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八章:不一样的徽章
    把《现代制造工艺基础》与《机械制造工艺学》这两本书大致翻完后,太阳已经正悬头顶,院外的巷口不时有孩童放学回家的嬉闹声。

    十七岁正是快速发育时候。

    姜九陵早上花五毛钱,在街边吃了碗葱花面,囊中羞涩的他连四毛钱一个茶叶蛋都没舍得加。

    这会儿日上三竿,姜九陵肚子早已饿到咕咕叫。

    院子里的厨房里有几斤大米,有半袋粗细不一的挂面,有两颗白菜,有几个土豆,就是没有肉。

    姜九陵厨艺不错,但他并不认为这些连和尚都不大爱吃的食材,配得上自己厨艺。

    所以姜九陵又在院子里晒了十多分钟太阳后,就起身准备去敲隔壁章英家的门。

    一来他想问问章英有没有路子租到一辆拖拉机或者货车,等猪卖了再把租车费用补上。

    二来这个点,她家多半已经准备好了饭菜。

    大家怎么说也是门旁邻居,饭点去串个门,她家大人多半会出于客套邀请自己坐下一起吃饭。

    只要她家大人敢客套,姜九陵就敢厚着脸皮坐下来拿筷子,要是再喝上两杯他也不介意。

    怀揣这样想法,姜九陵刚刚起身,外面就传来一阵“咄咄~咄咄~”的敲门声。

    姜九陵正想开门,外面敲门声变得很大很吵,迟疑中,门外又有人略带严厉地喊了几声开门,似乎来者不善。

    姜九陵回忆了这几个月过往,应该没得罪过谁,就大声问对方是哪位?

    有不同的声音回答,“你先开门。”

    门外有两人?

    九十年代的自建房没有防盗门一说,巷子里住户通常都装的铁门。

    这种门敲起来如擂鼓,同时门缝也足够大,可以让姜九陵透过门缝观察外面情况。

    姜九陵愣了楞。

    因为门外站着两名身着既像军装又像警服的青年男人,其中一人胳膊里还夹着个略微掉皮的公文包。

    身着统一制服,基本可以排除社会人员来找茬的嫌疑,姜九陵满头雾水的开了门。

    “请问你是姜九陵嘛?”夹包的这位男人年龄大概二十七八,表情严肃,嗓门也很大。

    姜九陵点了点头,这两人身上的制服呈深灰色,制服帽是黑色,但帽檐上面镶的不是国徽,而是一块银白色盾形徽章。

    盾形徽章里面具体刻着什么,姜九陵看不清楚,但可以肯定这不是他穿越前,熟悉的任何一种官方机构徽章。

    见姜九陵点头,后者从口袋里掏出一本证件,冲姜九陵扬了扬,“我们是省工业委派来的调查人员,请你跟我们走一趟,协助我们调查那把王莽级游标卡尺损坏事件。”

    这两人嗓门大,敲门声音也大。听到动静,巷子里很快有两位大妈探出头朝着这边打量。

    嘎吱一声,旁边那道铁皮大门也打开了。

    章英人还没露面,略带些挑衅的声音就已经从旁边大门里传来,“是谁在狮子巷大呼小叫?”

    “可以呀~”

    身穿蓝白相间校服的章英出现了,她双手背在身后,语气一如既往的恣意,“来这大呼小叫前,也不打听打听狮子巷里都住了什么人……”

    然后章英恣意的语气突然一顿,很无辜也很意外地看住了姜九陵这边,“呃……这个……”

    她以为有不良少年来找姜九陵的麻烦。

    无论是出于从姜九陵这里收过“保护费”,还是出于比他大上一岁的邻居姐姐身份,章英都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姜九陵。

    结果来了两位机关单位人员。

    土生土长的章英当然认得这两人身上的制服,再结合姜九陵昨天被学校开除的消息,她不难猜出工业委来找姜九陵的前因后果。

    两名工业委的调查人员表情同样意外,他们没想到眼前这位浑身洋溢着清纯气息的高中少女,说话语气竟然和港片里的不良少女一样。

    他们把眼一瞪,不悦道:“怎么,这巷子里还住了老虎不成?”

