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一章:玻璃练习管
    我的产品呢?

    当然没有啊!

    姜九陵现在连温饱都没解决,哪里有时间去发明创造新的科技产品。

    但这并不妨碍姜九陵先夸下海口。

    按照先前得到的情报来看,如果一件太阳能电灯,或是一件多功能扳手就可以获得法典认可的话。

    姜九陵完全可以随随便便拿出一大堆不重样的发明创造。

    比起发明,姜九陵更关心这里面的流程是什么。

    “我的产品目前还不完善。”姜九陵解释道:“但是设计理念已经定型,我个人认为应该可以通过法典的审核。”

    “是生活类科技产品,具体的专利产品特性,我……我应该保密嘛?”

    张源文被姜九陵自信的样子逗笑了,法典真要那么容易认可一个人,那非凡工程师还不早就满地跑?

    他还认为姜九陵想保密,是因为产品还停留在上图纸上,或是还有很多不完善的地方需要改进,现在不好意思说而已。

    只是短短接触下来,张源文对这位年轻人就有了几分欣赏。

    在王莽级游标卡尺损坏事件之前,这位年轻人和他的兴趣小组,还为他们的母校二中,捧回市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一等奖。

    这说明这位年轻人热爱科学,并善于思考和创造。

    他能够从意外事故的阴影中快速走出来,并通过刻苦学习来总结失败经验,说明他具有勇于面对挫折的优秀品质。

    这些诸多优秀之处,也是成为非凡工程师必不可少的前置基础。

    当然~

    想要成为一名非凡工程师,仅仅拥有这些是不够的。

    张源文笑道:“你放宽心,有神圣工业法典在,没有人可拿走你的东西。”

    “只是想要获得法典认可,你要先把科技产品创造出来。如果连产品都没有,法典又如何审核呢?”

    需要实物产品嘛……

    知晓这点,对于姜九陵非常重要。

    因为它和姜九陵之前熟悉的国际专利体系规则,大为不同。

    那种由各个国家搭建的专利体系,在审核一件专利时,可以进行无实物审核。

    只要申请人提交相应的设计图纸、技术方案就行。

    姜九陵熟悉的很多专利,都还停留在图纸和方案上。而他负责的工业科技产权办公室,主要工作就是负责向各大企业工厂,推广那些实用型科技专利。

    通俗来说,就是从海量的专利中,挑选那些实用价值较高的,然后把它推广出去。让各大企业工厂购买专利授权,把这些专利产品化,推向市场。

    可以无产品化的专利申请,有利有弊。

    利处是方便了申请人的工作量,同时大大降低专利申请门槛,让专利技术保护可以惠及更多人。

    弊端是随着各个公司企业去有意识的注册大量重复专利,某些有心人,只要在图纸和方案上下功夫,就能成功申请专利。

    就像那个五颜六色的抹布案例,申请人根本不需要做出来那些颜色的抹布,只需在电脑上打打字,就能把所有颜色一网打尽。

    另外一些大型科技公司,还会依靠技术优势,以保护专利等知识产权的名义,去滥用专利制度保护。

    他们在创新了一种科技产品时,往往第一件事,就是把后来者所有的发展道路都给堵死。

    以芯片行业为例,那些占据了芯片制造业最顶端的公司,光是积攒下的芯片类专利技术,就多达十几万项。后来者根本不可能绕过这些专利技术,去发展自己的产品。

    只有乖乖缴纳巨额的专利使用费,成为对方的血汗工厂。

    甚至有些情况下,根本不会把专利授权给你,让你成为他们的潜在竞争对手。

    二十一世纪以来,专利壁垒的问题越发严重,同时也催生了众多国际垄断寡头科技公司。

    现在工业法典审核门槛,是必须拥有实物。

    姜九陵认为这种规则同样有利有弊,但具体会产生哪些利弊,目前他还无法做出结论。

    姜九陵点点头,“我回去后,就着手专利产品的实物研发。”

    张源文没有支持也没有反对,而是从办公桌上拿出一本小册子递给姜九陵,“这是今年国家工业委印发的九二年神圣工业法典审核指导手册,你既然有这方面的自信,那就回去学习一下手册上的内容,它会告诉你如何才能取得法典审核的资格。”

    姜九陵欣喜不已。

    这本手册下面还有印有【工厂内刊】的小字,这说明指导手册是由国家工业委逐一发放到全国各地工厂的内部刊物。

    这种工厂内刊手册面向全国工厂工人,里面当然不会有什么机密内容,但肯定比市面上公开发行的同类刊物要更加详细专业。

    姜九陵准备道谢,张源文却挥挥手示意不用,“国家的科技发展离不开你们这群年轻人,你若想感谢我,就回去好好学习,争取早日成为非凡工程师。”

