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九章:怀疑对象
    花在草图上的时间并不长。

    因为现阶段姜九陵拥有的零件非常少,草图并不需要做到太详细,一些细节方面心中有数就行。

    接下来就是二十一世纪的领先知识理念,对这些零件的再创新。

    零件少,能用来加工的工具就更少,唯一一把能接电的就是电磨。

    这当然不够。

    不过记忆里离狮子巷外面街道不远的地方就有一家五金加工店,那里有切割机、电焊机,还有一台稍微能和加工扯上关系的摇臂钻床。

    姜九陵和那家五金店的老板还算熟悉,如果有需要更进一步加工的地方,给加工店老板带包烟就行。

    画完草图,姜九陵就动手把这件屋子收拾了一遍,把认为不需要的老旧家具、一些零碎破烂等等都清理出去。

    扫完地再洒一遍水,一件干净整洁的工作室就新鲜出炉。

    接着动手拆卸赤红电弧号战车。

    这架战车的内部结构已经彻底损毁,里面零件已经没有保留必要。拆完把车架校正过来,再把壳子盖上留作纪念就行。

    “我晕,这电机是从鼓风机上拆下来的吧,36V要用什么电池带动它?”动手拆车时,姜九陵一边拆卸,一边忍不住嘀咕,“电子调速装置也没有?”

    “电机齿轮组的固定方式,竟然不是法兰轴承,只是一个简单的铜套?”

    “转向结构也不带万向节?”

    “等等,这个气动伸缩杆里怎么加的是黄油?”

    “……”说到这里,姜九陵自觉闭嘴了。

    这是“神车”,还是他曾经打造出来的。再埋汰下去,也是埋汰的自己。

    整理好所有需要的零件,姜九陵先按照草图上的底盘结构,把底盘的支架给打造出来。

    鉴于材料太少,姜九陵只能用唯一一把电磨,从赤红电弧的车架上切掉多余的部分。

    220V的电磨接通电源开始工作时,顿时火星四溅。

    火星和刺耳切割声,和手上电磨传来的震动,这种久违熟悉感,让姜九陵不由回忆起自己大四的那段岁月。

    大四学生都要实习。

    姜九陵当初的实习单位,是华联重科旗下位于燕京的星高高精制造公司。

    华联重科的地位不用多说,它在世界工业制造领域里都有一席之地。而它旗下的星高高精制造公司,更是华联重科家族中,最不可或缺的一家子公司。几乎旗下产品中所有涉及高精度的零部件,都由这里制造。

    也是在这里,姜九陵见到了工业加工领域中,几乎所有的加工设备。

    姜九陵是凭关系进去的,他当时的岗位是材料性能检验员,工作任务相对自由,主要任务就是对各种材料进行破坏性试验,并详细记录下试验数据。

    比如现在的切割打磨金属,当初姜九陵就干过无数次。

    不过在公司里它有个相对高大上的名字,叫【耐磨试验】。

    当初姜九陵在试验机上,用两块涂有特殊涂层的金属互相挤压旋转,从润滑油摩完直冒烟,再到火花四溅,不把各自金属涂层磨到彻底报废不算完。

    最有意思的是磨到彻底报废后,这两个零件反而彻彻底底的粘合在了一起,比电焊焊接都要牢固。

    “嘿~你在干什么?”

    突兀从背后传来的一声呼唤,差点让正处于回忆中的姜九陵,吓到把手中电磨丢掉。

    心有余悸的一转头,姜九陵发现竟然是章英站在了自己身后。

    关掉电磨,姜九陵没好气道:“我说大姐你不会敲门么,刚才被你吓的差点以为是鬼。”

    “我敲了半天也没人理好不好?”章英冲姜九陵挑了一下弯月般的绣眉,“正好你的大门又没锁,一进院子就听见里面嗡嗡响。”

    可能是送走谢冬后,自己忘了把大门栓上,蹲在地上的姜九陵正准备站起来,结果转头时目光稍稍停顿了片刻。

    现在是五月,白天气温已经暖和到可以穿一件单衣或短袖。

    章英今天就穿了件比较修身的白色带纽扣衬衫,从姜九陵这个角度往上看去,刚好可以看见她衬衫下面的小蛮腰。

    从衬衫边缘露出的腰线,简直完美到让最挑剔的形体训练师来了,也挑不出任何毛病的地步。白皙光滑的皮肤,和完美腰线,堪称翩若惊鸿。

    姜九陵有些恋恋不舍的站了起来,他怕被章英发现后,一招就把自己给KO掉。

    姜九陵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好吧,什么事?”

    “事情有眉目了。”

    “那头红猪?”

    “对。”章英捏了捏手上指骨,原本翘着的绣眉变得有些锋利,“刚才韩游师兄来了一趟,他说他那位熟悉农金站周围情况的朋友打听到一条消息。”

    “农金站里活跃着很多二道贩子,这些二道贩子通常喜欢从农民手里直接收购铁猪,价钱嘛通常都比农金站稍稍高一点。”

    “这些人名义上是把收来的铁猪卖到鞍山那边的钢厂,但其实都是卖给了鞍山那些私营的小铁厂。”

    “这本来也没什么,一个愿卖一个愿买,但并不是所有的二道贩子都喜欢安心做买卖。”

    章英哼声道:“那些二道贩子里,有些人手脚不干净,把那些被偷来的铁猪也卖过去。他们通常不会自己动手,都是从其他人手里低价收来路不明的铁猪。”

    但是今天,韩游师兄的那位朋友说,农金站那边有两个天天都守在院子里的二道贩子,今儿一整天都没来。”

    “这两人是兄弟,手里就有销赃的路子,并且手里还有一辆货车。”

    “你是说,这两兄弟的嫌疑最大?”姜九陵仔细分析着那位韩游师兄提供的线索,对于那天在农金站是否遇到过面容相似的两兄弟二道贩子,姜九陵没有印象。

    但对方不仅有销赃路子,还有一辆货车,今天又从农金站消失了。

    这几点已经足够把兄弟二人列为怀疑对象。

    章英说道:“这两兄弟的地址我已经打听到,等吃完晚饭,我就去他家附近摸摸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