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十七章:生意不顺的赵希
    瞧见赵妃子沉默,姜九陵也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一旁陪她看电视。

    九十年代,电视在大城市到不算稀罕,条件还行的家庭基本都有,只是是老式黑白还是新式彩电的价格上区别。

    可姜九陵家里没有,在没有手机又不能上网的这里,看电视是能享受到的最佳资讯乐趣。

    现在电视里播的是华夏二台,也叫综合频道,主要是国内外的经济信息类,和一些科技类内容。

    不过现在是广告时间。

    “长宏红太阳。

    采用新一代超平显像管技术,由非凡科学家沈长宏发明创造。

    法典专利,长寿命,图像更逼真,不失真超宽视野,红外遥控器操作。

    长宏电视,给你带来最清晰的奥运画面享受。”

    好土的广告,姜九陵在心里给出评价。

    下个广告,一开场就是热热闹闹的音乐。

    “小浣熊的干脆面,又出了新口味、烤肉味、香辣香脆的BBQ烤肉味……”

    第三个广告,则让姜九陵眼前一亮。

    “上妆卸妆容易起色斑,用晚霜就好多了,大宝~挺适合我的。

    室外活动,容易受紫外线侵害,用日霜,防晒又护肤,大宝~挺好的。

    要想皮肤好,早晚用大宝……”

    这个广告里几位女生的颜值不错,尤其是第二位出场的女老师,颜值比那些香江女明星都不差。

    记忆里有些熟悉的广告词,让姜九陵心情陡然变得愉快起来。因为这台电视,给他带来了现代化科技社会的熟悉感觉,不像在自己家里,唯一能跟电子产品扯上关系地,就只有墙上的电子时钟。

    广告结束,电视里开始出现了访谈类节目,并且是奥运类访谈。

    四年一届的奥运会是一场全世界的盛会,距离奥运会举办还有两个月时间,现在华夏运动员们正在积极备战奥运。记者分别采访了最有夺金希望的女子游泳队员,和男子乒乓球运动员。

    在谈到对奥运夺金有多大把握时,这些运动员们都微微自信一笑,谦虚说其他国家的选手实力也非常强劲,他们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去比赛,但对是否会夺金,也没有足够把握。

    除了华夏选手,节目里的主持人还谈到了其他国家的夺金种子选手,并且分析这些选手中,谁最有希望卫冕冠军。

    本次华夏体育代表团,将派出接近四百人的队伍,是历年最多的一次。

    谈到各国代表团人数,主持人还列了一个奥组委提供的数据。人数最多的是美国,他们的篮球组成员更是被称为梦之队,“飞人”乔丹和“魔术师”约翰逊这两位传奇球星更会联手征战球场。

    有人数最多,自然也就有人数最少。

    主持人在谈到南暹国时,语气则变得有些惋惜,说本届参赛人数最少的南暹国,只有一位体育代表。

    南暹国?

    听起来像是东南亚那边的国名,但无论历史古称,还是别名都没有叫南暹的。

    不知不觉,数十分钟过去了。

    赵妃子抱着个毛毯依旧不搭理姜九陵,姜九陵则津津有味一直把访谈节目看到结束。

    “我走了。”姜九陵轻声道:“我下次再来看你。”

    赵妃子过了好几秒,才把脸转过来,她的双眼无神地朝着电视机方向,咬着薄薄的嘴唇喃喃张了几次口,最后终于问了一句,“小红……找到了么?”

    小红?

    姜九陵想了半天,才想起她指的是那头三氧化二铁猪,看来是她父亲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

    听她这样问,姜九陵心里美滋滋的,看来赵妃子内心深处还是关心自己的。

    “前几天我一直在找,万幸最后找到了,然后被我换成了钱。”

    姜九陵也问她一个问题,“对了~上次那盘磁带你听了嘛?”

    那盘磁带是赵妃子最想问的问题,只是她拉不面子开口问。她现在已经从父亲那里知道了歌手的名字,但她让父亲去买中岛雪美其它专辑时,她父亲却说买不到。

    赵希说他跑了好几家音像磁带店,中岛美雪的磁带只有一家再卖,但只有一种,就是姜九陵买的那种。

    赵妃子有些不好意思的点点头,小声问姜九陵磁带在哪买的,能不能再去问问还有没有中岛雪美的其它专辑?

    “中岛阿姨的歌好像不多诶。”姜九陵回想那次在百货大楼的场景,中岛阿姨的磁带确实不多。

    “中岛阿姨?”