    “你先回去吧。”

    “等你认为自己已经做好了接受法典审核的准备时,再来找我。”

    说完,张源文从办公桌下面,拿出一个由许多中空玻璃管组成的摆件放在桌面上。

    这个摆件底座是个木头,尺寸和鞋盒相仿,上面竖着一根根弯曲的玻璃管,这些玻璃管交错在一起,像极了一个透明管道迷宫。

    姜九陵本来想走的,看见这个奇怪的东西就不由多望了几眼。

    “这是我用来训练金属移动能力的辅助工具。”

    张源文并没有藏私的意图,他指着木头底座上一根根笔管粗细的玻璃管解释道:“精度是工业科技的基础,在获得了金属移动能力后,很多人都会追求控制金属移动的精度。”

    “你看到的这件辅助训练工具,就是著名科学家茅升先生发明的【迷宫练习管】。”

    “茅升先先生你知道吧,你们学校走廊上,应该挂着茅升先生的肖像,和他的名言名句。”

    见姜九陵点头,张源文笑了笑,用带着敬仰的语气说道:“茅升先生在二十二岁时获得了金属移动能力,他为了更好锻炼自己的控制精度,就请一位玻璃工艺师傅制作了几根,直径为一厘米的弯弯曲曲小玻璃管。”

    “茅升先生就控制着一颗直径为九毫米的金属小球,去缓缓穿过这些玻璃管。就这样每天坚持不懈练习,茅升先生最后可以做到在十秒内,让金属小球穿过二十根弯曲的玻璃管,并且不会碰撞到玻璃管内壁。”

    眼前这个迷宫练习管刚好有二十根,张源文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左手,凭空操纵起一颗金属小球。

    小球精准的从第一根玻璃管入口钻了进去,接着不缓不慢地沿着玻璃管内壁移动。

    可能是说话分心缘故,姜九陵明显听到几声小球撞到玻璃内部的清脆叮当声。

    张源文不以为意,他要真能做到茅升先生的速度和精度,也不会坐在这里和一个名不经转的高中生聊天了。

    他继续用敬仰的语气道:“茅升先生当年主持修建我国第一座现代化大型桥梁时,他在设计图纸过程中,从不借用任何绘尺工具。”

    “茅升先生只用操控蘸了钢笔水的金属小球,就能在图纸上,快速画出让外国工程师都瞠目结舌的施工图纸。”

    “是不是觉得很不可思议?”

    姜九陵佩服的心服口服,原来眼前这堆看似不起眼的玻璃管,还有着这样不平凡历史。

    “如果你以后有幸获得这项能力,也要像我一样去勤加练习。不过用迷宫练习管会很消耗精力,前期也很费钱,练习时一定要集中精力。”

    “练累了,就操纵两颗金属小球在手掌上方旋转移动,培养你和金属之间的默契感。

    张源文话还没说完,姜九陵就听到啪嗒一声。

    玻璃管碎了。

    张源文不禁老脸一红,玻璃管极为易碎,哪怕常年练习,稍有不慎也会把玻璃管给碰碎。

    “尚海玻璃仪器厂生产的迷宫练习管,质量真是越来越差了。”张源文把锅甩到了厂家头上,“你看碎掉的这根玻璃管,说不定就是内壁的同心精度不达标。”

    碎掉的玻璃管,让姜九陵明白了,他刚刚说前期练习会很费钱的意思。

    这种由玻璃仪器厂生产的练习管,肯定价格不算便宜。

    “你快回去吧。”脸有点红的张源文,已经开始撵人。

    “张主任,那您为什么不在金属小球上,钻个一毫米的孔洞,然后把金属小球穿入弯曲的细钢丝里,去练习移动精度呢?”

    “这样就不用怕频繁花钱买练习器材,您还能自己随意调整细钢丝的弯曲角度,要简单就弯曲的小一些,要复杂就把钢丝多弯曲几道。”

    张源文主任豁然抬头,脸上的表情,和当年那位看茅升先生画图的外国工程师表情差不多。

    “你……你再说一遍,什么钢丝?”

    姜九陵摊了摊手,“把金属球钻孔,然后用它去穿细钢丝啊。”

    “一根长长的细钢丝,它可以代替玻璃管的内径作用。”

    张源文主任呆了片刻,然后猛的打了个激灵,“这是走内径和走外径的区别啊,用细钢丝可以嘛,用细钢丝可以嘛?”

    “可是钢丝也是金属,会……会被我连同金属球一起控制的。”

    “那试试尼龙丝,玻璃丝?”

    姜九陵脑海里的解决办法,立刻蹦出十几个,“书上不是说,把玻璃拉伸到二分之一发丝粗细,就会变得非常有韧性嘛,几根编成一根,强度比同样粗细的钢丝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