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5章 炼丹
        眼镜男回头一看,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不远处的墙根下站着的正是去而复返的周修。

    眼镜男推推鼻梁上的镜框冷笑道:“你他妈胆子不小嘛,竟然还敢回来。”

    斜挎着小药箱的周修一言不发,一步步朝众人走来。

    眼镜男牛逼轰轰道:“现在给我跪下来,自己扇自己耳光,说不定我一高兴今天就原谅你了。”说着一挥手,四五个人一起朝周修包围了过来。

    随着距离越来越近,眼镜男嘴角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他已经开始在脑海里想象,这个家伙等会跪在自己面前痛哭流涕的样子了。

    当双方距离三米左右时,周修抬起右手控制着真气的量,朝最左侧眼镜男的嘴巴扇了过去。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耳光声,脑海里还在YY的眼镜男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呢,整个人已经被扇飞了出去,由于周修这次出手比较重,眼镜男两颗大门牙都被打飞了,嘴里飙射出一蓬鲜血。

    由于后巷的灯光比较昏暗,眼镜男叫来的几个帮手也没看到周修到底用的什么方法打人的。

    不过这个问题已经不重要了,双方进入了短兵相接。

    这个词语用的不准确,不应该叫“短兵相接”,而是单方面惨无人道的殴打。

    周修空手入白刃,从其中一个家伙手中夺过一根自来水管,然后照着对方脑袋、身子就是一顿批头盖脸的暴打,上下挥舞的手都出现残影了。

    “啊……求求你别打了……我胳膊断了……”一个二十来岁,胳膊上纹着条鲤鱼的光头“黑涩会”,紧紧卷缩在地上,双手抱着脑袋,哭得像个被人強-曝的小姑娘。

    另外一个胳膊赶上周修大腿粗的纹龙大汉还试图反抗,不过当自来水管往脑袋、胳膊上“砰砰砰”的照死里抽了二三十记后,纹龙大汉也彻底崩溃了,跪在地上跟周修求饶,“哥……别打了哥……我再也不敢了……”

    “唔唔唔……我错了……我不是人……”

    此起彼伏的惨叫哭嚎声在老庙街后巷里响起,吓得垃圾桶周边觅食的野猫发出“喵”的一声,在夜色下四处散逃。

    前后不到五分钟,之前还呜呜渣渣的四五个社会人,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尤其是那个眼镜男,脸上、胳膊、手臂、大腿、小腿上,到处都是青紫色的血污,样子惨不忍睹。

    而且他还不敢哭,哭一声周修抽一棍子。

    眼镜男此时肠子都悔青了,他还以为前两天自己被扇飞出去只是一个意外呢,直到现在才明白,这个斯斯文文的年轻人有多么恐怖?

    五个人啊,而且常年打架斗殴有着丰富的群殴经验,结果连人家一根汗毛都没摸到就被反杀了,对方简直是个魔鬼。

    就在眼镜男快要昏厥的时候,远处响起“嘟嘟”两声警笛声,他激动的都快哭了,而那个“恶魔”也没说什么狠话,转身一个助跑纵上了墙头,然后在琉璃瓦屋脊上三跳两跳便消失在夜色下了。

    看到如此一幕,蜷缩在地上的眼镜男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惹的竟然真是江湖高人,最后眼一翻晕死了过去……

    ……

    自从李文隽根据摄像头找到他的居所后,周修便有意识的注意到这方面了,出门一直戴着鸭舌帽,而且总是习惯性避开摄像头,警察想根据天网追踪到他的住址恐怕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而且就算找到了也没用,抓贼抓脏,抓奸抓双,他们有什么证据证明是他殴打的?

    难道警察还能凭几个社会渣滓的话就给他这个未来的高考省状元定罪?

    几个混混很快被抛到脑后,半个小时后他来到了市里面的宝芝堂药店。

    因为已经提前预定,周修把钱一交,然后拎着几包真空包装的鲜药材回了东韵花园的租住屋。

    客厅沙发上,林薇正拿着一面小镜子照脸上的药疤子,见到周修进来说:“回来啦。今天生意怎么样啊?”

