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九章:牛顿你别激动
    两名省里来的调查员很明显也没吃午饭。

    他们把姜九陵带进大楼里,立刻让本地的工作人员给他找个房间。

    “姜九陵,你把当时发生的事情经过都写下来,我们这边需要书面的事件报告。”两名调查员交代完姜九陵,赶紧转身问工作人员食堂在哪,现在还有午饭可以吃没?

    “有的有的,张主任听说省里来了两名同志,已经让食堂师傅提前炖了一锅红烧肉。”

    “还有我们这里特产的桂花糯米酒。”

    听到满满一锅红烧肉,两名调查人员眼睛一亮,连说客气了客气了,这怎么好意思之类。

    眼看三人勾肩搭背的要去吃红烧肉,被留在这里写事情报告的姜九陵顿时不乐意了。

    “我也没吃饭呢。”

    两名调查员现在心情不错,其中一人回头说笑道:“等我们调查完就会让你回家,你回家再吃。”

    等调查完还不知拖到什么时候,再说回家照样没什么东西吃。

    姜九陵摊了摊手,“家里就我一个人,只有白菜面条吃。”

    “好吧好吧,等我们吃完帮你带一份,你先写事件报告。”

    姜九陵叮嘱道:“多放几块肉啊。”

    ……

    报告并不难写。

    这件意外姜九陵记得还算清晰,赤红电弧科技兴趣小组的三人,在这场意外中也并不应该背负太多责任。

    工业科技是伟大的,值得人用一生时间去追求。

    同时它也是危险的。

    在历史上,不知有多少科学家们,为了追求真理而献出了年轻宝贵生命。

    没有这些人的牺牲,也就没有如今的科技成就。

    所以姜九陵认为,赤红电弧小组三人纵然是因为缺乏相关的工业加工知识,焊接不当导致压缩气瓶结构受损爆炸。可他们三人出发点是好的,是为了学校争光。

    往高了说,那是为了登上机器人战车打擂台,去为国争光。

    看两位调查员态度,这把王莽级游标卡尺也不算太过金贵。想来也是,拨给一所中学用的试验器材,又能太金贵到哪里去?

    所以在报告里,姜九陵稍稍鼓吹了一下兴趣小组三人的最初初衷,再总结一下意外的原因,引用几句科学家的名人名言就完事了。

    两名调查员带着食堂保温盒重新回来时,姜九陵已经写完报告,正坐在椅子上,大腿翘二腿地看着报纸。

    报纸是从房间报纸架上拿的,他这幅姿态很有领导派头,事实上穿越前,姜九陵坐在办公室看内部刊物时都是这种姿态。

    要是下午,下属杨雪还会帮姜九陵泡上一杯她从家乡带过来的红茶。

    两名调查员下意识揉了揉眼,姜九陵一闻见肉香立刻被打回原形。

    穿越前姜九陵什么山珍海味没吃过,可现在的自己连茶叶蛋都舍不得吃,更何况吃肉。缺乏足够营养的身体,已经释放出迫不及待的信号。

    香啊!

    两名调查员拿起报告后起初不以为意,王莽级游标卡尺损坏事件,二中学校已经写过报告。这次过来调查,只是把流程走完而已。

    结果入眼一行行漂亮的正楷钢笔字,报告才读了不到三百字,两名调查员就得出眼前这家伙文采不凡的结论。

    事件经过写的条理清晰也就罢了。

    关键是下面的事件总结写得太好。

    意外爆炸起因:

    本次意外事件是由错误的焊接方式,导致原本已经老旧的气瓶发生物理爆炸。

    事后我分析总结原因,认为是当时气瓶内气体没有完全排空,焊接过程中电弧连续烧熔,产生过高的温度烧穿外壳,又被内部泄露的气体吹出穿孔,造成气瓶耐压强度严重下降的可能。

    这次事件不仅造成了省工业委的重要器材损毁,也给我们兴趣小组三人留下了难以忘怀的教训。

    但科学就是这样,我们必须在无数次失败中,抓住某些可能成功的因素,最后才能得出真理。

    这个过程中会有人受伤,会有人牺牲,却阻挡不了我们勇于探索的脚步。

    “焊接烧熔?”

    “气体吹出穿孔?”调查员自动忽略过姜九陵对兴趣小组的自吹自捧,他满是狐疑地看住姜九陵,慢慢道:“这些名词,就算是经验丰富的老焊工都不一定熟悉。”

    “你如果懂这些,又怎么会发生气瓶爆炸这种低级失误?”

    正在大块吃肉的姜九陵闻言露出得意微笑,解释道:“事情发生后,我回来苦读工业加工类书籍,慢慢总结出来的。”

    “现在的我,和三个月前的我已经有巨大改变,不可同日而语。”

    “……”调查员陷入无语凝噎中。

    ……

    两名调查员走了。

    他们并不是返回省里,王莽级游标卡尺损坏事件一共涉及三名学生,他们还要得到另外两名学生的事件经过报告。

    本来姜九陵也可以回家,结果还未走到大门哨岗前,站在里面值岗的警卫就放下电话,主动迎了过来。

    “你好。”

    这位头戴钢盔,腰系白色武装带的警卫冲姜九陵敬了个礼,“我们主任想见见你。”

    姜九陵注意到他接电话的动作,但想不通他口中的这位主任要见自己的原因。

    省工业委的调查员不都让自己回去了嘛?

    看样子也拒绝不了,姜九陵只能心情略带些忐忑,朝着警卫指明的二楼办公室地点走去。

    主任办公室的牌子很显眼,姜九陵沿着水磨石阶梯来到二楼时,这间办公室的木门已经敞开。

    办公室很大。

    进门靠墙边位置是一排铺了白色垫子的沙发,沙发前有玻璃茶几,茶几上有茶叶罐和暖水瓶。

    靠里面是一张长长的深红色办公桌。

    办公桌上有黑红两部电话,红色那部姜九陵一眼就认出来,是专门用来联络上级机关的保密电话,黑色那部应该是内线。

    办公桌后面坐着位年约四十的中年男人,他正一边低头看着手上的几张稿件,一边用左手在虚空中来回有规律的移动。

    姜九陵认得那几张稿件,就是自己刚写的事件经过报告。

    他的左手像是某些文玩爱好者在把玩核桃,但他手上并没有核桃。

    等等~

    姜九陵适应了屋内光线后,才注意到他的左手上方其实有东西。

    他的左手上方,有两颗玻璃珠大小的银色铁球。

    这两颗铁球违反了物理学。

    它们漂浮在半空中,随着这位主任的手掌移动轨迹,在半空来回移动。

    “万……万磁王?”

    姜九陵的物理学,和万有引力学受到巨大冲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