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十九章:升旗仪式开始了
    法典是什么?

    这个问题恐怕得姜九陵见到了法典之后,才能得出一些结论。

    为了能成功获得法典认可,姜九陵趁着这段时间,每天中午都泡在学校的科技楼里,把挖掘机模型的结构和外壳彻底完善。

    当初材料有限,也是为了节约时间。

    这台挖掘机模型不仅外壳采用了木头,甚至连里面控制机械臂伸缩的平齿条,都是用木头刻的。

    让金属齿轮去咬合木齿,即使在没有额外负荷下,木齿也坚持不了几天。

    现在爽了。

    科技楼里的材料五花八门,没有合适的平齿条,就去五金零件店里买一个尺寸类似的,然后回学校用工具把它切好。

    电线全部重新走线,要不是买不到快接接头,姜九陵肯定把挖掘机的线路,全改成模块化的快接口,可以更方便维修。

    原先的木头从动轮,也被姜九陵用机床车成了铝制的金属从动轮。

    外壳则用薄铁皮折成适合形状后,再慢慢敲打而成。

    挖掘机的外壳都是直来直去的线条,只要找到合适的东西垫在下面,就无需担心把外壳钣金的坑坑洼洼。

    最后是上漆步骤。

    科技楼的库房里刚好有一台大的喷漆泵,这是学校工匠师傅用来给栏杆还有铁门上漆用的。姜九陵借过来用调好的防锈底漆打底,再喷上橙黄色外漆。

    喷漆是门技术活,尤其是模型喷漆这块,讲究一些光喷个底漆就要分几次去喷涂。

    而姜九陵喷出来的挖掘机外壳,漆面竟然细腻到没有任何气泡,更不存在油漆薄厚不均、厚的地方出现油漆滴落痕迹情况。

    用大型气泵只能喷整色,姜九陵是个追求完美的人,等到油漆彻底晾干后,姜九陵就用油画笔在上面勾勒出挖掘机发动机进气格栅,边缘黑色线条这些细节。

    最后用松香水把挖掘机上的轮廓处都渍洗一遍,这样可以模仿渗线液渍洗的效果,已达到加深模型线条轮廓作用,让它看起来更有真实感和立体感,这可是高端用户才会掌握的技巧。

    挖掘机模型做好,贺老师和老校长直勾勾看住挖掘机,心里全是震荡、震惊,震撼。

    如果说之前的木头外壳挖掘机是桑塔纳,那现在升级版的挖掘机,就是香江电影里的法拉利。

    即使是百货商场里卖的日国进口玩具,也没有眼前这台挖掘机模型来的栩栩如生,更何况这是未来十几年后的挖掘机外形设计?

    “姜九陵,原来我听到二中有学生组成兴趣小组,想制作一辆机器人战车去英国参赛的消息,我觉得那几个学生不知天高地厚。”

    “现在看来,我是南郭先生吹竹竿,不懂装懂。”老校长啧啧有声的摇头,“就冲这挖掘机,我觉得你们几个要没出那档子事情,还真说不准能到英国那边,跟那些老外们打上几个回合。”

    “我听说那些带着机器人战车去参赛队伍里,可是有一些人已经获得了称号工程师的头衔。”贺老师也爱看机器人大擂台比赛,对比赛了解当然比老校长多很多。

    参加这个比赛的选手,汇集了发达国家大部分年轻一代的精英工程师。

    那些机器人战车的复杂程度,比挖掘机模型高出太多了。

    “哈~不过我们姜九陵,这次也有很大希望获得称号工程师头衔。”贺老师从没想过机器人战车大战,那个比赛离华夏太过遥远,更没有称号工程师来的重要。

    ……

    姜九陵抢在出发前,把那辆摩托车也给修复了出来。

    有长途汽车去省城没错,但自己骑着摩托去的话无疑更快捷。进了金陵城区,不仅快捷还很省心。

    摩托车的修复工作本来就已经完成了快一半,花了接近两百块钱,把必须需要更换的配件更换完毕,发动机内部积碳和油污清理完毕,剩下的就是露在外面的金属材料抛光,铝合金外壳重新喷漆的工序。

    外壳喷漆现在没有时间去弄,为了备战这次法典审核,姜九陵除了挖掘机模型外,还要再准备一样备选专利产品。

    第一次拿去的产品科技技术含量越高,从法典那里获得的奖励也就越高。

    但同样,第二次晋级称号时,对应的产品科技含量就要更高,姜九陵觉得挖掘机模型的科技含量还不够高。

    所以思考了几天,姜九陵决定再制作一件备选。

    这是一件以电子元器件为主的产品,科技含量比挖掘机高一截,但是要论制作时长,它又比挖掘机节省很多的时间。

    姜九陵在知识产权局里混了好几年,全国的实用性专利发明,都要先被他负责的办公室筛选一遍,然后工作人员把其中认为有市场价值和推广价值的提交给他。

    姜九陵的备选产品,就是曾经他遇到过的一件很有意思的科技产品,还是穿戴类那种。

    九十年代的可穿戴电子产品,不说科技含量,光是这份噱头就已足够。

    ……

    出发省城前的最后三天,姜九陵迎来了入学以来的首个升旗仪式。

    升旗仪式需要统一穿校服,一大早姜九陵还在刷牙洗脸时,大门就外就传来“砰砰~”的敲门声。

    “怎么还在磨蹭,这都几点了?”章英难得把校服穿的整整齐齐,甚至还佩戴了学生证,瞧见正在院子里刷牙的姜九陵,用奇怪眼神看住她。章英竟然不好意思一笑,外人看到这幕,一定会认为章英是个喜欢学习的乖乖女生。

    “今天是升旗仪式啊,每个星期一学校都会在仪式结束后开个小会。”

    姜九陵吐了一口满嘴的泡沫,“我知道啊,但是大姐现在才六点半,我早餐都没吃,你不觉得太早了嘛?”

