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十一章:重新上学
    章英一直泡在院子里到黑天才舍得走。

    而姜九陵则把里面充当工作间的屋子又收拾了一下,跟章英合力把那辆摩托车推了进去。

    对它内部零件进行清理需要一个干净环境,另外也容易把那些拆下来的零件分门别类摆放整齐。

    首先是它的铝合金外壳,铝合金材料本身就有些不容易挂住漆面。现在这些油漆经过阳光长时间烘晒,已经出现起皮脱落现象,凑近看的话严重影响它的颜值。

    姜九陵准备用砂纸打一遍,再用汽油洗掉重新喷漆。

    重新上漆将是修整工作里最大的一笔开支,毕竟油漆这块一分价钱一分货没办法省,必须用进口的汽车漆才能达到完美效果。

    这也不是一天能搞定的事情,所以姜九陵拆完外壳先放一边,接着开始拆零件。

    现在手里有了一千多块钱,姜九陵也就有了底气。

    为了提高工作效率,他还去五金店买了棘轮快速套筒扳手,用钢材焊了个支架,另外润滑油脂和一些零碎小工具也买了一堆。

    忙到十二点睡觉,第二天八点多时候,姜九陵才不紧不慢的晃到一中。

    ……

    学校七点半上课,姜九陵双手放在被洗到发白的牛仔裤口袋里,八点半才来到校长办公室。

    老校长石凤国看见姜九陵出现,竟然有种松口气的感觉。

    “昨天为什么没来报道?”

    姜九陵提了一串不平等要求,老校长还怕人跑了不来,可见他有多重视姜九陵。

    “不是说学校这边要去调学籍办手续嘛。”姜九陵笑了笑,“而且昨天有点事。”

    “你要知道,一中的整体学习成绩可比二中高了一截。在一中读书可不是件轻松事情,我不求你成绩能名列前茅,至少也要做到不拖班级后腿吧?”

    老校长觉得姜九陵今天似乎没带学习的心思,他忍不住告诫道:“贺彤新老师很欣赏你在工业科学方面的才能,他特意把你要去一班。”

    “一班可是重点升学班,你之前又有几个月没学习,来这里上学后可要打起十二分努力,可不能出现逃课或者迟到的现象。”

    “好的我知道了。”姜九陵心想不逃课才怪,反正以后老校长也不可能天天盯着自己。

    姜九陵打岔道:“对了校长,入学手续办好了嘛?”

    “还有……自行车呢?”

    老校长忍不住翻了翻白眼。

    事实上为了把姜九陵拉到一中,老校长动作快的很。

    学籍昨天上午就转了过来,需要用到的书本和校服也早已准备好。就连自行车也是校长出钱,一班班主任贺老师跑去百货大楼买的。

    还是凤凰牌新款自行车。

    和老校长唠了会儿,贺彤新老师下课后匆匆赶来了。

    “走走走,座位我都帮你选好了。”贺老师拉着姜九陵一副进京赶考的架势,他边走边交代道:“眼下还有一个月就要高考,你不要担心成绩拉下。我已经跟其他几位老师打过招呼,有不懂的地方尽管去问他们。”

    高三一班是重点升学班,这个班里只有四十来位学生。

    章英在四班,她那平平无奇的成绩当然不会被分到重点班。

    先是跟贺老师去办公室领了课本和校服,饭卡还没拿到手,就被贺老师急匆匆拉到教室,说吃饭哪有学习重要,先去上课再说。

    第二节是语文课。

    贺老师赶在上课铃响的档口把姜九陵带到了教室。

    语文老师是一位上了年龄的女性,脸上带着教师特有的严肃,看见班主任领着一位面生的学生敲门,她也只是微微点头不苟言笑。

    青绿色油漆木门,水泥地白吊顶,六扇窗户。这间教室比姜九陵想象的要好一些,照明有那种长长的白色电棒灯管,吊顶上还有三个吊扇在慢慢转着。

    到底是重点班,还舍得给学生开电扇。

    讲台下面坐着一圈和姜九陵差不多大的男那女女,现在这些人正齐刷刷地把目光打过来,满是好奇地看住姜九陵。

    “咳咳~”贺老师走上讲台,清了清嗓子后对学生们介绍道:“这位是新来的姜九陵同学,以后他就是我们一班的学生了。”

    “现在让我们用掌声欢迎新同学。”

    下面响起一阵不算热烈,但也不算敷衍的掌声。男同学们的目光大多是好奇,女生们则是审视。

    十七岁,一米八的个头,已经让姜九陵比同龄学生平均身高高出一截。

    衣服虽然陈旧,但洗的很干净。

    肌肤很白,五官帅气。

    前两天姜九陵还特意去剪了一次头发,不是现在男生普遍流行的那种小平头,或是香江电影里流行的那种中分。而是后世在年轻人里很流行的偏分。

    这种发型看似和香江电影里的中分类似,但偏分更适合年轻人,尤其是那种长得帅身材又好的年轻人。

    等掌声落下时,姜九陵潇洒走上讲台,他微微一笑,从粉笔盒里抽出一根粉笔,“各位同学好,我把我的名字写一遍吧,这样大家也能知道是那几个字。”

    姜九陵三个字写完,已经有几位女学生眼前一亮。

    姜九陵在知识产权局当了几年的小领导,写字水平当然高出这些年轻学生一大截,已经隐约带了些属于自己的艺术风格。

    更何况姜九陵这三个字,经常要签到重要文件上。

    男学生们好多都在暗暗腹诽,心想这家伙一定是故意来秀字的。女生们第一印象则普遍抱有好感,这个男生不仅长得帅,而且落落大方,字又写的好。

    “好了好了,大家赶紧上课。”贺老师的眼里只有学习,他给姜九陵指了指第三排的一个空位。

    那个空位上坐着一位身穿校服的女生,看起来很文静。

    临走前,贺老师悄悄交代道:“你的同桌叫许雯,她的成绩在班里一直名列前茅,学习上有不懂的地方也可以请教她。”

    “让您费心了。”姜九陵也悄悄感谢了一句。

    到底是重点升学班,姜九陵落座后不久,班里又恢复了安静的上课氛围。就连姜九陵一旁的同桌,也只是最开始冲他点了一下头。

    姜九陵看了下同桌课本,现在老师讲的是的苏轼《石钟山记》。

    距离高考只有数月,课本早已学完,现在都是在复习以前学过的内容。许雯课桌上不仅摆着高三的课本,姜九陵还注意到靠墙角的一摞书里还有高一高二的课本。

    《石钟山记》是篇文言文,姜九陵印象中不确定自己学没学过,毕竟时间太久了。

    上面字都认识,只是读起来很绕口……

    快速把语文翻了翻,发现整本书不是文言文就是记叙文,或者议论文。这些文章光是看得懂没用,考试有一半都是考的背诵功夫。

    罢了罢了,姜九陵决定把语文这门课放到最后。

    姜九陵拿起了数学。

    比起语文,数学这门课姜九陵的把握更大一些,因为它考的是学生解题能力。

    同桌许雯朝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又转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