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三十二章:与音乐相伴
    保卫科人员站在门口,脑袋像雷达一样在学生中扫来扫去。

    他记得前天那位少年的样子。

    衣服很旧,长的白白净净,偏偏个头还很高。这种很容易讨女生喜欢的长相,保卫科人员怎会记不住?

    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大门口都快被拦了一个班的学生,还没见到那位少年影子。

    “估计不会来了吧。”他这样想。

    外来人员想要混进学校,最容易的时候就是趁着上学时间混在学生中。

    过了这个点,学校大门紧闭只留传达室一个小门,哪怕是本校学生想要进出都不容易,又何况是外来人员?

    果然,一直到校园内开始打铃,保卫科人员也没发现什么可疑的身影。

    接着他被校长一个电话叫了过去。

    老校长叫石凤国,他担任一中校长已经有数十个年头,还是第一次遇到口气那么大的学生。

    得知那小子上午没出现,老校长嘀咕了一句还算这小子有自知之明。

    他不知道,姜九陵上午没来的原因是他还在睡觉……

    ……

    门桥街,围棋巷。

    今天天气不错,赵妃子的父亲赵希起床时,负责照顾赵妃子的许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

    赵希的卧室也在二楼,他经过女儿卧室门口时,听到里面有隐约的歌声传来。

    他下意识以为妃子又在听歌,这两天妃子翻来覆去把那盘磁带听了几十遍。

    但是他步伐刚刚迈开又停下了,赵希觉得这声音不对。

    那位叫中岛雪美的女歌手声音,他这两天已经听的很熟悉,现在屋子的声音要比中岛雪美的稚嫩许多。

    房间里只有妃子一人,是谁在唱歌已经不言而喻。

    赵希忽然有种想落泪的感觉,如果不是怕吓到妃子,此刻他真想放声大吼一嗓。出事后妃子一直沉默寡言,原本活泼可爱的她,有时候坐在房间里一整天都不愿意说话。

    赵希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现在妃子能逐渐放开心里,愿意去找到一个新的,不用眼睛观察就能参与到其中的爱好,他如何能不激动?

    赵希一直在客厅站了接近十分钟,直到许阿姨端着餐盘前来送餐才被打断。

    赵希做了个嘘声的手势,从她手里接过餐盘。

    敲开妃子的房门,把早餐放在写字桌上。经过这几个月的摸索和习惯,赵妃子已经可以不用别人帮助,自己摸到写字桌旁边用餐。

    早餐是她喜欢的馄饨和茶叶蛋,赵希坐在一旁轻轻揉碎蛋壳,帮她剥鸡蛋。

    “哎呀哎呀~”赵希装出有些奇怪的样子,扭头对着窗外空气道:“这姜九陵怎么回事,自从上次送完磁带后都两天没来了。”

    赵妃子正用小勺挑起一个馄饨,刚想送到嘴边就被父亲的话音给挡了下来。她哼了一声,有些不悦,“让他来干嘛?”

    “他那么坏,不来才好。”

    “这小子是不够意思。”赵希顺着妃子的话说道:“前几天我看他一趟一趟的来,还想着他能每天都坚持来看你呢。”

    “等我下次看到他,得好好跟他说道说道。”