    赵妃子很奇怪姜九陵的称呼,“她很老嘛?我听她的声音觉得很年轻啊。”

    姜九陵一不小心把后世的昵称说了出来,现在是九十年代,中岛阿姨的年龄应该接近四十。对于其她女人喊阿姨没错,但对于她,喊阿姨确实有些不搭。

    “一点都不老,我看过她海报,美的简直不像话。”姜九陵笑呵呵挠了挠头,打包票道:“找歌这件事包在我身上,除了她的歌,我再找一些别的好听歌曲。”

    中岛阿姨唱过的歌多到姜九陵根本数不清,九十年代又是她创作最巅峰时候。

    所以姜九陵一点儿也不担心找歌这种事。

    ……

    赵希回家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

    他有些疲惫。

    生意上的事情并不顺利,先前妃子出事时候,他丢掉生意在医院足足陪伴了妃子一个多月。直到她彻底脱离危险,赵希才把生意上的事情重新张罗起来。

    他做的是绿茶生意,把吴城特产的碧螺春茶销到喜爱绿茶的日国。

    赵希走的是精品路线,碧螺春茶中最顶级的当然要数洞庭碧螺春,这种茶的历史,早在隋唐时期即负盛名。那时候仰慕华夏文化的日国人,能为了一小罐茶叶六亲不认。

    因为那时候,一罐从华夏传过去的名茶价值,高到可以帮十几号流浪汉买房买地买老婆。

    现代情况当然不一样了,日国一方面自己种了很多茶叶,另一方面全世界都在种茶,茶叶早就不是稀缺产品。

    不过赵希的生意依旧做的风生水起,正宗的洞庭碧螺春只有吴城洞庭一带才产,日国爱茶人士不少,他们又对华夏的精品茗茶情有独钟。

    可是从去年开始,赵希发现日国在高档茶叶这块的消费能力大大下降。

    听日国那边经销商说是因为和美国签了什么协议原因,导致日国经济出现了巨大衰落,那些喜欢喝好茶的成功人士们,很多都被银行追债追的到处跑。

    另一方面,日国喜欢碧螺春的茶客,远没有喜欢乌龙茶和麦茶的多。

    之前耽搁了一个多月生意,等赵希专门收集了一些品级最高的新茶,送给日国那边经销,顺便再谈一谈下半年茶叶供应问题时。

    经销商却告诉他,洞庭碧螺春已经在日国有些卖不动了。

    要继续合作到也不是不可以,洞庭碧螺春的份额要减少一半,普通的碧螺春茶还要把价格压一压。

    那边供应商是合作了很久的生意伙伴,他们倒不是故意为难赵希,而是日国整个高端茶叶市场都在萎缩,华夏所有往那边铺货的茶商,都面临这种情况。

    茶叶采摘时间往往都集中在清明前后,赵希和当地茶农很熟,茶叶这边采摘炒制完毕,那边他就拿钱把茶叶收购下来,然后陆陆续续卖给日国。

    现在有一多半高价收购的茶叶没办法卖到日国挣外汇,就算处理给国内茶商,也很难处理。

    因为日国喝茶和华夏的习惯不一样,他们喜欢把茶叶弄成粉煮着喝。这种茶要比传统茶叶的加工工序多一道,就是在茶炒制完毕后,自然风干几天,再烘培一下。

    即使这些茶叶还没有磨粉,专门为了日国口味炒制的茶叶,国内的茶客们也会觉得“不正宗”。

    生意再不顺,赵希也不会把这种情绪带到家中。

    进门时候,赵希已经换上了和往常一样的笑容,听到外面动静,许阿姨也迎了上来,准备和赵希打声招呼后就回自己家去。

    “妃子睡了嘛?”

    许阿姨点头说刚睡不久,今天妃子没有闹情绪,并且下午时候那个叫姜九陵的小伙子来过一趟。

    “啊~那妃子说了难听话没有?”听到姜九陵来过,赵希难免有些紧张。

    他怕自己不在场,妃子又像前几次一样,说出些比较伤人的话。

    姜九陵脾气好是不错,可他还是个年轻人,脾气再好,要是三番五次在赵妃子这里吃了闭门羹,心里肯定会有芥蒂。

    没有自己在一旁打圆场,万一以后姜九陵被妃子气的不来了呢?

    妃子出院这段时间,她原来班里要好的女同学和老师也来探望过。只是她们来了两次,瞧见妃子一直跟冰块般冷冰冰后,就慢慢变得疏远起来。

    现在好不容易出现了个既懂事,又有耐心的姜九陵,赵希哪里舍得让妃子失去这唯一的朋友?

    “难听的话?”许阿姨笑逐颜开,“瞧你把自家闺女想哪儿去了。”

    “小孩子就算和朋友闹情绪,又能闹得了几天?”

    “今天下午姜九陵陪妃子看了半天电视,我端水果上去时候,还听到他们俩在聊什么歌手。”

    赵希愣住了,“真……真的?”

    “当然是真的。”

    许阿姨觉得主家太大惊小怪了一点,她在农村生活多年,村里又不是没有年轻姑娘家家遭遇意外,然后落下一辈子残疾的。

    刚开始搁谁身上,谁肯定都寻死觅活,觉得以后肯定活不下去了。

    但过一段时间,该过的日子不还得继续过?

    妃子是城里姑娘,闹脾气比农村女孩长一点也正常。刚开始妃子一样把她气的想甩袖子回菜场继续卖菜,现在也不在慢慢变好?

    “太好了,太好了。”赵希激动的不停抖动双手,可又怕自己声音太大,吵醒楼上正在休息的妃子。

    这小子果然有一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