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三章:意外好听
    听歌是赵妃子现在唯一的日常。

    她原先的写字桌上现在变成了收音机和磁带的地盘,赵希不仅托人从香江那边带了好多流行磁带,还专门买了一个随身听放在赵妃子的床边。

    不过这个收音机是他花大价钱托人从日国买的,音质效果比随身听好多了,还能收听电台节目。

    所以大部分时间赵妃子都拿这个收音机听歌。

    赵希不懂歌,他那位隔三差五会去香江拿电子产品回来出售的朋友也不大懂。不过他这位朋友知道什么磁带销量最火爆,只要买那些销量火爆的磁带,总能听到不少好听歌曲。

    现在女儿喜欢听张国荣歌曲,跟着听了不少歌的他,比较钟爱黄家驹的歌。

    这盘崭新磁带被放进收音机里按下播放键时,很快就有音乐声传来。

    一开始是很轻柔的音乐。

    音乐是个神奇妙的东西,往往好听的音乐旋律可以做到调节人们情绪的魔力。

    这段轻柔的音乐旋律当然很好听,即使赵希连演奏它的乐器都听不出来叫什么。

    音乐旋律只有十多秒,歌声就伴着旋律流淌出来。

    是女声,很清澈温柔的女生。

    赵希认得一些日文,听的懂的就更多一些,不然在这个年代他也不好和日国人做生意。

    妃子听不懂日语,但音乐的魅力就在于它不分语种,总是能把情绪渗透到听众的心里,尤其是那种有故事的听众。

    我现在已经很会搭讪了

    无论面对怎样的人……

    歌声似乎在婉转的浅吟低唱,柔柔的。

    好听啊!

    赵希刚听了两句,就觉得意外不错。

    “怎么是日语歌?”赵妃子六分意外,四分生气,“爸爸,我不是让你把磁带给丢掉嘛?”

    “妃子妃子,听一遍再丢好不?”商人最不缺的就是说辞和托词,赵希巧言道:“桌子上这些磁带都是你李叔上个月带来的,里面歌曲我听的都有些耳朵起茧了。”

    “这种日语歌曲没听过,我们听听看怎么样,好听的话爸爸想办法帮你买一些回来。”

    “不要。”赵妃子拒绝的声音没有刚才那么坚定了。

    柔美中带了些忧伤的歌声,就像一只羽毛,轻轻的在拂动赵妃子的耳朵。

    自从眼睛看不见后,她对声音变得越来越敏感了。

    有时候她甚至可以听见窗外传来汽车经过的声音,要知道她家的院子距离马路有两三百米远,以往她从来听不到汽车声。

    虽然听不懂里面的歌词。

    但这首日语歌真的意外好听。

    她的歌声里包含着魔力,她似乎在诉说一段再也回不去的年轻往事。她的歌声里带着她自己的人生投影,里面有些故事还能够重合到赵妃子身上。

    赵妃子不说话了,日语歌她没听过,那……就听一遍再扔吧。

    反正姜九陵买的任何礼物她都要扔掉。

    几分钟后,第一首歌曲结束了。

    第二首歌,一开曲就与众不同。

    没有伴奏,原本婉转温柔的声音忽然变得空灵起来。

    CQ~CQ~CQ~

    两个英文单词的轻声重复吟唱,就像一条看不见的电波讯号,迅速接入频道。

    进入正歌时,这种空灵感觉更浓了。她似乎在诉说一个虚幻的世界,向着这个世界发出寻找的讯号。

    这种从未有过的音乐风格,让赵妃子一下就陷了进去,忘记身上的悲伤。

    就连赵希都微微一愣,心想我靠,这个女歌手的声音也太缭人了吧。

    这首歌特别长,并且随着歌声渐入,赵希竟然有种想要和人跳舞的感觉。

    赵希不会跳舞,也不懂舞曲。可这身体伴着歌声老想扭一扭,像香江电影里那些歌舞厅红男绿女那样欢快扭动。具体怎么扭他不知道,大概是抖腰扭屁股那种。

    这首CQ长达七分多钟。

    从未听过这种风格,和如此时长歌曲的赵妃子,在歌曲结束时候,心情变得很放松,似乎还有一丝丝,她很久没有体会到的快乐情绪。

    赵妃子情不自禁催促道:“快快快,快重放一遍。”

