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五章:没有金属的世界。
    这是真实发生的。

    姜九陵躺在属于自己的那张硬木板床上,手捧着一本名为《四十七种金属矿种图说》的书籍,内心再次告诫自己既然已经穿越,那就不要大惊小怪的事实。

    可这让姜九陵如何不大惊小怪?

    这个世界的自己,依旧是个爱读书的性子。

    三间瓦房内穷到连个电视冰箱都没有,不过卧室的课桌旁边却有个简易书架,里面排了整整三排书籍。

    《现代制造工艺基础》。

    《机械制造工艺学》。

    《精密加工的理论与方法》。

    《四十七种金属矿种图说》

    《从普通工人到钢铣工长的非凡之路》……

    这些书籍虽然从封皮质量,还有纸张厚度来看,绝大部分都是从书摊上买的不正规便宜货。

    但也恰好是这些书,让姜九陵有了快速了解这个世界的途径。

    抽出那本《四十七种金属矿种图说》,里面内容能让姜九陵内心掀起七八级地震。

    这本书分上下两个部分,详细介绍了四十七种金属矿种的来源,和每个矿种的特性,还有常见产地。

    至于为何不是矿物,而是矿种。

    那是因为这个世界不存在任何一种姜九陵熟悉的金属矿物,这个世界的所有金属,都来源于金属种、会跑会飞的金属种。

    上册《基础金属种》。

    基础金属种:这是支撑现代工业科技文明的最常用,也是最重要的金属种类。

    ——序数26:铁壳猪。

    ——序数28:银白镍马。

    ——序数29:驮乐铜羊。

    ——序数31:……

    下册《非凡金属种》。

    非凡金属种:这是用于特种制造领域,在电气工业、化学工业,及航天技术等方面,至关重要,并具有难以捕获特性的稀少类金属种。

    ——序数3:电锂鸟。

    ——序数22:鳞甲钛蟒。

    ——序数74:黑钨穿山甲。

    ——序数79:赤走金龙……

    姜九陵的思维变成了乱码程序,这个世界没有金属矿物,只有金属种。

    金属种是一种金属元素异化出来的特殊物种,它们的身体绝大部分都由金属构成。人类想要获得金属,就要想方设法去狩猎这些金属种。

    比如姜九陵就在赤走金龙这一页,还看见了一千七百多年前,曹操为了筹措军饷,不惜出动三千虎豹骑,去逐猎赤走金龙的故事。

    另外院子里的那头三氧化二铁猪,就是一头正儿八经的金属种。

    它是序数26铁壳猪的一个变种,而序列26铁壳猪,也是人类在近代,唯一掌握了大规模饲养技术的金属种。

    在农村,有些家境殷实的农户喜欢养一头铁壳猪。因为等养上三五年,铁猪长到两三千斤时,就能收获差不多同等重量的铁金属。

    如果有能力养上三五头,开宰之后就能去【农金站】那里换一辆拖拉机回来。

    合上这本让他三观碎裂的金属种书,姜九陵去洗了把脸清醒清醒,准备读一读那本《从普通工人到钢铣工长的非凡之路》。

    下午在学校时,校长临走前跟他说过,五年前有位学长就是依靠发明了一个太阳能灯,从而获得法典认可,晋级成拥有非凡能力的工程师。

    这本书的作者多半比那位学长更厉害,书里一定有姜九陵迫切想了解的答案。

    抽出书正准备坐在床上阅读,姜九陵忽然听到院子里有“咄咄咄~”的敲门声音。

    “谁来找我?”

    姜九陵疑惑地打开院门,结果是不久前收了他一块钱保护费的章英。

    姜九陵估摸自己身高应该快到一米八,如果往后营养跟得上,长到原来的一米八三身高应该没问题。而此时站在门口的章英,只稍稍比自己矮了一点,约莫有一米七五的样子。

    她应该只比自己大一岁吧,这姑娘吃饲料长的嘛。

    被缴了一块钱保护费,这对总身家不超过十块钱的姜九陵来说无疑是比不小的费用。

    所以即使原来的记忆告诉自己,眼前这姑娘不是好惹的,姜九陵也不会给她什么好脸色,“找我干什么?”

