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三十七章:卖给皮匠?
    听到那两个蟊贼消息,姜九陵顿时来了精神,“什么情况?

    “他们八点这样回来的。”章英呵呵一笑,“我不是让一个同学去他们家附近转悠了嘛,他八点准备去一趟就回来睡觉。”

    “结果刚到路口就看见那辆货车跑回来了,兄弟俩都坐在车里,而车厢上是空的。”

    “正好今晚我去把他们一网打尽。”

    “我和你一起去。”起床前姜九陵看了眼墙上的时钟,现在是深夜十一点,他已经做好明天上午逃课的打算。

    章英不干,她觉得姜九陵跟去只会累赘,但这一次姜九陵非常坚持。

    “好吧好吧~”

    “那你可别添乱,他们要敢反抗,你站在一旁看戏就成。”章英不再坚持,姜九陵如果也在场,说不准还可以把自己英勇事迹给写成作文,他成绩不错,作文应该写的也不错。

    章英并不准备只带着姜九陵一个人去,两人出门时,前几天来帮姜九陵找线索的那位韩游师兄也出现了。

    姜九陵看他们都两手空空,有心想把院子里那根用来赶猪的木棍带着,可又怕被两人笑话。

    算,连章英一位女孩子都不怕,他还怕个啥。

    出了大门,巷口里停着两辆自行车。

    姜九陵本来应该做韩游那辆自行车,但他那辆自行车明显被魔改过,大杠自行车的后面焊了两个用来装东西的铁篮子,看样子是方便去菜市场买菜。

    章英那辆自行车是女士的,姜九陵说要不我骑车带你吧。

    章英跨座在自行车上,“哪那么多话,赶紧上车。”

    姜九陵乖乖上车了,晚上没怎么吃饱,这会儿还真没有太多力气去踩自行车。

    ……

    夜色如同一头漆黑的怪兽,悄无声息地注视着苍穹下的大地。

    夜色下,韩游的自行车前绑了个手电在前面带路,章英把行车骑的飞快。

    姜九陵有些难受了。

    姜九陵当然不可能像个女生样,侧坐在自行车后,他肯定跨座在上。

    但章英把自行车骑的飞快,出了主干道后又没有路灯,不仅自行车在路上颠簸来颠簸去,姜九陵还没有放脚的地方。

    姜九陵不由开始怀念起自己那辆奔驰G65,原来自己一直嫌弃他底盘太硬油耗又高来着。

    哪怕是那辆平日里上下班才开的低调型大众CC,也比现在舒适一百倍。

    姜九陵能吃苦,但有条件时候他也是个享乐主义者。

    现在这时候,别说有辆汽车,哪怕有辆电瓶车都是好的啊!

    “前面到小路,坐稳了。”章英闲庭信步地提醒了姜九陵一声。

    话音刚落,从大路拐下去的自行车就蹦跶一下。

    正在神游天外的姜九陵哪里反应的过来,被惯性一带的同时,赶紧下意识双手抓住前面。

    前面当然是章英……

    双手的触感有些不对,已经明白过来抓住什么的姜九陵,立刻觉得大事不妙,赶紧抽回双手并且急中生智打岔道:“啊哈~路况好差,那个……应该快到了吧。”

    章英怒嗔道:“再乱动把你丢下去。”

    姜九陵闭口不言,还好还好,她只是言语上的回应。

    只要不动手,什么都好说。

    这段小路没有持续太久,两辆自行车的前方就迎来了“曙光”。

    前面是一条马路,这会儿路上虽没有路灯,但两旁的联排平方商铺里有的没有熄灯。

    韩游关了手电把自行车靠在了路边,等章英和姜九陵靠近后,他低声交代道:“待会儿你俩尽量少说话,这事交给我就行了。”

    章英不可置否的嗯了一声,多半没听进去。

    韩游也没多言,放好自行车后他就若无其事的带着两人走到街上。

    这个点,这条不算繁华的城乡结合处街道已经很是清冷。只能在最远处看见一个露天的烧烤摊子,似乎还没歇业。

    那两兄弟家就住在街道后面,那辆卡车就停在街上,并且没有悬挂车牌。

    就着路灯上前一看,姜九陵不由有些惊奇。因为眼前这辆蓝色卡车,竟然是进口版的五十铃。纵然它看上去已经很老,车斗上也有多处掉漆。但能开上进口卡车,这俩兄弟看来混的挺不错。

    “ISUZU?”章英不认识这个车牌,她疑惑地把英文字母拼写一遍。

    她师兄韩游显然也认得这个牌子,韩游正想爬上车斗检查一番,忽然像是感应到了什么,他和章英瞬间转身。

    昏暗的街道上,两名身穿咖啡色夹克的身影正朝着这边靠近。

    “你们干什么?”其中一人脚步加快,边走边呵斥道:“在我的车前面转来转去,是不是想偷车?”

    “偷车?”他旁边的男子跳脚道:“吗地借你们十个胆,敢动我的东西?”

    这两人似乎喝了酒准备回家,走路步伐发飘。

    也正可能是喝多了酒,所以眼睛看人就有些不清楚。他们一阵小跑过来后,其中一位抬腿就想往韩游身上踢。

    他差点就成功了,如果抬腿速度再快十几倍的话。

    章英速度快到姜九陵根本看不清,就一个高路弹腿踢把他劈在地上一动不动。那“啪嗒”砸人声响,把姜九陵都吓一跳。

    她师兄韩游又一巴掌把另外一个拍在了地上。

    章英笑眯眯地蹲了下来,给这两人盲目的勇气献上掌声,“很好。”

    “抓你们两人得来不费工夫。”

    趁这两人还在蒙圈时,姜九陵上前仔细看了看他两模样,不确定那天是否在农金站看见过,但两人确实有一丝眼熟。

    章英又重新站了起来,她声音变得冰冷了,“你们几天前是不是去过狮子巷,还偷了一头红猪?”

    两人艰难抬头,瞧见竟然是一位身形高挑的女生在审问自己,不由傻眼。

    “你们是谁,知不知道我……”

    “啊!”

    年长那位的狠话没有放出来,就被章英一脚踩了回去,“我只给你五秒钟,不说就把你骨头踩断。”

    章英似乎使了很大力气,对方坚持不到两秒就哀嚎道:“我说我说,是我们干的。”

    “那头红猪呢?”

    “卖……卖了。”

    “我不管你卖给谁,我要你们其中一个人,在早上之前把那头红猪重新弄回来。”章英一字一句说道:“如果你觉得我一个女人说话不够分量,那就打听打听,狮子巷的章家。”

    “敢在狮子巷偷东西,你们是这十多年来的第一个。”

    这两兄弟明显不知道什么章家李家,但他们知道这姑娘,和身旁那个让人麻头皮的男人绝对不好惹。

    “要……要不回来啊。”

    年轻那位叫屈道:“我们把红猪卖给了一位皮匠,皮…皮匠的东西谁……谁敢要?”

    他的声音里带了些恐惧,恐惧来源并不是因为疼痛,而是来源【皮匠】这两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