    赵妃子没有接话,把馄饨送入口中时,汤汁微微有些撒了出来,和拿不稳勺子的孩子一样。

    这种在以前从没发生过的事,现在却变得习以为常。

    如果没有放弃生活的决心,就只有向生活妥协,学会习惯。

    习惯看不见阳光的日子,习惯没有朋友的生活。

    或许以后与自己相伴一生的就只有音乐吧。

    想到音乐,她很自然的就转过身去摸收音机。收音机并不只有播放磁带这一种功能,它还能通过调频收到几个电台频道。

    “是听评书嘛,我帮你调。”赵希把剥好的鸡蛋递到她手中,然后擦了擦手,去调单老师的电台评书。

    收音机的旋钮是两个机械旋钮,用来观察频道的是一条带了红杠的白线,在白线两边刻有从55到100的频道数字。

    FM90.9。

    这是隔壁尚海市电台的频道,他们每天早晚都会播放单老师的评书,现在已经放到了《三侠剑》的第五十八回。

    听说光是三侠剑这段评书就有整整四百回,赵希还在音像店看到过单老师的评书磁带合集,整整占了一面墙的磁带全是他的评书。

    听到单老师熟悉独特的嗓音,赵希正想收回手,赵妃子却说杂音太重,让他再调一调。

    “没有啊?”赵希一点杂音也听不出来,并且频道也是对的。

    “要调下面的那个微调旋钮。”赵妃子自己摸到旋钮,细细调了片刻,才满意地重新拿起勺子。

    赵希心想不是跟刚才一样嘛,既没有杂音,也没有觉得声音变清晰。

    “对了爸爸,你昨天带回来的两盒磁带真的是歌嘛?”

    “那两个日国男歌手唱的比猪哼哼声还难听。”

    “姜九陵家的那头红猪嘛?”赵希呵呵大笑,以前妃子和姜九陵他们经常聚在一起,姜九陵家也是他们聚会地点之一。那头红猪赵希虽然没见过,但原来听妃子提起过不知多少次。

    赵妃子哼了一下,“你老提他干嘛?”

    “因为他会选歌啊。”赵希三番五次提姜九陵当然是有目地的,“你老爸我要说和人做生意打交道那没问题,可在音乐这块,我根本听不出好赖。”

    “也不知道他那盘磁带哪买的。”

    “我去百货大楼问了人家说没有,好不容易跑到一家店面很大的磁带的店,结果就找到了这两盘猪哼哼一样的歌。”

    “他肯定是瞎猫碰上死耗子。”

    “不知道呢。”赵希叹了声气,“我本来想问问他,结果他两天没来。”

    “说不准他这两天在找那头红猪。”

    “那天临走时我看他脸色不好,本来还以为是被你气的。结果他告诉我家里那头猪丢了,然后就两天没看见人。”

    赵妃子忽然紧张起来,“啊~小红怎么了?”

    赵希很满意妃子的反应,小声道:“可能是跑丢了,那天他不愿意多说,我也就没多问。”

    赵妃子真有些急了,她不想见到姜九陵,并不真的表示有多恨他。

    除了埋怨住院时候没来探望她,剩下更多只是在逃避以往熟悉的一切而已。偏偏姜九陵,是她以往最熟悉的朋友之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赵妃子不停念叨,“小红他上高一就开始养了,这是他以后的学费。”

    “小红要是找不到,他就没钱上大学。”

    “这可怎么办?”

    果然我家妃子是最善良的,赵希觉得今天是妃子出院到现在,两人交流最多的一天,这让他笑的眼角都挤出了皱纹。

    强忍着笑不发出声音,不过下一秒赵希就笑不出来了。

    提起上学,赵希才想到连同妃子在内的三人都已经被学校做了开除处理,只是这事没有告诉妃子。

    医生告诫过他妃子的情绪不能有太大波动,赵希安慰道:“说不准红猪已经找到了,你原来不是常夸它很聪明嘛,可能它自己就会找到家。”

    “姜九陵肯定会再来的,到时候我们问一问情况。”

    “如果他真有困难,学费这事我替他解决。”

    赵妃子轻轻咬了咬勺子,没有说话。

    了解她的赵希心中又是一喜,妃子这是默认下一次不赶姜九陵走。

    看来姜九陵再来时,他得提前交代一番,让他配合自己说过的几个谎言,尤其他们三人被开除这点千万不能说。

    “他……还会再来吗?”赵妃子低着头,像是在问自己。

    ……

    姜九陵又是一觉睡到中午。

    他一直忙碌到清晨六点,才放下手中活儿睡觉。

    很累,看了眼墙上的时钟,才睡了不到六小时。

    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经过两天废寝忘食的工作,他已经在计划时间内完成了草图上的那件作品。

    洗漱完毕,去街口吃了碗面,又花两毛钱从路口商店那里买了个装肥皂的大纸箱,和几节一号电池备用。

    趁着一中下午开门前,姜九陵把自己的作品外观稍稍做了些美化,又调试一番确定没有问题。

    下午两点,姜九陵带着装了作品的纸箱出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