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章:三氧化二铁猪
    红猪是什么品种的猪?

    满腹疑惑的姜九陵按照记忆中路线准备回家。

    九二年的街头,是一个几乎看不见私家车的街头。

    路上过往行人不是步行就是骑着自行车,偶尔有非常土气的公交车与货车经过。连骑着摩托车,都能收获行人注视目光。

    路口的信号灯架在电线杆上,大概五十米一根的电线杆,横七纵八排列到没有尽头。

    姜九陵不由感慨道:“土气啊!”

    再看看自己身上穿着已经掉色的衬衫,和鞋底橡胶钉都快磨损完了的黑色球鞋,姜九陵觉得土味已经突破天际。

    原来自己十七岁时候,是各大服装商场的常客。

    后来自己的女朋友,更是一位对自身形象管理如明星般严格的乐团首席,连带着让姜九陵都开始对穿搭变得讲究起来。

    现在……

    和一帮叽叽喳喳的学生们穿过马路,拐个弯继续沿着马路往前走的姜九陵,发现前面似乎有两个人站在人行道旁边,检查着什么。

    准确说是检查学生。

    这会儿街道上都是刚刚放学的学生,从初一到高二都有。现在人行道旁边有站着一男一女,男生那位捧着个笔记本在记录什么,女生那位则时不时在冲学生们招手。

    也有主动围过去的学生,并且都是男生。

    查校徽学生证什么,不都是上学时才查嘛?

    姜九陵好奇地往前走,然后不由得多看了几眼。

    那位男生没什么好看的,站在那里捧着个笔记本,似乎是第一次参与到这种学生检查中,脸上还带着畏畏缩缩的表情。

    倒是那名不时拦住男生的少女,让姜九陵注视片刻。

    这是位身材高挑的短发女生穿着件灰色长裤,上身是件长袖的格子衬衫,她的眼前垂散着数缕头发,拦住一个男生时还向上吹了吹气,秀发飞扬中带着点港片的味道。

    冷冷的酷酷的感觉。

    然后姜九陵觉得她很眼熟,她好像就住在自己隔壁。但记忆中这位叫章英的女生并不在二中,具体几中姜九陵忘记了。

    姜九陵注视着她,她也看见了姜九陵,随即她朝姜九陵招了招手。

    “干嘛?”姜九陵疑惑走过去,靠近后还能听到站在她周围的那些男生们,一个个嘴里殷勤喊着“大姐~”,“大姐头儿~”之类的不良称呼。

    “来缴个保护费。”

    章英冲姜九陵点点头,语气中完全没有熟人的客气觉悟,平淡道:“今天是你们二中缴保护费的日子,上星期你们三班有七个人在我这缴保护费,正好你来上课了,凑八个。”

    姜九陵很无辜也很意外地,看住了这位并不比自己矮上多少的英姿女生。

    这……这画风有点不对吧,缴保护费是什么鬼?

    而且你也不是我们二中的学生吧?

    记忆清晰的那个三个月,姜九陵姜都“赋闲在家”,所以并不记得自己以前上学时有没有缴保护费的经历。

    在原来那个世界,姜九陵也从没缴过,因为上学时没人敢欺负自己。

    旁边的男生们争相恐后地在缴保护费,他们手里或是拿着一元硬币,或是一元的纸票。

    把钱交到章英手里时,旁边那位很可能是被抓“壮丁”的唯诺男生,还会小声问一句几班,叫什么名字,然后用手中圆珠笔记录在小本子上。

    姜九陵无辜的样子,让章英有些意外。

    “怎么?”

    “不准备缴了?”章英的声音很好听,语气也没什么变化。

    姜九陵在身上的几个口袋里摸了摸,好不容易摸出了一枚硬币,“喏,给你。”

    既然原来的自己有缴保护费习惯,那就先缴一下吧。姜九陵现在只想快点回家,然后弄清楚满腹的疑问,他现在没空跟章英争论保护费该不该收,你知不知道我已经被开除了问题。

    章英把硬币丢入鼓鼓的帆布腰包中,例行对姜九陵说道:“这星期内如果被人欺负了,就通知我。”说完挥了挥手,示意下一个。

    ……

    家离学校大概两公里路程,纵然来到这个世界还不足一小时,可从学校到家的一路上,却给姜九陵一种生活了很久的熟悉感。这种熟悉感可能来源于先前年复一年走下来的记忆,大到这个城市的道路布局,小到街头巷口的某个商店。

    皋兰路、狮子巷24号。

    这是姜九陵看了墙上牌子后,知道的地址。

    这是世界线的变动。

    穿越前,姜九陵虽然老家是吴城,可记忆中自己在五岁时就搬到了首都燕京。老家的房子一直保留到零七年拆迁,在这之间姜九陵和家人回过很多次老家来看望爷爷。

    记忆中老家就在这片,但老家房子,不是眼前这座建在胡同里的三间瓦房和一个小院,而是一栋有着数百平米大院的三层小楼。

    另外现在记忆里,也没有父母的存在,而从小照顾他的爷爷已经病逝两年。

    也就是说,现在跟自己相依为命的,只有一头猪啊。

    掏出钥匙再打开这道带着锈迹的铁门,院子里光秃秃的可怜样子,和那三间斑驳的瓦房,让姜九陵不禁有点想哭的感觉。

    一方面是思念原来世界的亲人,一方面是这个家给他穷到了。

    穷到连一辆自行车都没有。

    “哼哼~哼~”

    大门左边,也就是靠院墙边上传来一阵低沉的哼哼唧唧声音,姜九陵转头一看,结果看见院子的水泥地坪上还搭着个木头棚子。而棚子里面,正是一头通体赤红,脑袋在地上拱来拱去的猪。

    纵然记忆中已经有了这头猪的大概形象,可真正第一次看见时,姜九陵仍然被吓了一跳,心脏和坐过山车一样砰砰乱跳。

    这绝不是一般的猪。

    不提那一身赤红色的皮肤,光是它后背张的那一道鬃毛,还有嘴里微微凸起的两颗獠牙,就无法跟普通的家猪形象联系起来。

    它有些像野猪,可傻愣愣的样子,看起来又比野猪温顺一些。

    另外,姜九陵不知是眼花,怎么觉得这头猪在夕阳下面,身上的赤红皮肤和毛发,竟带了些金属反光色泽。

    它的耳朵上还打了个贴标签,随着它脑袋一拱一拱,铁标签还叮叮当当的响不停。估摸着是从小到大的水滴石穿功夫,它面前的水泥地面已经被它拱出了脸盘大的豁口,露出下面暗灰色的泥土。

    姜九陵凑近看了看帖标签,标签上有三排印字。

    种类:序数26金属种。

    学名:三氧化二铁猪。

    出生:一九九零年生。

    “三……三氧化二铁猪?”

    “金属种,铁……铁猪?”

    姜九陵从门口捡了个小石子,用力砸向这头猪的后背。石子与它赤红色皮肤撞击的瞬间,竟然有不太明显的金属撞击声传来。

    后者茫然抬头,似乎在疑惑姜九陵为何还不喂食。

    “老弟,你…你是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