    林薇知道周修这几天出去摆摊是为了赚钱,虽然心里焦急如焚,甚至想告诉他,只要帮她把笔记本取回来,回头想要多少钱尽管开口,一千万不够就两千万,两千万不够就五千万!

    可惜,这些话她不敢说出口。

    她知道,真正有本事的人性格大多都比较古怪,当你以为了解他们时,他们往往会给你一个大大的惊喜,比如——让她滚!

    “还不错。”周修回了一句便朝厨房走去。

    把电磁炉拿出来,锅刷干净盛了500ml水,然后也不用秤,直接用手抓着往锅里放药材,嘴里还念念有词,“当归55克,白芍70克,甘草65.3克,虎杖40克,石韦……”

    等药材按照比例全部放进去后,调节好温度,周修把锅盖一盖,对门口的林薇说:“帮我看着点,我去洗个澡。”

    “我知道了,你去吧。”林薇一瘸一拐站到厨房门口。

    等周修从卫生间里出来后,整个房间里都弥漫着一股中药味。

    林薇笑着说:“你这熬的什么东西啊,我怎么感觉光闻几口浑身都舒服呢?”

    自从前几天周修答应帮她取证据后,林薇这两天心情好了许多,不再像之前那样整天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了。

    “就是治疗跌打损伤的药。”周修敷衍了一句,来到厨房查看药锅,里面的水快烧干了,药材也烧软化了,他又加了500ml水,盖好盖子继续熬。

    转回头看到站在厨房门口的林薇,目光在她脸上停留了片刻,说:“嗯,药膏差不多能剥掉了。”

    “真得啊?”听到周修的话,林薇开心不已。

    也不知道这个男生帮她抹的是什么东西,焗的皮肤特别难受,就像520胶水黏在脸上一样,可是她又不敢问,怕惹得对方不高兴。

    “嗯,跟我来。”到了客厅,周修从茶几下拿出一包棉签,然后蘸着双氧水在林薇脸上涂抹着。

    很神奇的是,之前林薇用指甲都没抠掉的绿泥膏,一碰到双氧水立刻便从脸上脱落了,很快便掉的干干净净。

    林薇对着光滑的大理石茶几照了照,惊讶的发现,之前脸上那些翻卷的狰狞伤口,短短十来天已经长出了新的粉嫩的肌肤。

    周修也仔细看了看她的脸,新旧皮肤的弥合还算不错,假以时日,恢复如初问题不大,心里对自己调配的金疮药效果非常满意。

    随后周修才注意到林薇的长相。

    除了第一天那副惨兮兮的样子,他还真没注意过自己救的这个女人长什么样呢。

    富有立体感的脸型,齐耳短发,大眼睛,翘鼻梁,粉嫩的嘴巴就像清晨草叶上的露珠,荧光水润,而且身上还有股子女强人的味道,很容易激起男人内心的征服欲。

    周修看了眼便收回目光了,“回头注意防嗮,三个月后应该就看不出来了。”

    听到周修的话,林薇激动的掩住了鼻子,泪水扑簌簌的往下掉落。“谢……谢谢。”

    “不用客气,我收钱的。”

    林薇伸手抹了把眼泪,梨花带雨的笑说:“要不是您救我,我现在早已经葬身大海了,那样就算有再多钱又能怎么样。”

    “行了,你自己用温水把药膏洗干净,一个月内不要涂抹任何化妆品。”说完周修站起来道:“还没吃饭吧,我打电话叫外卖。”

    林薇“呀”了一声,“你不说我都忘记了,晚上我煮了稀饭,应该还热呢,面包跟咸菜都有,在冰箱里,我帮你去装。”说完起身一瘸一拐的朝厨房走去。

    由于到现在周修都没帮她买内裤,汗湿的大短裤贴在屁股上,两个臀瓣清晰可见。

    对付着吃完晚饭,周修坐在客厅里看《无字相术》,厨房那边林薇帮忙照看着,逍遥自在。

    熬到第七遍时就开始榨汁了,把锅里的药材捞出来放到纱布上榨取最后的药效。

    其实这个时候已经是回气汤了,不过这次要做成药丸,所以等药汤重新烧开后开始往里面勾芡淀粉,变成糊糊后继续小火熬制搅拌,防止药汁糊掉后影响效果。

    最后倒入特制的模具当中,回气丹就算做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