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4章 练气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真气像无数条灵蛇一般,过经脉、走七窍、通五脏,在刘东体内四处遨游了一番,最后从脚底涌泉穴散去。

    周修缓缓收回手,密目沉吟着。

    刘东嬉皮笑脸问:“怎么样啊大师,我是不是已经病入膏肓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刘东心里多少是有些打鼓的。

    就在刚才,周修手指搭在他手腕上时,他真得感觉到有股热流在自己体内横冲直撞,不过为了避免这个“江湖骗子”借题发挥,他把惊讶压在了心底。

    周修考虑一番后说:“人有精、气、津、液、血、脉,是谓六气;两神相搏,合而成形,常先身先,是谓精;精脱着……”

    刘东打断道:“停停停。你现在告诉我诊断结果就好了,甭跟我东拉西扯,只要你今天能说出一个子丑寅卯来,诊费肯定少不了你的。”

    周修点点头,说:“简单来说就是,你房事过于频繁导致肾气不足,经常腰膝酸软,夜梦盗汗,需要禁欲一段时间休养生息。”

    众人先是楞了一下,等明白过来什么意思后,顿时哈哈大笑了起来,连穿连衣裙的江如蓝也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哈哈哈……房事过于频繁……哎呦喂,原来刘东你肾虚啊,笑死我了……”

    “喂喂喂,你们可不能听这个骗子胡说八道啊,他TM才肾虚呢!”

    说着刘东嚯的一声站起来,指着周修恶狠狠的说:“你知道我是干什么的吗?告诉你个死骗子,你要是再敢信口雌黄,信不信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是不是你自己心里清楚,不需要在这里狡辩。”说着周修一摆手,一股无形气劲隔着十几公分把刘东扇了个趔趄,同时一根牛毛细针趁着刘东侧身的同时弹射了出去。

    如果说刘东刚刚还只是肾虚的话,那现在直接变成杨威了,没有个三年五载的修养,休想石更起来。

    在弱肉强食的仙界,修士大多数都好勇斗狠,一言不合脑浆子打出来的情况简直稀松平常,周修脾气自然也好不到哪去。

    原本他不想跟眼前这个俗人计较,不过对方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辱骂他,而且还敢公然威胁他,不给他点厉害瞧瞧,真不知道马王爷几只眼了。

    被“推”了一把的刘东,心里已经是火冒三丈了,再一听对方还在那揭自己的短,气急而笑道:“你不仅在这里无证行医骗人,还敢动手打人是吧,我倒要看看警察管不管?”说着刘东拿出手机准备拨打110。

    就在这时,一直没说话的江如蓝开口道:“好了刘东,别闹了。”

    “江如蓝你别管……”刘东刚要置辩,突然感觉一股凉气自后腰肾脏一直窜向后脑勺,身体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江如蓝没有理会他,转而冲周修笑了笑,一口贝齿雪白如瓷片,“这位先生不好意思啊,我这位朋友性格是冲动了一些,其实没什么坏心眼的。”

    周修对这个温婉贤淑的女孩说的话不置可否。这种嘴欠的人,往往心眼也不大,就像这个刘东,回头百分百会举报他无证行医。

    江如蓝想了想蹲下来说:“麻烦先生帮我也诊断一下吧。”

    实际上她是准备让刘东把诊费结掉走人的,免得多生事端,不过怕刘东不肯,所幸再诊断一下,到时候她一并结了。

    周修纳气屏息,伸指搭在江如蓝雪白的皓腕上,大概十几秒钟后缩回手道:“姑娘气血中正平和,体质非常好。不过嘛……”

    身体已经恢复正常的刘东,此时一听嗤笑说:“你们听到了吧,既然身体都非常好了,还有什么不过的?很明显就是低劣的江湖话术。江如蓝,咱们走吧,别听他在这里忽悠了。”

    “是啊蓝蓝,咱们走吧……”

    其他三个人也都是你一言我一语的,催促江如蓝快点走。

    江如蓝一双好看的眉毛蹙了蹙,看着周修问道:“你想说什么?”

