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四十章:这叫技术
    翌日。

    姜九陵没去学校报到,章英也没去。

    那两名蟊贼竹筒倒豆子交代了全部事情经过,姜九陵去要赔偿,章英去讲述抓他们的经过。怎么处理这两人章英不管,她只要派出所这边把事情报给学校,要是有什么见义勇为的奖励就更好了。

    忙了快一天,负责这事的警员听说红猪关系到学费,赶紧加快处理,不仅当天就把剩下的一千四百多还给了姜九陵,那辆摩托车也在傍晚的时候被过户过来做为赔偿。

    “你会骑摩托车嘛?”章英眼巴巴望着这辆黑色摩托车。

    这辆铃木摩托看上去远比晚上帅气,流线型的车身,车漆虽然老化,不过外壳的原装度很不错,也没有擦碰留下的痕迹。

    “我当然会骑啊。”姜九陵心说我连船都会开,“但骑摩托车最好先弄个驾照,只是我还没成年。”

    九十年代的摩托车驾照非常好考,好考到只要骑着自己的摩托车在考官面前转几圈,证明自己技术不错就行,通常不要半天时间,不过这个年代大部分人都没有考摩托车驾照的思想。

    当然姜九陵目前也没有考驾照的需求,他准备把这辆摩托车整一整然后卖个好价钱。

    章英不关心驾照,她有些不置信道:“你怎么会骑摩托车,我可没看你骑过。”

    姜九陵说之前研究如何制作战车时,特意研究过摩托车的链条传动结构,也试着骑过摩托车,非常简单的。

    确实很简单。

    这辆GSX250定位是一辆休闲路跑,从车把高度到座位设计,都对骑行舒适度做了很大倾斜,所以骑着它并用趴在上面。

    姜九陵跨上摩托车,研究了一番档位后直接发动摩托。

    都不用姜九陵打招呼,章英就抬起修长的右腿跨上后座。

    伴着轻微的发动机异响,这辆黑色摩托车在公路上轰鸣前进。

    感受吹拂过的凉风,章英兴奋地不停催促姜九陵,“快点,再快点,上70码。”

    姜九陵不为所动的喊道:“没有头盔啊大姐。”

    “你教我骑,我带你体验什么叫速度。”

    “算了吧大姐。”这句话姜九陵放在心里说的,章英不懂摩托车的危险性,他却见过不少例子。再说这辆摩托车的性能还没有彻底了解,老老实实40码骑回家吧。

    这一路,外形炫酷的摩托车,和后座上神采飞扬的女孩,就像一块磁石牢牢吸引住路人的目光。

    等姜九陵把摩托车安稳骑回狮子巷时,章英脸颊上露出罕有的红晕。这不仅仅是刚刚体验到速度与机车的魅力,还有路人的目光。

    章英刚下车就拍着胸口表示,“我有钱一定买一辆摩托车。”

    “要不……要不你这辆车卖给我?”章英理了理被风吹到有些凌乱的发梢,有些不好意思道:“只是我现在钱不够,还得攒两个月。”

    章英知道姜九陵现在还剩一千四百多块的家底儿,那么接下来姜九陵去上学的话学费最多花个两三百,暑假两个月不用花什么钱。等暑假过后大学开学,她正好能把摩托车的钱攒下来,不耽误姜九陵报名。

    姜九陵看得出章英是真心喜欢摩托车,所以无所谓地挥了挥手说道:“没问题,咱俩谁跟谁。”

    “正好趁着这段时间,我把这辆摩托车整一整。”

    然后姜九陵想了想,说道:“我先去商店买几只牙膏。”

    “咱们好端端聊着摩托车,你突然买哪门子的牙膏?”章英一脸的莫名其妙,再说这傍晚也不到刷牙时候吧。

    “我不是说把摩托车整一整嘛,就先从这不够亮的大灯开始。”

