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23章 喧嚣
        周修低估了分数,也低估了省状元的威力。

    成绩出来后的第二天,瀛洲市以及周边城市的人都慕名而来,以期一睹状元郎的风采。

    校门口水泄不通、万人空巷,比高考当天有过之而无不及。

    学校这边也有些懵逼。

    虽然横幅是挂出去了,可关于这位状元郎的学习事迹不好宣传啊。

    平时成绩也就一般般,高考前还因情受伤,哪知道突然就小宇宙爆发了,考出一个连让人说他作弊都不行的成绩来——目前全国总分第一。

    由于联系不上周修,被逼急的校方,从他课桌里翻出十几张高考前用来练习字迹的废纸稿。

    这些废纸稿上的字迹有草书、有小楷、还有瘦金体。

    学校如获至宝,立刻派人把这些字迹全部裱起来,然后拿到学校门口给那些慕名而来的游客观赏、合照留影。

    狂放不羁的草书;

    隽秀飘逸的小楷;

    富有傲骨的瘦金体;

    每一种字迹都达到了展览级别,尤其是那种力透字背的刚劲,无形中透露出一种力量。

    人群中练过字的、字迹写的不错的、懂书法的人,无不露出叹为观止的表情,裸分能考到736的人,果然是妖孽!

    ……

    学校那边人山人海,幸福苑这边也是人满为患。

    学校相关领导、电视台记者、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从昨天开始就没停过。

    周修大姑周家玲过来了,帮忙招呼客人;

    至于周卫山一家,到目前为止还没消息。

    到了中午还是喜来登大酒店,昨天十八桌,今天二十八桌。

    五星级酒店的桌子可不便宜,一桌6600,而且还不算酒水,两天吃掉30万。

    这钱不是周修出的,是周卫平出的。

    本来是给周修将来结婚用的压箱底钱。

    现在嘛,无所谓了。

    他是真高兴,这两天趁着上厕所的机会偷偷哭了好几回。

    大姐周家玲懂他心里的苦以及这些年来的憋屈,一直装作不知道。

    然后看到周修时,周家玲把他拉到一边,让他去安慰安慰自己的老子。

    周修笑着说不用。

    考个省状元就是对他最大的安慰,说多了都是眼泪。

    下午两点半宴席散了,学校领导过来跟周卫平说,市教育局对省状元有一笔10万的现金奖励,不过需要周修出席现场领取。

    不等周修回答,周卫平大手一挥道:“不去!”

    10万就想让他儿子给人当猴参观去,你长得不美,想的倒是挺美!

    然后无论学校领导怎么苦苦哀求都没用。

    最后没办法,学校领导又跟周卫平商量,想让周修回一趟母校,讲一讲学习经验。

    周卫平征求周修的意见。

    结果自然是不用多问。

    周修的学习经验别人学不来,而且他也没时间去。

    校领导不甘心之下,眼珠转了转,提出让他给市一中的学弟学妹写几句勉力的话。

    周修看了眼周卫平,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

    高考状元都考了,也不在乎再出一次风头,只要周卫平高兴就行。

    一听说省状元要泼墨挥毫,大酒店立刻送上来笔墨纸砚。

    因为偶尔有客人雅兴来了,会趁兴一展技艺,所以酒店也常备着。

    笔是上等的湘妃竹狼毫大楷;

    纸是棉韧如玉的H省特产宣纸;

    墨也是著名的一得阁墨汁。

    这边还没有散尽的宾客也是纷纷围观,开始录像;

    甚至还有人开启了视频直播。

    周修走到铺着金色桌布的桌子前,拿起浸泡在墨汁里的狼毫想了想,然后俯身开始疾书!

    他写的是狂草,这是他本来就会的,至于楷书以及瘦金体则是为了应付高考临时练习的罢了。

    他的狂草和地球上的草书不同,带着九州大陆特有的钟灵毓秀,即使不懂书法的人看了也是赏心悦目。

    前后不到五分钟,一副对联写好了!

    围观的人还没有说话,那些被“全国高考状元”名头吸引到直播间里的看客已经吵翻天了。

    “好漂亮啊!这个是狂草嘛,看着怎么有些不一样啊?”