    “即将到来的荣誉,已经让我迫不及待。”章英舔了舔嘴唇,恍如现在已经站在了操场演讲台前,“姜九陵,我昨晚把台词都写好了,我们赶紧走学校,你还有时间帮我修改修改。”

    姜九陵只得无奈答应,加速洗漱节奏。

    两人六点四十骑自行车到学校,离上学还有段时间,章英直接跟着姜九陵来到了一班。

    俗话说早起的鸟儿有虫吃,班级里这会儿已经有十来名住校生,坐在了座位上在背诵课本。

    章英的到来,让原本朗朗读书声回荡的教室顿时一静,

    正在摇头晃脑读书的学生们一个个看住了门口,看住这位跟在姜九陵身后的女生,连质疑别班学生进教室的声音都没有。

    姜九陵忍不住抱怨道:“我怎么发现你比老师还让人退避三舍,你看班里学生都没人敢说话了。”

    “那是他们不了解我的缘故,就像课文里说的,以讹传讹而已。”章英随意选了个没人的座位,小声道:“等他们知道我的英雄事迹之后,一定会对我改变看法。”

    说完,章英把那份精心准备的演讲稿拍在了课桌上。

    “我说你这字……”

    “我这字怎么了,一笔一划你不都认得嘛。”章英顿时有些脸红,这段时间她一直往姜九陵家里跑,跟他一起捣鼓那辆摩托车。姜九陵在本子上写写画画她全看在眼里,那字写的,用赏心悦目来形容都不为过。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认得认得,都认得。”姜九陵捉起一只圆珠笔,开始阅读她的演讲稿。

    “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我的邻居姜九陵家来了两个江洋大盗……”姜九陵轻轻念出了章英写的句子,他有些想捂眼道:“章姐,我怎么闻到一股浓浓的武侠小说风格。”

    “而且夜黑风高,加两个江洋大盗,也很容易让人往不好的地方联想的。”

    说完,姜九陵把这段划掉,太羞耻了。

    事情经过并不重要,只要突出章英不畏险恶的精神就行。

    升旗仪式八点半举行。

    八点十五时候,一班开始在操场列队。

    每个班列队都都自己的站位习惯,谁站在第一,谁站在谁身后都是早早排好的。并且每个班都还有两代表站在学生的最前面,都是一男一女,不参与排队。

    班代表通常是以成绩论,一班的班代表是许雯和薛旭冬。

    许雯是姜九陵同桌,薛旭冬是班里成绩最好的男生。

    姜九陵第一次参加升旗,当然没有自己的位置。

    姜九陵想往最后走,站在最后一排。结果班主任贺老师不知从哪冒了出来,他满脸笑容的把姜九陵带到最前面的班代表位置,“那个薛旭冬啊,你和姜九陵换个位置。”

    “以后出操排队,就让姜九陵站这里吧。”

    姜九陵觉得后背微微发凉,因为本来笑呵呵的薛旭冬脸色忽然变了。

    “凭…凭什么?”薛旭冬涨红着脸辩解道:“姜九陵才来几天,可他光逃课就逃了不下三次。老师你这样不公平,他逃课你都不处分他。”

    贺老师心想你这学生怎么一根筋呢,姜九陵逃课、那是因为他遇到了远比上课重要十倍的事情。

    当然这种事情他不能提前对学生们说,因为学生们一但知道,保证不出一下午就传遍整个学校。这样会给姜九陵造成心理压力,要是成功还好,一旦失败,对他打击太大了。

    现在把姜九陵调成班级代表,是想先加深一下同学们对姜九陵的熟悉感。

    后面的学生议论纷纷。

    通过这几天的熟悉,其他学生们对姜九陵的印象还不错,尤其是女生们。不过他喜欢逃课这件事,确实挺让学生们心里不平衡。

    逃课也就算了,但几位老师一副看不见的样子是什么情况?

    现在很多学生都猜姜九陵是校长家亲戚,因为有人看见姜九陵进出校长办公室。其他学生平日里见到校长,就跟老鼠见到猫一样,姜九陵却出入校长办公室,肯定有亲戚关系咯。

    现在贺老师的举动,更加深了这点。

    贺老师正准备解释,姜九陵却把他拉了过去,说要站在最前面这事还没问过他意见呢。

    “啊~你不喜欢站最前面嘛?”贺老师觉得白得罪人了。

    姜九陵耸了耸肩膀,出风头他不是不喜欢,可也要看格局的好不好。

    不知为什么,每个班级里个头最高的那几名学生,往往伴随着学习不好的BUFF。

    等姜九陵站在最后排时,几个个头高的男生顿时围了过来,表情里满是讨好,问姜九陵和章姐什么关系。

    姜九陵说是他邻居,几名男生眼前一亮,赶紧“九陵哥~九陵哥”这样热乎叫起来。

    八点半,升旗仪式正式开始。

    升旗仪式和姜九陵原来上学时没什么区别。

    升完旗后,操场的话筒里先是传来一阵杂音,接着是咳咳两声。

    “那个……”

    “所有学生先保持列队,学校这边有件事要向大家通报一下。”

    老校长的生意听起来有些不大情愿,仿佛刚吃完什么亏,“下面,高三四班的章英先来发言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