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26章 色老道
        周修闻声停下脚步,转头四处找了一圈都没发现人。

    就在这时,围聚在台阶下的一颗老柳树旁的人群中站起一个小老头,屁颠屁颠跑了上来,带着一脸假惺惺的笑容说:“小哥,这里这里。”

    周修定睛一看,感情是个长相猥琐的色老道,大概六十来岁的样子,稀疏的毛发,红润的脸蛋,穿着一套灰不溜秋的黑色道袍、圆口布鞋,手里没拿拂尘,却是摇着蒲扇。

    在跟他说话的同时,眼角余光还不忘在一个打扮清凉的女孩雪嫩大腿上扫过。

    关键是脸上那笑容,真是假到不能再假。

    不等周修问话,色老道嘿嘿笑道:“看小哥这副打扮,应该是外地来的游客吧?”

    周修“嗯”了一声,挑挑眉毛示意他有什么事?

    色老道把蒲扇一收,目光警惕的在周围看了看,然后小声道:“这里不方便,要不咱们换个地方说去?”

    周修说:“不用了,就在这里说吧。”

    “这个嘛……”色老道纠结了一下小声说:“那好吧,贫道我就直话直说了。看小哥你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想必是刚到源山县吧?”

    周修应了声。

    色老道继续说:“源山是旅游大县,崇山峻岭、奇石嶙峋,来这里的人都是冲着这些风景来的,可是小哥竟然不去欣赏风景,而是第一时间跑来古董店,可想而知你不是来旅游的。”

    周修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问:“那你说我是来干嘛的?”

    色老道露出一丝得意的笑容说:“自然是出来捡漏淘宝来了。”

    周修说:“你又知道我喜欢什么宝贝?”

    “当然!保证是你喜欢的。”说完色老道再次邀请道:“你看,咱们是不是换个地方聊聊?”

    周修心里动了动,再加上艺高人胆大,点头道:“走吧。”

    色老道领着周修来到不远处的一家牛肉馆,因为才上午十点,食客不多,两人要了一间小单间。

    坐下后色老道也不用菜谱,熟门熟路的点好菜。

    等酱牛肉、拍黄瓜、凉拌海蜇几个冷菜上来后,色老道眼睛在女服务员饱满的胸脯上流连了片刻,然后开始狼吞虎咽吃菜;

    色老道就像几天没吃饭一样,一眨眼的功夫,2斤酱牛肉有大半进了他的肚子。

    对面刚吃了两筷子拍黄瓜的周修,看得目瞪口呆。

    色老道咀嚼着嘴里的牛肉,啧啧有声的感慨道:“现在人心不古,道德败坏,人与人之间连最基本的信任都没有了,搞得贫道这生意是越来越难做。”

    周修朝这个饿死鬼投胎的色老道看了眼,顺口问:“噢,不知道道长是做什么生意的?”

    色老道说:“打卦算命。”

    “……”周修无语。心里暗道,就你这样子,脸上就差没写着“我是骗子”了,谁敢找你算命啊?

    周修也懒得跟他继续兜圈子了,问道:“道长把我叫过来,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啊?”

    色老道把一大块酱牛肉咽下肚,然后拿捏了一番才神秘兮兮的问:“小哥,你相信这个世界上的怪物能成精吗?”

    周修心脏紧了一下,脸上却不动声色,打了个哈哈说:“怎么可能!不是都说建国后不准成精嘛。”

    色老道打蛇随棍上,说:“不是建国后,贫道说的就是建国前。”

    周修翻了个白眼道:“建国前?我那个时候还没出生呢,我哪知道啊。”

    “呃…好吧!事情是这样的……”色老道组织了一下语言,开始声情并茂的讲起了故事。

    故事迂回曲折,非常具有传奇色彩。

    大概是这样的,这个色老道的爷爷在建国前是一名猎户,常年在大山里打猎,有一年冬天,大雪封山,他爷爷被困在了山里,然后见到了一幕神话般的故事。

    那是一个狂风怒吼、飞雪弥漫的下午,一只体型硕大的白虎在湖边饮水,突然间一条足有水缸粗细的青斑巨蟒从湖心腾空而起,向那头白虎发起了进攻。

    那头白虎也不是凡品,纵跃腾挪,虎爪生风,和巨蟒斗了个不相上下,一时间恶浪滔淘,风雪漫连天。

    这场“龙虎斗”持续了足足数个时辰,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战斗进入到白热化之后,巨蟒口中竟然发出火球一样的焰火来攻击白虎,这个火非常恐怖,凡是被击中的,不管是树木还是石块,无不在其超高的温度下融化掉;

