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二章:这个礼物
    百货商场里,从零食到学习用品,到电器工具,再到服装鞋子,甚至是笛子二胡这样的乐器都有。

    商品虽然琳琅满目,但并没有十几年后女生最钟爱的护肤品或者闪亮亮的包包一类。

    姜九陵在二楼专门售卖随身听的柜台前站了许久,既然赵妃子现在喜欢听音乐,那最好的礼物,当然是柜台里摆着的那种,姜九陵在上初一初二时依旧还流行的磁带随身听。

    零零后的年轻人,不少都没见过这种东西。

    售货员是一位比姜九陵大不了太多的年轻女生,她瞧见姜九陵在柜台前瞄来瞄去,就冲他招了招手,问姜九陵看上哪一款机子了?

    玻璃柜台里的随身听并没有标注价格,姜九陵随手指了指一款造型最精巧的索尼随身听询问价格。

    “你想买嘛?”

    “这款索尼DD9是我们这里最好的一款,要一千多哦。”这位长相不错的售货员,冲姜九陵眨了眨眼。

    “多……多少?”

    姜九陵从小到大都是个帅哥,所以姜九陵吃惊的样子,在售货员看来就觉得很好玩,一点儿也不讨厌。

    九十年代的电子随身产品是日国的天下,即使在欧美也是如此。

    一款动辄上千的进口随身听价格,显然不是眼前这位学生模样小帅哥能消费的起地。

    售货员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要一千二呢。”

    ……

    在他上初中那会儿,一款国产随身听也就几十块价格。

    姜九陵高估了自己口袋里一百多块钱的购买力,也低估了这个时代的进口电子产品价格。

    所以姜九陵走出百货商场的时候,手里只多了一盒进口的……磁带。

    来到围棋巷敲开赵妃子家大门时,开门的是昨天那位被气走地许阿姨。

    许阿姨围着个围裙,看样子是在打扫卫生。不过她看见有客人上门时脸上还挂着微笑,说明今天应该还没有被赵妃子气到。

    许阿姨把姜九陵迎进一楼客厅时,赵妃子的父亲赵希正坐在沙发前摆弄茶几上的瓶瓶罐罐。

    他面前摆了一共六个陶瓷罐子,这些瓶子和姜九陵昨天买的罐头瓶差不多大小。在瓶子表面还有各不相同的图案,有素雅一些的素三彩梅花图,有颜色鲜艳一些的粉彩侍女图。

    姜九陵还注意到瓶子旁边,放着一个尺寸更大的编织竹筒,里面装满了茶叶。

    竹筒里面茶叶呈青黄色,一颗一颗的蜷在一起,每一颗茶叶表面似乎还有层若隐若现的白毫。即使这些茶叶没有被冲泡开来,姜九陵也能闻见一股极为清淡的茶香。

    姜九陵对品茶这块略懂一些,能认出竹筒里装着的是碧螺春茶,并且还是顶级的洞庭碧螺春。

    当然~

    姜九陵光靠茶香是无法分辨好坏的,能猜出来它是顶级碧螺春茶,是因为赵妃子的父亲赵希正在小心地往陶瓷罐子里装茶。

    一般茶叶可配不上这种做工精美的陶罐。

    “来这么早?”赵希抬头看了看姜九陵,他有些欣喜这位年轻人能履行昨天的承诺,“妃子刚刚吃完早餐,你吃了没,厨房里还有白粥和包子,都是热乎的。”

    “来之前已经吃过了。”姜九陵下意识摸了摸口袋里的磁带盒,“赵叔叔,赵妃子还在房间嘛?”

    赵希叹了口气说在呢,自从眼睛看不见后,赵妃子几乎抗拒任何的户外活动。

    “你先别急着上去,等我把茶叶装好,我先跟妃子说一下你来了。”

    姜九陵点点头,然后顺势坐在了赵希不远处,他原来坐办公室时就有喝茶习惯,现在闻着茶香,很希望一旁的许阿姨能帮自己泡上一杯。

    姜九陵不好意思明说,就找话题问他为什么要把茶叶放进这些瓷瓶里?

    “当然是送礼咯~”赵希放下装茶叶的小木勺,揉了揉额角,颇为无奈道:“自从妃子出事后,我就把生意撂了一段时间,专心照顾妃子。”

    “你也知道我的生意是做出口这块,碧螺春茶就是我生意之一。每年新茶上市,我都要从茶农那里采购好茶卖到日国。”

    “这次因为妃子的事情,茶叶出口耽搁了一些日子。日国那边茶商有些不高兴,我寻思弄点顶级的明前茶送过去加深一下关系。”

    “这些茶够装两个茶罐,但现在有六个茶罐,我想挑两个最好看的出来。”

    赵希也是随口一问,“你觉得哪两个茶罐更好看一些?”

    “这两个颜色比较深的吧。”姜九陵用手点了两个瓷罐,日国他原来去过几次,印象中在那里见到的餐具和瓷瓶颜色都偏深一点,像国内比较钟爱的纯白瓷器反而不多见。

    赵希依言把茶叶装在了这两个偏深色的瓷罐里,其实装哪个他都觉得无所谓,关键茶叶要好。

    装好茶叶,赵希带着姜九陵来到二楼客厅,随后他轻轻敲了敲赵妃子的房门,小心翼翼说道:“那个妃子……姜九陵来了,你要见他嘛?”

    房间里没有歌声,空气安静了足足十多秒后,赵妃子清冷的声音才传出来,“不见。”

    “我谁都不见,你让他走,永远别来。”

    赵希无奈地冲姜九陵摊了摊手,有过昨天经历,他现在根本不敢做出开门的举动,他害怕会刺激到妃子。

    年轻人的世界他不懂,他非常想缓和一下两人的关系,却不知从何开口。

    “赵妃子,我给你带了一盒磁带。”姜九陵洒脱一笑,不以为意道:“你不想见我,那我就走了。”

    “我下次再来,这盒磁带你可以听听,里面歌曲很不错。”

    说完,不用等赵妃子开口撵人,姜九陵把磁带交给赵希后,就自己下楼离开。

    这次姜九陵没在外面,等赵希来反馈自己礼物受到的待遇。

    他故意没说磁带里灌录的是哪位歌手地歌曲,说不准能引起赵妃子的好奇心。

    ……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赵希才小心翼翼地推开赵妃子的房门。

    他最疼爱的妃子此时正半倚在被窝里,眼睑下方有两条明显的泪痕。

    看见妃子那双无神的眼睛,赵希鼻子一酸。

    原来的妃子,一双眼睛就如同掩映在流云里的明月,是那么灵动、那么清澈。

    赵希认为自己这辈子最成功的事情,不是生意做到有多么让人羡慕,而是有妃子这位活泼漂亮的小公主。

    看着女儿伤心痛苦的样子,赵希不敢劝解让她见姜九陵的事情。因为医生反复交代过,不能让妃子的情绪受到刺激。

    赵希看了看手里的磁带盒,竟然还是日文?

    他根本听不懂日文歌吧,估计是他觉得这种进口磁带贵,就随手从百货商场里一买。

    日文他认得一些,但日文歌他却没怎么听过。现在香江那边的歌曲流行到一塌糊涂,大街小巷只要是卖磁带的店,清一色都是香江歌曲。

    “那这姜九陵送的磁带……”

    “我不要,你把它扔了。”赵妃子转过头,露出让人心疼的侧脸。

    赵希嘴上答应着,手上却三下五除二把塑料封膜给拆开,然后把磁带放进收音机里。

    他故意把音量调到很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