    “确实跟一般的狂草有些不同,有种自成一派的感觉。”

    “太夸张了吧。虽然是状元郎,但也不可能自创书法啊。”

    “你们还别不信!我就是教书法的,起码我从来没见过这种写法……”

    “有认识的嘛,读一下写的什么啊。”

    “上联:苦心人天不负,卧薪尝胆,三千越甲可吞吴;

    下联:有志者事竟成,破釜沉舟,百二秦关终属楚;

    横批:舍我其谁!”

    “哇~厉害厉害。”

    “这个状元郎好霸气啊……”

    就在直播间里弹幕开始刷屏时,这边酒店大厅里的众人还在欣赏周修的书法。

    现场除了一些普通宾客外,还有一些文化界人士,比如学校、教育局领导以及电视台记者等等,这些人虽然写不出周修这样的字迹来,但多少还有一些鉴赏水平。

    别的不说,周修这副狂草字迹力透字背,那种无形的力量感隔着宣纸都能看出来。

    “好!”就在众人沉浸在周修的字迹中时,穿得非常喜庆的刘海明率先鼓掌叫好,“写的真是太好了!”

    众人很快反应过来,大厅里顿时响起了如雷般的掌声。

    周修的大姑周家玲也是拼命鼓掌,余光瞄到周卫平眼圈有些红,从口袋里摸了张面巾纸递过去。

    周卫平摆摆手,扭过头抹了把眼角,再转回头时笑说:“刚刚有虫子掉进眼睛里了……”

    ……

    ……

    连续热闹了三四天,期间周修的学校也定下来了。

    就像之前说的那样,周修没有选择北清,也没有选择临安大学,而是报了天海大学。

    很多人都过来劝周卫平,希望他能说服周修改变主意。

    不过周卫平只是笑着说自己做不了主。

    当然,周卫平只是谦虚而已,如果他要求的话,周修应该会听他的话。

    只是他觉得,儿子已经做的非常好了,好到远远超出他的意料,甚至做梦都不敢相信,他不想再去要求更多,让儿子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就行。

    27号晚上,刘海明一家邀请父子俩吃晚饭。

    饭桌上,刘海明三女儿刘探春跟小女儿刘惜春好像第一次认识周修一样,不停的打量着他。

    两个女孩都比周修小,一个上高二,一个上高一。至于老大刘元春以及老二刘迎春,一个已经大学毕业参加工作了,还有一个在本市的师范学院。

    周修安之若素,端着碗吃饭,对两个清纯可爱的女孩子的目光视而不见。

    眼看周修无动于衷,穿着小吊带、扎着两个马尾辫的刘探春凑近了说:“哎,周修,你知不知道,你现在可是咱们瀛洲市万千学子的精神偶像啊,我同学里面很多人拿你照片当屏保呢。”

    身材发育的比姐姐还好的刘惜春,咧着两枚小虎牙,眯眼笑说:“何止啊,我听说还有人把你供奉起来,早晚三炷香,保佑他们考个好大学呢!”

    刘海明夫妇以及周卫平闻言大笑不止。

    “那你们记得帮我要肖像使用费啊。”周修笑说了一句,对于高考状元带来的知名度不以为然。

    世间事,不管一开始多么轰动,时间过后也不过是人们心底逐渐淡忘的过去,很快便再也掀不起一丝涟漪。

    刘探春晃悠着两个马尾巴,笑说:“好啊,你先签个授权协议书给我们。”

    刘惜春大点其头,“就是。要不然名不正言不顺的,我们怎么去要啊。”

    顿了一下,刘惜春跟道:“对了,我同学让我帮她要一个你的亲笔签名呢,笔记本在我包里,走的时候记得帮我签一下!”

    周修说:“昨天有个商家打电话给我爸,想让我帮他们题一幅字,十六个字,开价一万六,说价格还可以商量。我爸没答应。”

    刘惜春楞了一下,很快反应过来周修什么意思了,笑的前仰后合,“你……你这也太财迷了吧。”

    桌上其他人也是跟着笑个不停。

    一顿饭吃的其乐融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