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工业法典 > 第二十章:无法无天
    浓郁夜色下,狮子巷一片宁静。

    狮子巷里没有路灯,临近十二点,巷子里的居民也都早早睡下。整个巷子里,也只剩三三两两家境好的人家,会在院子里点上一盏瓦数并不高的电灯留起夜照明用。

    大街上有路灯。

    路灯架设在电线杆上,灯光同样昏暗。

    这时冷清的大街上传来一阵汽车引擎声,一辆蓝色的卡车出现在狮子巷旁边。

    车门打开,两名面带菜色,目光警惕的男青年从车上跳了下来。

    这两人都二十三四年龄,除了体格相似,两人外貌也有七八分相似。

    略微年轻那位小声道:“哥,应该是这条巷子没错了。”

    “确定嘛?”

    年轻那位仔细看了看巷口的环境,点头道:“错不了,白天我跟过来时候记得很清楚。那小子就住在巷子里的第四户人家,大门是朱红色的铁皮门。”

    下巴留着小胡子的那位拍了拍身上背着的帆布包,“二弟,这里我们不熟悉地形。所以待会儿切记不要鲁莽,被人发现我们就立刻跑开。”

    “知道了哥。”

    两人又商量了几句,随后绕到卡车后头把车厢围栏放下,并且从车上抬下来几块厚厚的木板摞在车厢边上,让木板从车厢到地面连成一道斜坡。

    检查一遍木板牢固性,两人对望一眼,闪身钻进黑暗的巷子。

    那道朱红色的铁皮门并不难找。

    两人把耳朵贴在大门上静静听了一会儿,没有听到什么说话声,但院子里却有哼哼唧唧的声音出来。

    “妥了。”年龄较大的青年人面露喜色。

    两米多高的围墙并不能阻挡两人,大哥蹲在地上搭个架子,他弟弟借力轻轻一踩就翻上了墙头。手电筒轻轻照了下,看清环境后灵巧的跳入院内。

    朱红色的铁门只从里面用插销插了上,他从背包里拿出个铁皮油壶,在铁门的开合处和插销处轻轻上了一些废机油。

    接着他用毛巾包裹住插销,轻轻把插销拉开。

    在他一通操作下,原本开合会发出嘎吱嘎吱摩擦响声的金属大门,竟然悄无声息地被打开了。

    兄弟两人借助极其微弱的星光,目光贪婪地看住了院子中那头被圈起来的红猪。

    三氧化二铁猪啊。

    眼前这头三氧化二铁猪的猪龄大概两年左右,还属于青壮期,距离体格最重的壮年还有一年这样。不过这已经足够了,只要把它出手,怎么也能挣三千块钱。

    一晚上空手套白狼赚三千,兄弟两又可以嗨皮一个月不干活了。

    “二弟,我就说这小子家里肯定有红猪吧?”

    大哥嘿嘿笑了起来,压低声音道:“白天我看他眼神一直放在三氧化二铁猪的收购价格上,就知道他家里有好东西。”

    二弟看着这头红猪,激动到直点头。

    兄弟两人轻手轻脚打开木栏,这头三氧化二铁猪看见有人靠近,立刻哼哧哼哧站了起来。

    一个核桃大小的饲料团,被丢在了三氧化二铁猪面前的地上,这头吃货用鼻子嗅了嗅,然后鼻子一挺,舌头一卷,猪八戒吃人生果般急切的把掺杂了金属粉末和各种矿物的可口饲料吞下。

