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一章:小偷是谁
    姜九陵下意识怀疑是昨天傍晚雇的那位司机。

    他知道自己住址,也知道明天拉的货物是一头猪。

    普通几百斤重的猪,用一辆三轮就可以,再不济板车也行。

    一百多块钱的雇车费用足够抵消两百斤重的生猪价格,没道理会去雇一辆卡车。

    有地址,也能猜到不是一般的猪,所以这位司机嫌疑现在很大。

    “卡车司机?”章英的师兄目光有些疑惑,他奇怪道:“按道理说这种靠着卡车跑货运讨生活的人,不会为了几千块钱,就去把自己饭碗给砸了。”

    “我也很奇怪。”

    姜九陵赞同他的分析,“看上去这位卡车司机嫌疑很大,但我和他约定了上午八点半在狮子巷外面见面。”

    “并且我只告诉了他狮子巷的地址,没有具体到哪一户。”

    “想知道是不是他很简单,等到八点半看他来不来就行了。”章英看了一眼手腕上的电子表,随后拍了拍手,“还有二十多分钟到八点半,那位司机如果敢过来赴约,基本就能排除他的嫌疑。”

    “如果放弃一百多快钱的单子,就说明他心里有鬼。”

    ……

    八点二十这样,昨天约定好的那辆跃进牌卡车,就迫不及待驶到了狮子巷口。

    看见姜九陵带着一男一女朝这边走来,司机连忙冲这边招手,“这里这里。”

    司机的嫌疑很快排除,除非他的演技好到可以去香江当演员。

    付了二十块钱打发走司机,姜九陵思来想去,只剩最后一种可能。

    白天在农金站那边,有人盯上了自己。

    或许以貌取人有些偏见,但在农金站时候,姜九陵横竖看那些二道贩子们都不像什么好人。

    在排出掉附近邻居作案,和卡车司机作案后,也只剩下农金站这边一条怀疑线索。

    姜九陵建议道:“要不我们报警吧?”

    “你是信不过我,还是觉得我没有本事把贼找出来?”一听要报警,昨天刚放过话狮子巷不可能招贼的章英顿时挂不住面子了,她清澈的眼眸中有些不快,“我好心帮你,你却不领情?”

    章英扮出要走的架势,“师兄我们走,你报警让他们来帮你抓贼吧。”

    眼见章英要走,姜九陵赶紧拦住她。

    惹谁生气,姜九陵都不想惹章英生气。这并不是害怕武力值爆表的章英,而是经过这两天相处,姜九陵发现章英是一位非常仗义的朋友。

    也是姜九陵现在唯一的朋友。

    提出报警,也只是怕这件事情麻烦到章英。

    就算章英不说,姜九陵也明白在如今没有遍布大街小巷监控的时代,想要报警抓住那两名贼人,几率非常渺茫。

    想要抓住入室行窃的贼人,绝大部分都要等贼人多次犯案翻了船后,审问出来。但往往那个时候,贼人早就把先前偷取的财物挥霍一空。

    既然章英想帮忙,那就等等看她这边有没有办法。

    如果到傍晚还没动静,姜九陵再选择报警也不算迟。

    “我这不是怕耽误你和这位师兄的时间嘛。”姜九陵劝道:“我怎么能不信任我章姐呢,有章姐出手,这两个蟊贼还不手到擒来?”

    章英露出个算你有眼光的表情,她有些傲娇地挺了挺胸脯,仗义道:“行了,这事包在我身上。我昨天都放出话说咱们狮子巷从不招贼,不把他们找出来正法,我面子往哪搁?”

    “如果真是在农金站那边被二道贩子盯上了,那他们不可能一点风都不露。偷了一头红猪回去,总要把它脱手吧。脱手卖了钱,肯定会大手大脚花钱。”

    “只要找到那边的熟人打听一下,肯定能打听到一些动静。”

    ……

    章英拉过来的这位师兄名叫韩游,今年约莫三十的年纪。

    他在社会上应该混的很开,因为他腰里别着的BB机没过多久就响一下。

    他去路边商店用公共电话回了几通电话后,又折了回来,“英子,我已经托朋友去农金站那边打听了,应该很快就有消息。”

    “行了师哥,你去忙你的吧。”章英点点头,她这位师哥十七八岁时是个混子,二十多岁成家后就跟朋友合伙开了家饭店,算是在她这些师兄弟里混地比较好的一位。

    送走韩游,章英转身又安慰起姜九陵。

    姜九陵是她从小一起成长到大的邻居,也是她的朋友。

    姜九陵性格有些腼腆,但他并不是那种三棍子打不出一个那个啥的闷葫芦。

    在她认知里,姜九陵这人头脑很聪明,动手能力特别强,还得过市一级的科技奖,简直多才多艺。

    现在姜九陵家里最值钱的红猪被偷了,眼瞅着下学期学费和生活费没了着落,章英当然要帮他把红猪找回来。

    姜九陵郁闷到想往身上泼一盆冷水冷静冷静。

    红猪被偷,不仅仅是心里打击。

    少了那几千块钱,姜九陵短期计划一个都实施不了。

    重新找一所学校,要缴书本费学费。

    制作一个科技专利产品,要钱买工具和原材料。

    哪怕修复和赵妃子的关系,也得有钱买礼物才行啊。

    章英明明不会安慰人还在那里说个不停,姜九陵只得挤出笑脸说自己没事。

    章英毫不留情道:“脸都白了还说没事?”

    “那我总不能面无表情吧?”姜九陵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好了我相信你肯定能帮我把红猪找回来,我没事的,你先回吧。”

    “那你别一个人躲起来哭鼻子啊。”

    “行,要哭我就去找你,当你面哭。”姜九陵被她一本正经的样子逗笑了。

    把章英哄走,姜九陵干脆锁好门,出去吃早点去。

    事实上对于把红猪找回来这件事,姜九陵并不抱有太大希望。红猪这家伙算是硬通货,出手极为方便。这会儿那两名贼人说不准已经把它出手,拿着钱去嗨皮去了。

    早点是一碗汤面外加一笼肉包。

    哪怕损失了几千块钱,姜九陵也不愿意在吃的方面做任何节省。

    美食是他一大爱好之一,如果有几千块钱,姜九陵这会儿肯定去街头那座老字号【狮子楼】里,去吃鲜有人舍得吃的蟹黄包。

    这可是阳澄湖螃蟹,这玩意价格从来就没便宜过。网上流传说民国时期穷苦人家只能靠吃蟹度日的段子,要是被当时的文人墨客知道估计能活活气死。

    因为当时的文人墨客爱吃螃蟹出了名,很多人都写过螃蟹的文章。周作人甚至在《吃蟹》里吐槽过,螃蟹只有大户人家才能吃的起。

    他们这些教书匠,只能几人凑钱偶尔开个荤。

    兜里钞票不多,姜九陵只能按捺下美食的诱惑,转身拦一辆三轮车前往百货商场。

    姜九陵准备买点礼物去探望赵妃子。

    昨天买了巧克力和罐头,结果赵妃子不领情。

    来到百货商场,看着从一楼到三楼琳琅满目的商品,姜九陵觉得必须挑一件能碰到赵妃子软肋,让她舍不得扔的礼物。

    哄女生这种事情,姜九陵已经记不清做了多少次。

    哄女生的方法数不清,但送礼物是他知道最快最有效的一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