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四章:调查组留下的东西
    吴城工业委主任办公室内。

    张源文主任正在认真修改实验室那边送来的一份文稿。

    ——关于金属移动能力训练的新器材试验。

    自从前两天姜九陵在三楼,用玻璃棒和气切割枪表演了一把玻璃抽丝后。实验室的几名实验员就照葫芦画瓢,在用光整整两瓶乙炔和氧气的情况下,把玻璃纤维的长度从十多米,增加到现在的一纸箱。

    现在纸箱里,有几百根长度在十米左右的玻璃纤维。

    正如姜九陵所言,在地心引力作用下,抽取玻璃纤维的技术,简单到连烧锅炉的大爷都能学会。它的制作成本和制作条件,都低到让人有种白捡的感觉。

    它确实是最适合用来训练金属移动能力的材料。

    一根玻璃纤维,一个金属小球。

    金属球上要打个小孔,另外因为管道从内径变成外径原因,玻璃纤维的末端和前端,必须要用东西架起来。这样就需要在练习前,先把金属小球穿进入。

    这算不上什么麻烦,玻璃纤维本身就很有弹性,练习前用手就能把它从架子上拉开,再放回去。

    现在张源文的办公桌上就放了几个已经做好的玻璃纤维架子,他准备把文稿修改好后,就把文稿和训练器材样品一起发到省里,再由省级去向工业委出版的【知识】科学期刊投稿。

    张源文很肯定,只要知识期刊刊登了这篇文章。用不了太久,国内的那些称号工程师们,就会把茅升先生发明的迷宫练习管,替换成玻璃纤维练习器材。

    前者一套练习管的价格需要数百元,并且新手在练习时,很容易把薄薄的玻璃管给碰坏。

    而玻璃纤维练习器材,成本只要一两块,还无需担心损坏的烦恼,非常适合新手。

    当然这也不能说茅升先生发明的东西就彻底落伍,在张源文看来,等称号工程师们可以熟练移动金属球后,还是用玻璃练习管比较能涨技巧。

    数百快一套的练习管主要贵在精度上,练习时如果不全神贯注就会把玻璃管给碰坏。

    碰坏一根玻璃管就要十块钱,技巧能不涨的快嘛?

    就在张源文斟酌用词修改时,有人从外面扣响了办公室门,张源文喊了声进来。

    来人是委里负责器材与设备管理的科员,他手里还拿着一份文件。

    看见来人张源文有些奇怪。因为工业委内一共有四名办公室主任,和两位委长。这名科员并不归属自己管辖,也不用向自己汇报工作。

    “张主任,我这边有份文件签字想请示您一下。”马科员走进来客气道:“事情是这样的,昨天省工业委派过来的两名调查员走了。”

    “他们带走了那把损坏的王莽级卡尺,但把造成卡尺损坏的罪魁祸首给留在了这里,就是那几名学生一起捣鼓出来的那辆机器人战车。”

    “它不是和卡尺一起炸毁了嘛,他们拍完照就把这辆坏掉的战车丢給了我们,说让我们自己处理。”

    “所以我这边,想问一下您的意见。”

    张源文点了点头,明白马科员来找自己的目地了。

    前几天省工业委调查员过来的事情,委里很多人都知道。这不是什么大事,两名调查员也就走个过场,在这吃了几顿饭住了一天后,带着损坏的王莽级卡尺回去了。

    王莽级卡尺属于二类特殊工业工具,这类工具即使是损毁,工业委都要对它进行回收备案。

    那辆机器人战车是造成卡尺损坏的罪魁祸首,理论上是要带回去一起留档备案的。

    估计两名骑着摩托车来的调查员,嫌那玩意太过笨重,就只是拍拍照,便把它丢给了吴城这边的工业委保管。

    随着两名调查员离开,围绕着卡尺发生的事情也就画上句号。

    省工业委当然不会找那三名学生追求赔偿事宜,就算想开除处理,学校那边也已经抢先一步把三名学生开了,让他们无话可说。

    前两天,张源文把姜九陵叫到办公室,然后两个人嘀咕一下午,捣鼓出什么玻璃纤维的消息,委里很多人听说了。

    现在姜九陵和小伙伴们捣鼓出来的机器人战车被调查员丢在了这儿,懂事的马科员当然要来问问张源文,怎么处理这辆战车。

    张源文心想那小子连玻璃纤维都能捣鼓出来,也不知捣鼓出的机器人战车是什么样,“那个什么战车呢,我去看看。”

    马科员把张源文领到后面的仓库门口,如果按惯例,负责器材和设备的马科员会在文件上签个字,把调查员留在这里的东西入库。东西一旦入库,等待它的结局就是慢慢锈蚀,最后过个两年仓库满了,被当成无用的废材料给处理掉。

    现在还没签字入库,马科员就把东西放在了仓库门口。

    所以张源文一进门,就看见了那辆趴在地上的机器人战车。

    它现在变成了两个部分,一个是车架,一个是外壳。

    它比一辆儿童车稍稍大一些,车架上有四个轮子,车架由一根根食指粗空心铁管焊接而成,里面还能看见有电机、齿轮,链条等零部件。

    但车架是弯曲的,它的中间部位有个巨大的破损,各种电线还有转向用的机舵之类都被炸的四分五裂。

    四个轮子倒是完好无损,张源文仔细看了看发现轮子有点眼熟,就像是从某个商店冰柜上拆下来的一样。

    最吸目光地,是旁边的外壳。

    爆炸发生时,这辆战车并没有安装外壳,所以外壳才能完好无损。

    外壳和甲壳虫一样,上面被涂了一层鲜亮的红色油漆。在外壳中间,还有四个用黄色油漆书写的战车名字。

    ——赤红电弧。

    张源文把外壳拿了起来,入手的分量并不轻。

    他比较好奇那三位学生是如何把战车弄成一个弧形的,而且摸上去还那么光滑。

    翻到外壳的背面,张源文发现三条平整的焊缝贯穿了整个外壳。

    “漂亮的焊缝。”

    张源文一边抚摸焊缝,一边欣赏道:“虽然这辆战车内部,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科技技术,说是机器人战车很牵强。但你看车架里,那些保留下来的几个零件,它们的布局非常规整。”

    “这个外壳竟然是用三块铁皮一点点锻弯,最后焊接到一起组成的。”

    “边缘处还有锻打的痕迹,十七岁的学生,用手工能锻成这样,长大后不得了啊。”

    张源文对姜九陵的欣赏更浓了。

    另外调查组让姜九陵写的那份事件经过报告他也看过,报告里提到,这辆战车焊接工作都是他一人完成。

    就冲这焊缝,随便到哪个工厂里都能拿普通工人两倍的工作。

    马科员适时提醒道:“张主任,那这字我不签了?”

    不签字,这辆战车就可以不入库。

    “签。”

    张源文露出一个公事公办的笑容,“这毕竟是省工业委留下的东西。”

    “流程我们还是要走的,你块铁皮和几个轱辘,把这些东西签字留档。”

    “至于这辆战车嘛。”

    “放在这里生锈挺可惜,我让小张把战车送到它该去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