    “那跟牙膏有什么关系?”章英更莫名其妙了。

    姜九陵不太好跟她解释这里面的关系,正好路口就有个商店,他拽着章英去买了整整十只最便宜的两面针牙膏。

    牙膏买好,姜九陵又找了几张用剩下的砂纸、电磨,棉花,还有一块棉布。

    在章英费解的目光中,姜九陵弄了盆清水到摩托车跟前,把前面的大灯和转向灯打湿后,直接用砂纸轻轻擦拭。

    这辆摩托车的大灯外表已经氧化变黄,姜九陵用800目的砂纸擦拭了几分钟,本来就黄蒙蒙的外表变得更模糊了,连里面灯泡都看不见。

    章英在一旁心疼到眉头都皱了起来,这车以后很可能就是她的,可被姜九陵这么一整……

    姜九陵呵呵一笑,“知道大灯为什么会变黄嘛?”

    章英当然不知道。

    “简单来说就是这辆车放在太阳下面太久,大灯外壳被晒到氧化了。”

    “当然这和玻璃的材质也有关,一般大灯玻璃都是硅酸盐玻璃。不仅仅是日光,在骑行过程中,大灯玻璃会与空气中的尘埃颗粒发生碰撞摩擦,日积月累下来,玻璃表面就会留下肉眼很难看见的划痕花纹。”

    “想要修复它并不难,只需将表面这层划痕和氧化打磨掉就行。”

    章英觉得自己在听天书,尘埃也会磨花玻璃?

    她不信。

    姜九陵用棉布沾着清水擦了擦,指着大灯问道:“你看它是不是变得白了?”

    章英低着头凑上去,发现原本那层黄蒙蒙的东西确实被砂纸磨干净了。可它依旧白蒙蒙,连里面灯泡都看不见。

    姜九陵换上了电磨。

    他把潮湿的棉布用电磨头夹紧缠绕,接着拆开一管牙膏均匀涂抹在大灯玻璃上。电磨有三个档位,开着最低档,在章英多次欲言又止的眼神中,神奇一幕发生了。

    原本白蒙蒙的玻璃表面,在棉布与牙膏的旋转打磨下,竟然逐渐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白蒙蒙的一层模糊就像是玻璃的水雾。

    一边打磨一边用清水擦洗,最后停掉电磨改用棉花沾牙膏手动擦拭。

    在用掉了两管牙膏后,一旁的章英已经把小嘴张成了O型,看向姜九陵的眼神已经从最初的怀疑和想打人,变成神奇和敬仰。

    大灯玻璃仿佛变成了新的,透过明亮剔透的玻璃,章英可以看清内部灯泡的每一个细节。

    昨天他师兄韩游还说过换这种进口摩托车的大灯非常贵,现在姜九陵用了不到四块钱的牙膏就让它焕然一新?

    “你……你是怎么做到的。”

    “科学方法。”姜九陵笑的很得意,“牙膏里其实含有很多极其细小的颗粒,这些颗粒和研磨膏的效果类似。”

    “反正你知道牙膏能抛光就行了。”

    启动摩托车打开大灯,即使天色还未变黑,两束笔直的大灯光线也照得人眼睛无法直视。

    “服了,你是我哥。”章英竖起大拇指,恨不能抱住姜九陵摇晃一番。

    她觉得自己这十来年的书都读到了拳头上,而姜九陵读书都读到了脑子里。

    以往她觉得姜九陵整天就知道捣鼓一些零件线路什么的,还看见他捧着英文期刊和英文词典,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别提多傻气了。

    现在看来真正傻气的是她。

    “那剩下的牙膏呢,你准备干什么?”章英看着纸盒里还有八只牙膏,不由变得期待起来。

    姜九陵挨个指了指摩托车外面的金属车把、油箱盖、还有铝尾与轮毂道:“这些金属件都可以打磨到锃亮锃亮,能亮到当镜子用。”

    “下一步就是把外壳拆掉重新喷漆,最后把里面的机械零件清理一遍。”

    “你……还会喷漆?”

    “我当然会,我会的东西多着呢。”姜九陵得意极了,他终于在章英这里连搬好几局,重新找回了男人自信。

    他的喷漆技术可是用各种模型日积月累练出来的,别说最简单的喷漆,就算是高达模型喷漆做旧、船模的金属锈色、航模的镜面喷漆都不在话下。

    保证能让章英眼睛都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