    不仅刘东不相信,她也不怎么相信这种路边摊的游医,酒香也怕巷子深,那说明香气还不够,真正有本事的医生哪需要到路边摆摊啊!

    而且这个年轻人明明看出来她在帮他解围,不仅不领情,还想继续故弄玄虚,心里也是有些生气了。

    周修淡淡道:“没什么。只是想附送你一句临别赠言,练气不规范,亲人泪两行。”

    “你……你说什么?”听到周修的话,本来眼睛里有愠怒之色的江如蓝,那张樱桃小口一下惊的合不拢嘴,明眸里也布满了不可思议的神色,“你……你怎么知道我……”

    “蓝蓝怎么啦?他说什么呢?”

    由于声音嘈杂,周修的话除了江如蓝本人外,其他几个人都没有听清,此时见江如蓝一副见了鬼的表情,纷纷好奇问到。

    江如蓝没回答,只是殷切的看着周修,“你……先生是怎么知道我……我……”

    周修对江如蓝的问题充耳不闻。他只负责诊脉治疗,不负责解惑答疑。

    江如蓝心里明白,自己这是碰上真正的高人了,欣喜不已。

    眼瞧着现场叽叽喳喳的也没法细问,只好先作罢,起身道:“请问先生,诊费一共多少啊?”

    “400。”

    刘东在一旁惊呼道:“装模作样的搭两个脉就敢收400块,你怎么不去抢啊!别给他。”

    周修乜了眼这只“秋后的蚂蚱”没说话。

    “刘东你别说话了。”江如蓝狠狠的瞪了一眼刘东后,转头朝周修道:“不好意思啊,我身上没带现金,能不能用薇信支付啊?”

    “可以。”周修拿出手机,给对方扫二维码。

    添加好友后,江如蓝点开资料看了眼,对方昵称叫“周怀瑾”,不出意外这就是对方的真实姓名了,随后直接转了10000过去。

    还好旁边几个人没看到金额,要不然又该咋咋呼呼了。

    周修一看对方给了这么多钱,想了想从药箱里拿出一袋回气汤给她,“冷冻保管。万一哪天受了内伤,不妨拿出来喝一口。”

    “啊……”看到周修递过来的黑漆漆的药水,江如蓝既意外又开心,顺手接过来说了句“谢谢”,带着激动的心情告辞离开了。

    一等众人离开,周修也开始收拾摊子,准备赶往宝芝堂买药材。

    一万块足够了,制作个三天的药量已经绰绰有余。

    背上小药箱刚准备走,周修突然朝斜对面店铺二楼看了眼,直觉告诉他,那玻璃后面有人在偷窥他。

    周修伸手压低了一下帽檐,从没有摄像头的巷道离开了老庙街;到了后巷围墙下,一个旱地拔葱直接越了过去。

    周修刚走不到一分钟,四五个手上胳膊上雕龙画凤的社会人,提着木棍、自来水管冲了过来。

    “他妈的人跑哪去了!~”

    “不知道啊,那边没有。”

    “凸(艹皿艹),这个王八蛋倒是跑得快。”

    就在众人骂骂咧咧着的时候,前两天晚上那个眼镜男从巷子里出来了,在得知人跑掉后又是一阵破口大骂。

    前两天晚上他被周修一耳光打得耳膜穿孔,这已经够得上轻伤害了,如果报警的话周修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不过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的,他自己屁股也不干净,所以最终还是忍了下来,准备找机会好好阴对方一把。

    等了两天,今天终于拍到对方非法行医的视频证据,有了证据他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暴打对方一顿了,顺便再敲诈对方一笔钱。

    可是没想到守了两天,万事俱备,最后又让对方跑掉了,他如何不恼火?

    就在眼镜男恨恨的骂着“有本事别回来”时,身后传出一道冷冰冰的声音,“哼,一帮社会渣滓,也敢在这里大放厥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