    章英挑了挑非常好看的秀眉,奇怪道:“你这家伙今天吃错药了?”

    “放学时候让你缴保护费,怎么老拿乌鸡眼瞪我。以往哪次你缴了保护费,我不都是回家后就还给你?”

    “虽然我们是邻居,但在收保护费时候也要做做样子,不能让人觉得厚此薄彼吧。”

    我去~

    厚此薄彼还能这样用。

    姜九陵吃不准章英对自己的熟悉程度,怕她看出什么异常,就微微露出难过表情,揭过保护费话题,“我今天心情不好,我被学校开除了。”

    “因为那件事?”做为门旁邻居,章英显然知道姜九陵在医院躺了半个月的原因。

    姜九陵点头,后者从鼓鼓的腰包里掏出一块钱,宽慰道:“那你也别难过~我记得你学习成绩不算差吧,又会敲敲打打,切割焊接什么的。”

    “等明年把猪卖了,去我那一中上学去。巷子里的李阿姨在一中教书,到时你可以找她帮忙问问。”

    姜九陵从她手里接过一元硬币时候,眼尖发现她那帆布腰包里,装了最起码有一百多块的零钱。

    这难道就是她傍晚在二中门口的收获,另外听她之前语气,保护费还不止一个二中的意思?

    一个月收一次,光二中一所学校,就能为她带来一百来块钱。

    这还有没有王法?

    再想想自己身家不足十元的事实,姜九陵差点动了和她一起去收保护费的念头。

    “你……你这是违法的吧?”

    “违法?”

    章英看向他的眼神,就像港片里的不良女主角,在打量一个书呆子。

    她哼了一声,冷笑道:“姜九陵你是不是忘记,去年在体育场被人揍的那顿。然后像个娘么样,委屈吧啦跑回来找我,我帮你把场子找回来的事情?”

    “收保护费这件事你情我愿,我又没拿棍逼着你们二中的学生来缴。”

    “你情我愿的事情,姜九陵你告诉我,违哪门子法?”

    靠~还有这种事情?

    饶是姜九陵在知识产权局当了几年小领导,心态和脸皮都一顶一的出类拔萃。这会儿依旧被章英那略带戏谑的眼神和话语,弄到老脸一红。

    太……太丢人。

    不过照她这样说,那她倒也不算坏到冒泡。

    “你情我愿”缴保护费这事先不说违不违法,就照她这样一个月,能从几所学校里平白赚三四百的“暴利”行当,那些街头混子没道理不动心。

    九二年绝大部分的上班族一个月都赚不到这个数,她一个姑娘家家不懂社会风险,成熟的姜九陵作为邻居当然有义务提醒她。

    好言好语跟她阐述社会上的利益关系,章英非但没领情,反而掐着腰,很社会地笑出声。

    她仿佛在笑一群土鸡瓦狗。

    她身上似乎有股睥睨天地的气势。

    不得不说章英笑的时候非常有味道,她有一幅修长窕窈的好身材,和一张英气中又不失靓丽的美好面容。

    搭配着齐耳的流海短发,姜九陵敢保证,章英如果漫步在香江的旺角街道上,一定会有很多星探想拉她去拍电影。

    嗯~如果她不那么嚣张的话。

    “哈哈~吴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我还没怕过谁。”章英指了指旁边的那个院子,豪迈道:“姜九陵,你知道为什么咱们狮子巷从不招贼嘛?”

    “就因为我家门口的对联。”

    说完,章英拍着鼓鼓的腰包,走进隔壁大门。

    姜九陵等她进了门,忍不住悄悄去看了一眼。

    章英家的院子明显比自己家的院子大了不止两倍,青砖拉起的院门上,还有两块一左一右,镶嵌在门两边的青石条字刻。

    那是一个对联,字刻银钩铁画。

    左联:五百年衣冠及第。

    右联:十七世弓马名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