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五章:你咋不去清华北大呢
    姜九陵没有直接回家,他下午去了趟市一中,咨询如何转学的问题。

    重新入学的事宜必须早点解决,哪怕现在还没钱缴纳学费。

    姜九陵再有半个月就要年满十八,如果他想在生日那天,用圣神工业法典的认可来给自己当成人礼。

    那就必须在这之前先把学校问题解决,否则没有学校来帮忙弄推荐信和无违法证明。另外也只有早点入学,才能让自己快点跟上高考的步伐。

    一个被学校开除了的无业游民,和一个手捧学校推荐信的学生。如果同时去工业委申请法典审核,绝对会受到截然相反的待遇。

    姜九陵必须先把自己被开除的这个标签给摘掉,否则就算他认识吴城工业委的张源文主任,张主任也不会在他还没有搞定学校这关时,就放他去申请法典审核。

    市一级只有筛选和推荐资格,最终通过与否,要省级工业委过目。

    一中算是吴城最好的中学。

    今天周末一中学生放假,但学校里总会有值班的领导。

    而且在双休时,值班领导基本没什么事,可以有空和姜九陵闲聊入学问题。

    按里说,像姜九陵这样被学校直接开除的学生。哪怕没有把开除信息记录到学籍中,吴城的其它学校在接收姜九陵前,当然有必要弄清姜九陵转学的原因。

    没有哪个正规学校,愿意招收那些品行不良的学生,校长在签字之前,肯定会打电话问清楚这个学生的背景。

    要是普通的因为搬家,或单纯想到更好学校等原因,还不算难办。

    如果是被原被学校开除……

    那除非这个学生的关系,硬到连校长也不愿意得罪,否则没有哪个学校会招收一名被开除的学生。

    因为无论一中、还是二中,三中。他们都是同属教育局管辖下的公立学校,这些学校之间不像私立学校存在生源学费之类的巨大竞争关系。

    他们关系通常都很不错,也形成一定默契。

    一名学生被开除,多半是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这时别的学校再把这名学生招过来,岂不是既伤了朋友之间面子,又把一个非常不稳定的因素带进了自己校园?

    话又说回来,真要有过硬关系的学生,轻易也不会被开除。

    所以姜九陵最明智的转学办法,是先回二中和对他还算不错的校长先通个气。

    然后找一所在吴城排名比较靠后的学校,等这所学校开始打电话到二中询问自己转学原因时,让二中那边美言几句,说清楚姜九陵不是因为打架一类才被开除的。

    有二中校长帮忙背书,那些排名靠后的学校通常不会拒绝姜九陵。

    现在姜九陵单枪匹马就想来一中念书,校长除非脑袋进水,才会签字同意。

    今天在学校值班的刚好是校长。

    果然~

    在姜九陵冒充本校学生晃过保卫科,来到办公楼敲开校长办公室,开门见山说自己想转来一中上学时。

    这位带着帽子以掩盖自己头发秃顶的老校长,要不是看姜九陵眼神灵动,面带微笑。

    差点就以为眼前这位少年,在校学习成绩不是全班倒数第一,就是全年级倒数前十。

    因为是这种学生的脑袋里,往往缺根筋。

    你想转来一中?

    你怎么不跳级转去清华北大呢?

    “你想转来我们一中上学?”老校长奇怪笑道:“让你父母来谈啊。”

    姜九陵苦笑道:“没有父母,家里就我一个人。”

    老校长道了声歉,收起先前奇怪笑容问道:“那你为何想来我们一中,你原先在几中读书?”

    姜九陵耸了耸肩膀,“之前在二中,想来一中,是因为我被二中开除了。”

    “……”老校长的表情,顿时比吃了苍蝇还难看。

    【开除】这两个字,立刻让老校长联想到、上学多次抽烟、早恋,伙同外校人员进校打架等等一系列恶劣印象。

    因为不是忍无可忍,学校不会做出开除学生的举动。

    “你是怎么混过保卫进来的?”

    老校长把眉毛一挑,“我们一中从不收被开除过的学生。”

    “校长您别误会。”姜九陵解释道:“我被开除并不是因为打架或是抽烟逃学问题,事实上我的成绩在班里还不错,还荣获过市一级的青少年科技创新比赛一等奖。”

    “我被开除,是因为三个月前一次意外。”

    “我想那件事您应该有所耳闻,就是三个月前,二中有几名学生损坏了一把王莽级游标卡尺。”

    “我,就是其中的一名学生。”

    老校长一霎不霎地看住姜九陵,脸上有些惊讶。那件事他当然清楚,出事后教育局那边光是学校安全大会就召开了不止一次,二中校长更是在大会上被点名批评。

    既然不是坏学生,老校长也没必要绷着张脸,他摇了摇头,“问姜九陵开除有没有在学籍上留档。”

    得到没有的回答,老校长嗯了一声,解释道:“没有留档,那你还有机会到其它学校读书。”

    “但你可能不清楚我们一中的招生标准,和学生转学需要的一系列手续。”

    “我们一中是吴城最好的学校,在招生方面我们卡的非常严格。”

    “对待转校生更是如此,不招收被开除的学生是一方面。即使是因为学生家庭搬迁需要转校的,我们也要家长提供当地居委会开的居住证明,学生学籍、过往成绩单,以及原来校区的同意转学许可条。”

    说到这里,这位老校长变得一本正经,表情也微微带上了好学校特有的骄傲,“有了这些手续,并不代表转学就能成功。”

    “学生还要接受教导主任的面试,和老师的试卷考核。”

    “只有语数两门成绩超过九十分,我们才考虑录取。”

    要不是周末值班,老校长根本不可能有时间,和这位莽莽撞撞的学生说这些。

    他拒绝的意思已经非常明显。

    在他想来,学生嘛,尤其是本本分分的好学生。都是涉世未深,不敢和老师、尤其是校长顶嘴的“小马驹”。

    他耐心解释完这些,眼前这位少年肯定会扭头就走,不敢再提来一中上学这碴。

    只是等了几秒,老校长发现他还不走。

    等等~

    不走就算了,你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是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