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二章:搞研究不能怕麻烦
    “别走。”

    “你说的这个方法好像可行。”张源文主任站起来热情地拉住了姜九陵,“咱们来研究研究。”

    “这个应该不难呀,只要把尼龙丝或玻璃丝的拉伸精度做好。”

    “正因为不难,所以我们才要抓紧时间把它做出来。”张源文是个实干派,而工业委内又不缺这些乱七八糟的工业材料,所以他很快拉着姜九陵来到大楼后面的一排平房里。

    这里是材料室、实验室,还有检测室所在地。

    这里不得不介绍一下工业委的职能。

    工业委全称是【科技与工业管理委员会】,职能有很多。

    分别是:

    负责神圣工业法典的认证与服务工作。

    负责称号工程师与称号科学家的社会福利,与工作待遇保障工作。

    负责非凡、一类、二类等特殊工业工具与设备的管理工作。

    负责组织制定、与修订科技工业类有关的国家和行业标准,技术规范。

    负责工业与科技的产品认证和监督管理工作,为工厂和国有企业提供质量与技术服务工作。

    总结来说,和神圣工业法典有关的一切,都由工业委来负责管理。这个依托法典而成立的机构,其权利和能力都非常大,同时也是国家重要机构之一。

    张源文主任把姜九陵带到了实验室。

    实验室里有四名身穿白大褂的试验员正在里面工作,里面也都是一些在姜九陵看来可以当“古董”拿去展出的老旧实验仪器。

    看见张源文主任到来,几名实验员点头问了声好,看见身后的姜九陵,则没有任何表示。

    张源文问,“有尼龙丝嘛?”

    “我记得有,我去找找。”一名年龄偏大的实验员放下手中工作,跑去隔壁材料室翻了翻,最后拿来两捆缠绕在硬质筒上的白色线球。

    “主任,这是吴城一家化工厂生产的锦纶线样品。锦纶线就是尼龙材料制成的线,主任您看看符合要求嘛?”

    实验人员并不知道张源文主任,带着一名学生进来要弄什么。但工业委的几名主任都有法典授予的称号,搞科研出身的主任们平日里最爱捣鼓那些科技产品。

    当然这些科技产品,绝大部分都是鸡肋。

    张源文解开一根尼龙线头,这根尼龙线看起来和钓鱼线有些像,但透明度要差了一些。

    “好像不行啊。”张源文发现这根尼龙线太软了,尝试着把它弯曲,但只要手一松开尼龙线就会立刻弹回来。

    “你觉得呢?”张源文又问了问姜九陵。

    姜九陵心想这不是明摆着嘛,这种尼龙材料当然不行。

    尼龙是纺织与纤维行业中最重要的材料,它的种类繁多到连姜九陵都无法确定有多少,光是常用种类就有几十种。

    这种不行,但姜九陵知道,尼龙46适合用来制作练习工具。

    尼龙46具有高结晶度,高刚性,高强度特点,用它制成的细丝不会变形回弹。

    知道,却不能说。

    尼龙46生产工艺很复杂,哪怕在二十一世纪,很多化工厂在密练时都不可避免遇到气泡和降解比较严重的问题。

    所以姜九陵建议道:“我们还是来试试玻璃纤维吧。”

    “玻璃纤维有嘛?”张源文看向身旁的实验员,后者摇了摇头说没有。玻璃纤维这种东西做实验根本用不到,他们平时和纺织与化工材料打交道,玻璃纤维应该去玻璃制品厂里找。

    “任何一项创新都要我们付出百倍的努力,搞科研就不能怕麻烦。”

    张源文从口袋里掏出一本通讯录,翻了几页后翻到吴城的一家玻璃制品厂联系电话,“小刘你打电话去联系这家玻璃厂,问问看他们能不能生产一些玻璃纤维出来。”

    “纤维直径最好在0.1毫米,反正越细越好。”

    实验室就有电话,实验员小刘把电话开了免提,然后打过去。

    “你好,这里是金辉玻璃制品厂,请问有什么事?”

    小刘先表明自己单位,接着问他们能不能生产玻璃纤维?

    “玻璃纤维?”对面接电话的是个大嗓门,他满腹莫名其妙地问玻璃纤维是什么。

    “你们生产玻璃,难道连玻璃纤维都不懂?”小刘无奈解释道:“就是把玻璃抽成细丝,大概头发丝那么细,或者再细一些就叫纤维。听过玻璃钢嘛,就是用这种玻璃纤维做的。”

    对面足足沉默了有五秒钟,“这位同志,你打错电话了。”

    “我们金辉玻璃制品厂都是生产罐头瓶,窗户玻璃,还有玻璃工艺品的。”

    “我们老师傅能用嘴吹出来一条玻璃龙,也能用角磨机在玻璃上磨出一幅山水画。你说的玻璃纤维这种高科技,我建议你去问问尚海玻璃仪器厂。”

    电话被挂断后,张源文又重复了一句搞科研就不能怕麻烦,然后继续翻通讯录。

    尚海玻璃仪器厂的联系电话他有,但他在犹豫到底要不要打这个电话。

    因为这不是吴城的工厂,这种发丝粗细的玻璃纤维没想到这么难搞定。尚海玻璃厂很可能会嫌麻烦拒绝他,这种私下定制产品,他也给不了多少钱。

    张源文合上通讯录,决定不打这个电话。

    “我们不能怕麻烦。”

    “玻璃纤维不好弄,大家就一起动动脑筋,看能不能用别的材料替代。”

    “只要是可以做到很细,又能随意弯曲不变形的就可以。”

    几名实验人员异口同声,“那用细铁丝啊。”

    张源文用我又不傻的语气说:“铁的不行,要非金属材料。”

    张源文当然不傻,其实在姜九陵说出这种通过细丝移动的方案后,他就一直在思考可以用什么材料。

    可想来想去,他觉得还是玻璃丝最合适。但现在玻璃丝这条路有些难走,只能去找别的材料。

    瞧见几名试验人员在那东张西望,张源文有些不抱希望道:“姜九陵,你有什么建议嘛?”

    “主任,我觉得只是试验性质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快速搞出玻璃纤维。”

    “你在开玩笑吧,金辉玻璃制品厂那边都说没办法,让我们找仪器厂。”

    “其实很简单的,用实验室里的设备就能做出来。”姜九陵其实并不想在他们面前显得很刁,因为他现在身份只是一名高中生。

    但姜九陵真是被这些人蠢到无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