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十章:金属移动
    这位主任姓张。

    他身上有学者的气息,但比起姜九陵昨天见的二中校长,他身上又多了股不太明显的沉稳内敛气场。

    看见姜九陵站在门口,一脸见证奇迹的表情。张源文主任露出会心一笑,“进来吧。”

    “主任您找我?”姜九陵有些迟疑地走进去。

    对方手上悬空着的金属球,无疑给张主任增加几分神秘感。

    这种无法用科学解释的能力,让姜九陵怀疑这个世界是不是存在异能。

    “知道我见你的原因嘛?”张源文主任扬了扬手上的报告,缓声道:“几个月前二中的那场事件我是了解的,我认为你们三名学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承担什么责任。不过这件事是由省工业委来处理,我不好做主。”

    “下午我本来只是想问一下调查小组的调查情况,我没想到,这三名高中生兴趣小组里,会有人写出这样一份事件报告。”

    “调查员问过你,既然懂得这些焊接知识,为何还会在当初还会焊接失败。”

    “你说是后来自己查阅资料总结出来的。”

    “一名高中生能总结出这些,实在让我惊讶,所以就想找你聊聊。”

    姜九陵颇为费力地,把眼神从那两颗悬浮着的金属球上挪开。

    对于这份报告能引起工业委的人注意,姜九陵并不意外。

    九十年代,是华夏从密集型劳动产业过渡到技术型产业的关键阶段。

    在九十年代初期,华夏的大部分工业从业者,都没有经过专业技能培训,他们的相关知识主要靠老工人的言传身教。

    这就造成了很多入行不久的工人懂得加工方面技巧,却不懂得这里面的相关理论知识。

    比如在气体保护焊技术刚刚普及开来那段时间,新老焊工在使用同样材料进行焊接时,老师傅焊接出来的焊件强度,就要明显高于新人。

    同样的手法,同样的焊丝和同样材料。

    老师傅如果不点破其中奥秘,新人抓破头也不会想明白其中关键。

    这里的关键,是老师傅在焊接结束后,会把焊枪在焊点上来回扫上片刻。

    这其中奥秘说穿了很简单,气体保护焊在焊接时,焊枪会吹出惰性保护气体,以此来隔绝焊点的氧气。

    这样做的好处非常多,例如电弧热量利用率高,焊后不用清渣,焊件变形小,抗裂性能好等等。

    老师傅焊完最后用焊枪扫的那几下,就是让惰性气体在焊点处多停留片刻,避免焊点在冷却凝固过程中,由于空气的侵入而产生气孔。

    新人靠自己不可能想到这点。

    现在姜九陵能系统科学的总结出失败原因,说明他的相关理论知识已经达到老师傅的水准。

    从当初半懂不懂,酿成事故。到不被挫折所打倒,再刻苦学习做到出口成章剖析原因,只过去短短三个月时间。

    这种优秀的奋发精神,出现在一名高中生上,当然会引起他这个吴城工业委负责人的注意。

    被人注意到,姜九陵并不会产生太多心理波动。

    这些知识和技巧在后世的工业加工领域已经非常普及,学生们只要带耳朵听课,都能轻松掌握。

    比起被人夸奖,姜九陵更好奇那两颗悬浮着的金属球奥秘。

    既然张主任说找他聊聊,那姜九陵就借着机会发出疑问,“请问……”

    “您是如何让这两颗金属球悬浮起来的?”

    张源文主任并不意外姜九陵的问题,对于勤学好问的年轻人,他也不吝啬为其解惑,他微微一笑,“如果你能成为熔渣重炼者,你也可能做到这点。”

    说完,张源文主任放下手中稿件,把自己灰色外套的领子抬了抬。

    他抬起衣领,姜九陵注意到他在衣领下方还别了一枚硬币大小的金属徽章。

    装饰用的花眼?

    经常穿西装的姜九陵知道,男人西装上通常有两处地方可以用来做时尚装饰。

    一种是手腕处的袖扣,还有一种就是领口下方的扣眼。

    那个位置又叫花眼,可以用来佩戴金属或珠宝装饰。不过这么骚气的装饰,不可能出现在张主任身上,他穿的也不是西装。

    姜九陵仔细看了看,发现这枚金属徽章,似乎和那本钢铣工长自传书上的封面图案很像。

    “这是神圣工业法典为我颁发的熔渣重炼者徽章。”张源文语气变得庄重起来,“神圣工业法典对于那些有过贡献的人,从不吝啬奖赏。”

    “你看到的铁球悬浮,是我成为熔渣重炼者时,法典赋予给我的【金属移动】能力。”

    “我有幸获得这项能力,当然不能辜负法典期望。从获得能力到现在的这三年时间,我每天都会花时间来练习金属移动的技巧。”

    说到这儿,张源文换上了谆谆教导的语气,“你应该明白,当你可以操控一个金属,进行毫米级精度平面位移时,它能给你在科技创造中,给你带来的巨大帮助。”

    “如果你以后有幸被神圣工业法典青睐,千万不能心生骄傲,要日复一日的去勤加练习法典赋予给你的能力。”

    姜九陵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原来这不是异能,是法典赋予他的非凡能力。

    金属是工业科技的一切根基。

    如果可以随意操控移动金属,不仅可以在科技创造中带来帮助,日常生活里也能带来种种有意思的可能。

    当然~

    从张主任用两颗玻璃珠大小的金属球来锻炼技巧上来看,他这项金属移动能力应该不算强大,可能也无法控制金属在空中快速移动。

    但对于姜九陵来说,哪怕能凭空移动一张纸屑,也是颠覆世界观的巨大改变。

    自己一定要获得这种能力。

    “主任,您说这项能力是成为熔渣重炼者时获得的。”

    “我知道从最初的虎钳精工、到钢铣工长,还有工长之上的熔渣重炼者,一共三个头衔。”

    “能冒昧问一句,在您早期成为虎钳精工,和钢铣工长时,法典又赋予了您什么样的非凡能力嘛?”

    姜九陵很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问题一个接一个,“还有我想问问,我在家修养的这三个月,除了苦读工业加工类书籍之外,我还结合了以往掌握的知识,尝试去创造了一件新的专利产品。”

    “我想把这件产品递交给神圣专利法典审核,我需要怎么做?”

    贸然问法典赋予了别人什么能力,是件很冒昧的事情。

    如果只是这个问题,张源文可能会拒绝回答。

    但眼前这位年轻人,竟然说他利用三个月时间,去创造出了一件新的专利产品?

    任何符合法典审核标准的专利产品,法典都会授予创造人虎钳精工的头衔,并赋予一项非凡能力。

    现在有位高中还没毕业的年轻人,大言不惭说自己发明了新专利产品。

    “你真的假的?”张源文惊讶问道:“你的产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