    而白虎也不甘示弱,口中发出像寒霜风刃般的虎吼声,恐怖的声音就像利刃一般,把沿途的泥土、树木、石块切割成无数碎片。

    最后青斑巨蟒和白虎居然斗了个两败俱伤,青斑巨蟒拖着重伤的身体游回了湖里,而白虎也是拖着浴血的找地方舔舐伤口。

    色老道把这段打斗讲的绘声绘色,连周修都忍不住沉入心神竖耳倾听。

    顿了一下,色老道喝了一杯啤酒,说:“我爷爷出于好奇,壮着胆子跟着白虎洒落的鲜血一路追踪到它的巢穴,你猜怎么着?”

    眼瞧着色老道居然还来个欲扬先抑,周修笑了笑,说:“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啪!”色老道一拍大腿,对着周修翘起个大拇指夸赞道:“小哥一看就是个胆大心细的人,我相信如果当时换成是你在现场的话,一定也会做出相同的决定。”

    周修对老道的马屁不置可否,笑了笑没说话。

    色老道喝了口酒继续道:“等追踪到虎穴时,那头白虎已经奄奄一息了,我爷爷就在虎穴外守了两天两夜,等彻底死掉后才开始扒皮拆骨。”

    说到这里色老道顿了一下,瞄了眼周修。

    周修很配合的问道:“然后呢?”

    色老道对周旭的配合非常满意,往他耳边凑近了几分说:“他在那头白虎的肚子里发现了一枚通体洁白如玉的虎丹。”

    周修问:“什么是虎丹?”

    色老道一副“你连这都不懂”的表情,解释说:“虎丹当然就是老虎的内丹了。

    你像道家常说的金丹大道,其实就是修成类似虎丹的金丹。

    这可是真正的好东西,它是老虎精毕生精华之所在,普通人吃了可以强身健体、延年益寿,练武之人吃了可以脱胎换骨,提升境界,飞檐走壁、凌波虚渡都不在话下。”

    周修笑问:“噢,这么厉害的嘛,那你爷爷今年贵庚啊?”

    “我爷爷早死了……”色老道回了一句,立马反应过来周修什么意思,“不是……虎丹虽然有延年益寿的功效,但我爷爷当年是出意外死掉的,没来得及服用虎丹。”

    周修又问:“那你父亲呢?”

    “呃……他也是死于意外。”

    “看来还是个不祥之物啊!”

    顿了一下,周修笑问道:“这么说,虎丹现在传到道长这里来了?”

    “不错。”色老道抬起手想捋捋胡须,手抬到一半才想起自己没胡子,顺手端起桌上的啤酒杯一饮而尽,“这种旷世奇宝都是有德者居之,贫道福薄命浅,不配拥有此物。

    不瞒小哥说,刚才贫道之所以喊你,也是因为看出你根骨不凡,有天纵奇才之姿,想锦上添花成全你!”

    “是嘛!”周修说着也端起杯子抿了口,放下后笑盈盈道:“道长这说了半天,我连东西都没看到,该不会是编故事吧?”

    色老道嘿嘿笑着,低下头开始吃牛杂汤。

    周修也不催他,端起碗来吃饭。

    十分钟后,色老道憋不住了,放下筷子说:“小哥一看就是个慧眼识珠之人,既然想看看,那便看看吧。”

    说话间,色老道手不知道在哪里摸了一把,再摊开时,手掌心里赫然是一枚鹌鹑蛋大小的洁白如玉的珠子。

    “让我来看看到底是用什么东西?”周修想笑,他已经基本肯定这是个老骗子了。

    转头朝老道掌心瞄了眼,下一秒“噗”的一口,嘴里菜全喷了出去。

    这老骗子拿的居然真是一枚妖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