    这点显然不够,它刚想大声叫唤,又一块和刚才差不多大的饲料团被丢在了地上。

    只是这块饲料距离它有半米远。

    一拽一拽的跑出来,吞掉饲料,兄弟两又在它不远处丢了块,它又一拽一拽跑过来。

    就这样一个丢,一个跑过来吃,不到两分钟时间,这头吃货就被兄弟俩引出了巷口。

    把这头吃货弄到卡车上,着实费了两兄弟好大一番力气。坡道有些陡,他们在车厢里撒了一大堆饲料,又在后面连推带踢才赶上车厢。

    当他们把车厢围栏合上的那一瞬间,兄弟俩再也控制不住喜悦,激动到跳起来。

    ……

    翌日。

    姜九陵睁开眼睛时,窗外的天空已经大亮,墙上的时钟显示是早上七点半。

    和卡车司机约定的时间是上午八点半,姜九陵心情愉悦的起床准备洗漱一番先出去吃早点。

    等把猪卖了,就能有钱买上一些加工用的工具和金属材料,然后着手第一件科技专利产品的制造。

    姜九陵洗漱完毕推开房门时,隔壁院子里,正传来“哼~哼~哈~”声音。伴随着这些英气十足的发力呐喊,还有那“嗖~嗖~”地棍子破空声。

    这是姜九陵的邻居章英,一位吃饱了没事干的练武女孩。

    姜九陵正准备搬个板凳趴墙上偷看章英练武时的样子,结果他转头找板凳时,忽然如遭雷击。

    院子靠墙角的猪圈现在空空如也,院子里的那扇铁门也大咧咧敞开着。

    姜九陵的思维当机了,他清楚记得大门晚上睡觉前已经插好,那头只知道吃的蠢猪,不可能把插销拽开自己跑出去。

    姜九陵快速冲到巷子里,再冲到街道上,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头发都要竖了起来。

    纵然再不能接受,姜九陵也能猜到那头辛辛苦苦喂大的三氧化二铁猪,被人偷了。

    回到院子里,姜九陵发现铁门的开合处被人上了机油,发现猪圈旁边有饲料残渣的痕迹,不禁痛苦地抱住头,大声问候贼人的老婆。

    今天刚好周末,正在院子里练武的章英听到鬼嚎,风风火火跑了过来。

    她冲到院子里看见姜九陵痛苦地蹲在猪圈旁边,还以为他被猪给踢到了。

    “咦~猪呢?”

    ……

    章英喊过来的一位师兄如此说道:“这应该是老手干的。”

    他这位师兄身穿黑色练功服,身材到没有昨天那位魁梧。但手上老茧和砂纸一样粗糙,他只是轻轻在铁门插销的机油上摸了一把,就轻松揩下一大块机油。

    “在门上擦机油是为了开门没有声音,贼人肯定是翻墙进来再开的门,应该有两人。”

    “饲料一直沿着巷口撒到马路上,可以问问在路边开店的老板们,看昨天夜里有没有见到汽车或者拖拉机一类的在装猪。”

    “不过我觉得希望不大。”

    这位目光锐利的师兄转头看向章英,有些好笑道:“连英子都没听到动静,这说明贼人动作非常熟练,他们就算在马路上露了踪迹,也不会犯下悬挂车牌照的低级错误。”

    章英站在门口,目光中似乎有火山迸发迹象。

    “岂有起理,岂有此理。”章英不可遏止地爆发了雷霆怒火,她把修长的手指捏到啪啪作响,“我要看看谁吃了狗胆,敢来狮子巷偷财物。”

    “还是偷的我家旁边。”

    “气煞我也,往上数个两百年。吴城至少有一半的捕快,都拜在我章家门下练功习武。”

    “好的很哇,现在看日子太平了,就敢来我们章家门口偷东西了不是?”

    “师兄你把这两个贼人找出来,我倒要看看,他们是哪路货色。”

    站在一旁的姜九陵用手推了推下巴,否则他会惊讶到无法说话。

    眼前这位浑身释放杀气的少女,真的是一位高中生嘛……

    这太吓人了。

    好在上次被她收保护费时,自己乖乖缴了。

    “嗯~找出来应该不难。”这位师兄思考片刻,询问道:“我想住在这片附近,手脚不干净的人,绝对没有胆子来狮子巷偷东西。”

    “他们应该是外来户。”

    “而外来户能弄清楚这里养了一头红猪,还颇有准备的弄来卡车和饲料偷猪。”

    “应该是姜九陵自己在外面露了风,让人给盯上了。”

    “姜九陵,你这两天,在外面跟谁透露过家里有一头红猪的事情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