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章:回家养猪去吧。
    爆炸产生的气浪横扫战车,将安装在气瓶周围的众多零部件全部崩飞。

    那一刻,姜九陵只觉得有道闪电击中了自己,接着眼前一黑。

    黑暗并未持续太久,听到巨大声响,火急火燎跑过来的几名老师一看三名学生都趴在地上,顿时吓到魂都飞了。

    他们一人抱住一名学生,其中还有一位老师,似乎在惊慌地喊着什么卡尺也被炸坏了。

    卡尺?

    王莽级游标卡尺!

    记忆告诉姜九陵,这把学校特意借给他们使用的卡尺,不是凡物。但具体如何不凡,却又想不出原因。

    后面的记忆,逐渐清晰起来。

    小队三人被老师们送到医院,姜九陵头部被一个轴承击中,好在只是问题不大也不小的外伤。头骨安然无恙,在医院躺了半月,回到家里后又头晕目眩了半个月也就恢复如常。

    小队里受伤最重的是赵妃子。

    听老师说赵妃子手术完后,一直在重症病房里住了十天才脱离危险。

    至于小队里的孙小虎,受伤情况和姜九陵差不多,都是外伤。他被几块贴片扎到了胳膊,住院时疼的狼嚎了好几天。

    学校出了这档子事,上级教育局没把校长冯容给撸了已经算法外开恩。

    教育局经过调查后,决定低调处理。

    赤红电弧小组的项目经费毕竟是教育局批的,教育局当然也有责任,加上他们三人都是学生,又在学校里出的事,教育局能做的只有去医院付医疗费。

    然后校长冯容被大会通报批评,学校取消今年的优秀评选资格。

    这件事如果没牵扯到那把游标卡尺,也就这样过去了。

    但那把王莽级游标卡尺正被赵妃子拿在手里,当时她蹲在战车跟前,用卡尺测量战车的外壳厚度,姜九陵和孙小虎拿着遥控器站在对面。

    那把卡尺,被一枚齿轮击打出了一大块凹痕。

    卡尺弯了不说,刻度表上也有几厘米的区域被打坏了,这对于一把追求苛刻精度的卡尺来说,自然等于彻底损坏。

    王莽级游标卡尺属于二类特殊工业工具,这类工具无论是转卖、还是损毁,都要上报到省级工业委进行备案。

    学校这把卡尺不属于私人物品,它是省工业委直接拨给学校的贵重试验器材。现在它无缘无故损坏了,省工业委当然要派人调查一下,然后对损坏的卡尺进行登记回收。

    校长冯容拖到现在才上报,一方面是卡尺的等级,还没高到要即可上报的程度。

    另一方面校长冯容考虑到三人都受了伤,赵妃子更是在医院住了两个月才出院。就算省工业委派人调查,也要等学生都康复再说。

    校长冯容在上报前,跟教育局那边沟通了一下,然后把三名学生给开了。

    这么做,其实是保护学生。

    他怕省工业委那边对三名学生们做出处罚。

    这个处罚当然不会太重,最多也就是责令学校对学生们进行开除。

    但这里面的开除方式可不一样,如果是省工业委那边要求开除,那就是开除学籍。

    这会记录在三名学生的学籍上,成为以后的污点。

    现在校长冯容抢先一步把三名学生开了,可以弄成劝退、或是自愿退学,不在学籍上留下记录。

    等省工业委的调查小组一来,发现三名学生已经被开了,他们当然没有理由再说什么。

    姜九陵本来还在家修养,听说自己要被开除,赶紧找到校长求情。

    ……

    望着眼前站立不动,似乎还沉浸在忧伤和迷茫中的姜九陵,校长冯容长叹了口气。

    唉~

    赤红电弧兴趣小组的三名学生,都是他最喜欢的学生,不然也不会把重要的王莽级游标卡尺,借给他们使用。

    在校长冯容看来,这三名学生都是头脑聪慧,对工业科技非常感兴趣的特长生。说不准未来某一天,他们中就有人被圣神工业法典亲密,成为掌握非凡能力的工程师科学家。

    可惜啊,出了这件事情。

    想成为具有非凡能力的工程师或科学家,除了聪慧头脑,还要有一颗坚韧不拔,勇往无前的工业科技探索精神。不知道他们以后,能不能战胜这次挫折。

    姜九陵和孙小虎还有机会,但赵妃子已经没有机会了。

    想到这里,校长冯容站起来走到姜九陵面前。

    “为什么开除你们的原因我已经告诉了你,你现在还不一定能理解。但姜九陵,你不要一蹶不振。”

    校长冯容拍了拍姜九陵肩膀,宽慰道:“还有一个半月就要高考了,你又停了三个月的课,今年肯定来不急参加高考。”

    “先回去一边养猪一边自习功课。等明年,你把家里那头猪卖了当学费,去别的学校复读一年高三,我相信你可以考取一所不错的大学。”

    姜九陵眨了眨眼,依然迷茫。

    校长冯容认为他还没有从被开除的打击中缓过神。

    他哪里知道,此时眼前这位17岁的少年,已经变成了一名29岁,来自2019年,堂堂国家知识产权局最年轻的九零后小领导。

    国家知识产权局、知识产权运用促进司、下属工业科技产权办公室副主任。

    年轻有为这个词,天生就是用来形容姜九陵的。

    我……

    穿越了?

    校长办公室的墙上就挂着一面带雕刻的玻璃装饰镜,姜九陵有些不置信地,望着镜子里明显年轻了十多岁的自己。

    镜子里的那张脸棱角分明,英俊帅气。

    和十七八岁时的自己一模一样,除了穿着特别土气,身形瘦弱了些。

    这不可能是做梦!

    等等~

    那校长你让我回家养猪,然后卖了当学费是什么情况?

    可能是平行世界差异,现在姜九陵脑海里的记忆在告诉他,这个世界似乎和原来的世界有些不一样。

    这里有一些特别神奇的工业加工工具,似乎成为了工程师或科学家,还能获得非凡的能力。

    还有什么神圣工业法典?

    回忆刚刚校长的对话,也能听出一些不对劲的苗头。

    只是现在脑海里的记忆,只对最近三个月、也就是那次受伤后发生的事情有一些大概记忆,对受伤前的十几年生活记忆则特别模糊。

    不知是穿越原因,还是脑袋被轴承狠狠砸了一下,造成记忆缺失的原因。

    神奇的加工工具,什么非凡工程师科学家,让姜九陵既迷茫又兴奋。

    但世界线再变动,既然自己外貌还是十七岁时的自己,那家庭条件应该变动也不大吧。

    现在是92年,穿越前的92年家里什么经济条件,姜九陵只能从儿岁时记忆,往前逆推一下。

    逆推结果是特别有钱。

    从记事开始,家里就有汽车,老妈也说过他出生时下着暴雨,是他父亲开着车一路冲到医院的。

    穿越前姜九陵是吴城人不假,但家里养过大众、养过奥迪、也养过奔驰,可没养过猪啊。

    姜九陵再看看镜子里的自己,穿着洗到掉色的土气衬衫,还有略微营养不良的帅气脸庞后。

    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