    赵希心里狂喜,因为他看见了这三个月来,妃子第一次露出期待的情绪。

    这是三个月以来,妃子的脸上不再被忧伤写满。

    赵希熟练把歌曲倒带到开始阶段,然后伴着歌声逗女儿开心。

    “这歌好奇怪,我听了忍不住想跳舞。”

    “妃子你英文不错,这个CQ是什么意思呀?”

    “我觉得这歌适合放在我朋友的歌舞厅里,这歌名字好像就叫CQ。”

    赵妃子做了个嘘声的手势,“爸爸,你别说话好么?”

    ……

    一盘磁带,收录九首歌曲。

    每一首都意外好听。

    九首歌曲都是同一位歌手演唱。

    歌声里有忧伤、有快乐、有期待、有怀念,还有……狂野?

    当眼睛看不见的时候,赵妃子发现自己可以从歌声里获得短暂的宁静。

    她喜欢那种用感情去唱歌的歌手。

    已经听过几十盘香江歌手磁带的赵妃子,从未想到过还有歌手能把如此多的情绪,都糅合在一起,并且完美的吟唱出来。

    她用音乐给自己构建的心灵房间,被这盒磁带打开了一扇新的窗户。

    她、喜欢上了这位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的女歌手。

    赵妃子问父亲赵希,这些歌是谁唱的。

    赵希认得歌手的名字,但他耍了个小聪明,说道:“我只认得前面中岛两个字,后面几个字不认识。”

    “她的歌真好听,或许姜九陵知道她是谁,毕竟磁带是他带来的。”

    “不许问他,我不想看见姜九陵。”赵妃子气鼓鼓道:“爸爸你会不认识磁带上的字,你是不是故意骗我?”

    “我没有。”赵希立刻摇头,脸不红心不跳的装无辜,“日国现在用假名字越来越多了,原来还能连猜带蒙,现在他们印在纸上的文字超过一半都是假名。尤其是这种名字里带假名字的,和前面汉字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要不这样,反正磁带要丢的。我把它丢给你李叔叔叔。他下个月要去香江一趟,让他拿给音像店老板看,把这位歌手的所有磁带都买回来。”

    “她唱歌这么好听,肯定出过许多专辑。”

    赵妃子显然没那么好骗,“姜九陵都能在吴城买到,为什么要等下个月去香江买?”

    “你等下去街上问问嘛。”

    赵希走到收音机跟前,“那我把磁带拿过去找人问问?”

    “不要,磁带我要听,你把字抄下来去问嘛。”

    半小时后,赵希愉快地哼着“CQ~CQ~”出门了。

    他现在爱死了那盒磁带,和那位叫中岛雪美的歌手。

    今天他要去洞庭山那边找茶农收茶叶,本来还担心妃子在家里会情绪不好又惹她许阿姨生气。现在好了,妃子有了这盒磁带,心情肯定不会差。

    出发前,赵希特意跑了两家摊子很大的磁带店,问有没有中岛雪美的磁带?

    第一家老板知道中岛雪美这个人,但没有磁带。第二家说有,并且找了两盘出来。

    “其它日语歌有没有?”赵希看了看磁带,却没有付款购买的打算,“最好唱得难听一点的,那种哇哇乱吼的。”

    磁带店老板的表情相当奇怪,他还是第一次遇到想买难听歌曲的客人。

    他下意识习惯想说没有,店里的磁带都好听。但看眼前这位客人带着银晃晃手表,穿的又特别阔气。正好店里有几盒在吃灰的日语男歌手磁带,唱的和哇哇吼也没什么区别。

    “有……”

    “音质好的贵一点,还有一种转录的,便宜一点。”

    “老板你肯定要音质好的吧?”

    赵希摇头,“不、我要音质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