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三十八章:你知不知道这是学费
    他嘴里的皮匠,当然不是寻常街头那种给人缝缝补补,靠手艺为生的皮匠。

    皮匠一词,最早出现于【周礼.考工记】。“功皮之工,函,鲍,韗,韦,裘。”后人注释说:“功皮之工五,函人为甲,鲍人治皮,韗人为鼓,韦氏,裘为阕。”

    古人在没有掌握规模化饲养金属种技术时,特设【皮匠】一职,专门负责搜寻和处理序数26:铁壳猪,以及铁壳猪类的变种金属种。

    在古代,一名皮匠的背后,往往有一片属于自己的猎场,和依附自己的铁匠铺子。

    一名皮匠的背后最少有十几人要依附他为生,是古代少有的富裕阶层。

    到了现代,人们已经掌握了大规模饲养序数26:铁壳猪的技术,并且可以机械化流水线的对铁壳猪进行处理,从中提取大量的铁金属。

    但古代的一些称谓却依然被保留了下来,并且被发扬光大。

    因为现代虽然掌握了铁壳猪的大规模饲养技术,和一些常见金属种的规模养殖技术。

    可依旧还有很多很多的金属种无法被养殖,只能依靠那些专门训练过的职业人员,手持非凡兵器,去猎杀它们,满足人们的金属需求。

    皮匠称谓到了现在,已经被重新定义。

    他不再是古代负责搜寻和处理铁壳猪的职业,而是手持低等级非凡武器的金属种猎杀人员,社会地位虽然没有非凡工程师高,但远比其他职业高出很多。

    关于皮匠、以及皮匠之上的放牧人,游猎者等等,姜九陵在金属种类书籍里也看到过。

    只是这些职业者一般都活跃在盛产金属种的矿区附近,这两个蟊贼又是怎么跟他们搭上线的?

    用章英的话来说,打一顿就知道了。

    实事还没等章英动手,这两个蟊贼就稀里哗啦全交代了。

    ……

    兄弟俩一个叫潘河一个潘湖,潘湖是哥哥。

    和她师兄韩游猜想的一样,这两个蟊贼就是活跃在农经站附近的二道贩子之一。

    比起其他二道贩子,这兄弟俩的手脚要明显不干净许多。

    那日他们见姜九陵在农经站四处张望,还盯着收购牌的价格看上半天,他们就猜到姜九陵家里一定有铁壳猪需要出手。

    他们看姜九陵脸生,又不太懂这里的圈圈道道。顿时就打起了无本买卖的主意,反正这事他们也不是第一次做。

    白天骑着摩托车悄悄跟着姜九陵到狮子巷,晚上趁着夜深人静把那头红猪弄走。

    兄弟俩的一套操作堪称行云流水,从骑摩托车跟踪,到把猪弄走,熟练到硬是没有惊动任何一人。

    他们以为是黑皮的铁壳猪,没想到是一头价格更高昂的“红猪”。

    兄弟俩喜出望外,他们先前都是把铁壳猪处理给吴城的一家钢筋工厂。这家工厂只做钢筋这一种金属生意,处理给他们的价格,要鞍山那边钢厂价格便宜一些,但却不用来回奔波几百公里。

    这家钢筋工厂有两个老板,其中一个老板就拥有【皮匠】头衔,这头红猪也直接卖给了他,而不是原先钢筋厂的采购员。

    章英咬着贝齿问道:“卖了多少钱?”

    “四……四千整。”被踩在地上的潘湖一边喊痛,一边告饶般竖起四根手指头。

    “钱呢?”

    “钱……”被按在地上的两兄弟互相看了一眼,似乎在衡量到底要钱还是要命。

    钱他们当然拿到了,对方虽然架子很大,可看见那头红猪的品相后给钱相当痛快,当场就喊来会计点了四千块钱。这钱他们拿到手,花天酒地整整两天才醉醺醺回家。

    消费了七八百,兄弟俩又各自添了些手表皮带之类的骚包物件,现在兜里只剩不到一千五。

    听到只剩不到一千五,章英拽着头发将潘湖从地上提起,摔口袋一样又往身后的五十铃卡车车头一惯。

    “哐当~”一声响,卡车车皮直接被砸了一个巴掌大的凹陷。

    还没等到他哀嚎出声,章英又一手肘打了上去。

    姜九陵本来看得津津有味,章英动起手来又推又砸又踹,动静大归大,却都没往要害上招呼。不过看着看着姜九陵就觉得不对劲了,她似乎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如果不是姜九陵和韩游两人拦着,暴怒的章英已经准备对地上的另外一个下手,“我让你敢把钱花掉,你知不知道这是我朋友的学费?”

    “这笔钱你们要吐不出来,我把你们腿都打断。”

    另一个魂都被吓飞了。

    眼前这哪里是什么娇滴滴的小女生,分明就是一只比稀有金属种还残暴的人形“暴龙”。

    躺在地上的潘河连连哭喊着要还钱,说砸锅卖铁也要把钱凑出来。

    “先等等~”

    韩游制止了对方的嘴上保证,他居高临下道:“不要说那些没用的,这钱你打算用什么还?”

    韩游对这些人很了解,现在他们迫于形势,嘴上说什么都是张口就来。

    别说让他们还钱,就算让他们去扛枪上战场都能把胸脯拍的震天响。

    一旦过了这茬,再想找他们要钱,比要命还难。

    也别看他们家底又有卡车又有什么摩托车,说不定都是充面子,背后说不准要倒欠别人多少钱才买下这些东西。

    “我去借,我在外面有很多朋友。”潘河眼珠子一转,张口飞快道:“晚上我才跟一帮兄弟喝完酒,都是我多少年的好兄弟,找他们借个三两千不难。”

    他这番鬼话根本哄不住韩游,就连一旁的章英都懒得听他掰扯。

    章英蹲下来揪住他的头发,冷笑道:“别想拿你的狗屁兄弟来吓住我们,你们俩要是算上得了台面的人物,也不至于连我的师兄都不认得。”

    “我看你身后这辆汽车还值几个钱,干脆把车卖了赔给我们。”

    一听到要卖他汽车,别说潘河叫喊着不干,就连一旁在地上装死的哥哥潘湖也睁开了眼,一副想喊又不敢喊的架势。

    “要……要不把那辆摩托车抵了行不行?就是前几天骑着跟踪的那辆。”潘河唯唯诺诺道:“那辆摩托车和这辆汽车一样,都是日国牌子。”

    “摩托车我们买不到一年时间,当初花了四千多。现在就算要卖,也……也能卖个三千左右,加上剩下的一千四百多,都还给你们。”

    “什么牌子的摩托车?”韩游漫不经心问道。

    对方主动提出拿摩托车抵,那这辆摩托车多半没他嘴上说的那么值钱。

    但现在的情况有些复杂,他们把红猪卖给了一位皮匠。就算他们拿出四千块想去把红猪换回来,也要看人家乐不乐意。

    人家不乐意,韩游和章英在没有父辈出面情况下,只能干瞪眼。

    韩游现在能帮地,就是把这两人卖红猪的钱要回来。反正姜九陵最初也是打算把红猪卖掉,钱要回来的话就不算亏。

    “铃木摩托车,就是那种香江电影里经常出现的黑色街跑摩托车。”

    “型……型号应该是GSX2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