。

    这次姜九陵用尖嘴钳截断后没有丢弃,而是趁着还没完全降温,用劳保手套抓住细丝绕了几圈,把它绕成一团线球。

    在现场几人的注目中,这根玻璃纤维线球,在余温下慢慢开始回弹。

    从最初拳头大小,回弹到课桌大小,随后冷却静止不动。

    姜九陵看着地上这团和迷宫样缠绕交错的玻璃纤维,满意道:“我觉得可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