    “没你的事,回去写作业去。”

    “什么态度啊你们?”章英吹了吹额前垂下来的流海,“我站在我家门口,难到还不能出来看个热闹?”

    两位调查员的脸色有点变黑趋势。

    无论是脑海中遗留的几个月记忆,还是通过这两天接触来看,章英都是位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

    为了避免两位调查员下不来台,姜九陵赶紧劝解章英。

    真要闹得下不来台,两位调查员多半会把脾气发在自己身上。

    “两位大哥能不能等我几分钟,我把院子里的猪喂了就走。”

    姜九陵的配合态度,让两人脸色稍好一些,他们点头应允后,章英看了姜九陵一眼,也转身回家。

    然后姜九陵余光瞟到章英转身时,一直背在后面的双手,竟然还捏着根暗黄色的短棍。棍头处似乎包层铁环,有黝黑的金属质感。

    “……”

    还好两位调查员没看见这幕,不然肯定不依不饶。

    ……

    姜九陵有幸坐了趟挎斗摩托车。

    男人不爱车的极少,姜九陵虽没怎么玩过摩托车。

    但他对于现在坐着的这架铃木125并不算陌生,它的大名即使在二十一世纪,依旧被机车圈子里的玩家们津津乐道。

    眼前这架125应该是进口版,银灰色的外观,与二十一世纪审美已经差不了太多。

    清脆的发动机声和吹拂过的凉风,让姜九陵有种穿越前开敞篷车兜风的感觉。

    听说九十年代的进口摩托车特别贵,动辄几万售价。姜九陵心想自己恐怕得养上十几头三氧化二铁猪,才能弄一架代步。

    美中不足地是这架摩托车的车身灰尘很多,似乎刚跑完一趟长途。

    “两位大哥是从省城来的?”

    坐在后座的调查员不可置否嗯了一声,这也难怪他们脸色不好。

    吴城属于江南省,省会在金陵市,距离这里有两百多公里。骑着摩托车颠簸两百多公里,可不件享受事情。

    好在姜九陵并不用跟着他们回省会接受调查。

    工业委在每个地级市都设有市工业委,这把王莽级游标卡尺,由省工业委直接拨给吴城二中当实验器材使用。调查人员当然从省工业委派遣,现在调查人员来了,在市工业委里面办公就行。

    昨天二中校长已经说过工业委派人来调查这事,姜九陵多少有些心理准备,知道事情不大。

    所以这一路姜九陵很放松,两名原本绷着脸的调查员,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聊着,脸上也逐渐好转。

    要是穿越前,像这种被打发来跑腿的调查员,姜九陵随随便便能招呼来一大堆,哪用今天这样刻意去调节气氛套近乎?

    125摩托车跑了不到二十分钟,一栋由三层高的灰白色建筑出现在姜九陵眼前。

    老气、是第一感觉。

    第二感觉是肃穆。

    穿越前姜九陵和一些保密等级较高的机关打过不少交道,那些机关驻地,哪怕普通人走到附近都能感觉浑身不自在。有些甚至连牌子都没有的机关,你多望几眼,都会有种我是不是在犯罪的心里错觉。

    眼前这座建筑好不到哪去,即使是省级单位来人,门口带枪的警卫依旧核查证件,打电话内部确认才放行。

    穿过高墙,一块斜着镶嵌在大理石上的银色盾形徽章,在阳光下散发着刺眼反光。

    盾形徽章内,是一张卷轴样的浮刻,下面有一道闪电和一柄铁锤相交。

    它仿佛带着神奇魔力,明明只是金属徽章,却给人一种正在燃烧释放能量的错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