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3章 大师在流浪
        阎王好见,小鬼难搪。

    周修也懒得跟对方磨叽,按照规定给了20块的摊位管理费。

    隔壁算命的假瞎子说,如果不是因为这里位置偏僻,50块一分少不了。

    当然,也可以“包月”,或者“包年”。

    一分钱没赚,先交出去20块,这让周修很不高兴,也没工夫听瞎子胡扯,靠墙根坐好后捧着本《青囊经》看了起来。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路过的人很多,但真正上前询问的却一个都没有。

    原因嘛其实也很简单,出来旅游的人身体都很好,这才有闲情逸致游山玩水,身体抱恙的人自然不会出来,没人问诊也属正常。

    一直到晚上九点钟,就在周修打算收摊时,一个戴着鸭舌帽的眼镜男鬼鬼祟祟的靠了过来,问道:“哎哥们,生意不怎么样吧,想不想赚钱?”

    周修疑惑道:“怎么?”

    眼镜男靠近了左右看了看,小声说:“我这里有咪药、崔青粉,给人家都是200,300一份,咱们都是混江湖讨生活的,我也不蒙你,我拿价80,你给100怎么样?回头你就按零售价卖。”

    原来是兜售违禁品的,周修说:“这东西法律好像不允许卖吧!而且你敢保证一定有效?”

    眼镜男笑了笑说:“瞧你这话说的,法律要允许卖的话它也不赚钱了。至于效果你放心,绝对没问题。”

    周修摇摇头,“算了,我没兴趣,你找别人吧。”

    眼镜男今天一单生意也没做成,好不容易遇上这个看样子好骗的“呆头鹅”,哪能就此算了,“别啊哥们,你这什么疑难杂症一天也骗不了两个钱……”

    “滚!”周修听他叫自己骗子,忍不住喝骂了一句。

    眼镜男是老庙街这边的地头蛇,见周修一个新来的竟然敢骂自己,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一巴掌朝周修脸上呼来。

    周修反手一巴掌,后发先至抽在眼镜男脸上,眼镜男只觉得耳膜一阵震颤,还没反应过来人已经打着横的飞了出去,撞在了两米外的垃圾桶上。

    砰——

    路灯下,垃圾桶被撞翻在地,里面花花绿绿的垃圾盖了眼镜男一身,而躺在垃圾里面的眼镜男,身体挣扎了几次也没爬起来。

    周围左右常年驻扎在这里算命、看相、卖手工艺品的人,见周修如此暴力,连地头蛇都敢打,一时间噤若寒蝉;包括隔壁那个算命的假瞎子,此时也是偷偷拽了拽地上的毡毯,离周修远一点,怕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脑残的玩意!”周修又骂了一句,也没管附近人的表情,自顾自收起地上的物品,转身回家。

    一个小小的地头蛇也敢把爪子往他身上递,没打死他算他走运。

    第二天傍晚,周修早早来到了老庙街,还在原来的位置坐下,摊位费依然20块。

    一直到收摊都没人过来咨询,昨晚那个眼镜男也没来报复。不知道是被昨天的雷霆一击打怕了,还是在酝酿什么坏主意。

    不过他无所谓,那家伙再敢来寻衅滋事的话,保证让他吃不了兜着走。

    第三天下午三点钟他就来了,依然在原来的拐角坐下,捧起昨晚刚刚誊写出来的《鬼仙子三十六卜无字相术》前十六卜,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

    说起无字相术,表面上看去它是堪舆山川地理、卜算阴阳龙脉之术,但实际上它却是寻晶矿的奇书。

    “晶矿”,顾名思义就是生产灵晶的矿脉,而灵晶是高阶修士以及大神通者用来修炼的必备物品,也是仙界的硬通货,比地球上的黄金可珍贵多了,一般的小修士根本用不起。

    晶矿的珍贵自然毋庸多说,而寻找晶矿的书自然是更加珍贵,据说即使在上古“圣人遍地走、人仙不如狗”的年代里,凡是能参透无字相术的人,也是各大宗门势力的座上宾。

    可惜,这样一本奇书却是残缺的,只有前十六卜,后十六卜早就遗失在历史长河里了;没有后十六卜,前十六卜无字相术也沦为了食之难咽、弃之可惜的鸡肋书。

    当初周修花了一块低阶灵晶从一个门派低层修士那里换来了誊抄本,一直研读了很多年。

    ……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天上太阳慢慢越过了屋脊,周修心里考虑着,再坚持两天看看,实在不行就先用回气汤将就一下,反正凭他现在的身手,一般情况也能应付得了了。

    就在这时,庙街西边走过来一行人,两男三女五个人,年纪都不大,20到25岁左右,边走边兴致盎然的参观。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穿着白色吊带衫、破洞牛仔裤,脑袋上还顶着一副蛤蟆镜的精致女孩指着墙角的周修激动道:“嗳~你们快看,没想到现在竟然还有江湖郎中呢,好搞笑啊!”

    旁边一个打扮同样很清凉的娃娃脸女孩嬉笑说:“还真是哎~后面那个是老板嘛,看起来好年轻的样子啊,咱们要不要过去合个影啊。”

    “喂,你们俩小声点!”另外一个穿着蓝色印花连衣裙,身材高挑,温婉贤淑的女孩提醒了一句,跟道:“江湖奇人还是有的,你们不要以貌取人。”

    穿着吊带衫的女孩撇嘴道:“哪那么多奇人啊,我怎么一个都没看到?一路走来,骗子倒是看到不少。”

    跟在吊带衫女孩旁边手里拿着折扇的圆脸青年附和道:“姜雨说的不错,现在大师都忙着去捞钱了,谁还出来摆摊啊。”

    另外一个穿着粉红色T恤的年轻人,笑呵呵说:“也不一定啊。现在不是都说大师在流浪,小丑在殿堂嘛。说不定咱们就能遇到一个流浪中的大师呢?”

    圆脸青年折扇在掌心里一拍,发出“啪”的一声,哈哈笑说:“走,咱们过去掂量掂量这个大师的水平。”

    后面的蓝色连衣裙女孩,见几个同伴兴冲冲的样子,摇摇头,也没有再劝阻了。

    她刚才之所以那么提醒几个朋友,倒不是真的看出墙根下的青年是高人了,只是她父亲叮嘱她,出门在外一定要谨言慎行,千万不要逞一时口舌之快,说不定哪天就会为自己惹来无妄之灾。

    众人围到周修摊位面前,然后那个圆脸青年蹲下来,用折扇敲敲白纸上专治各种疑难杂症的几个黑字,笑道:“老板,你这真得能治各种疑难杂症吗?”

    周修把视线从《无字相术》中收回,落在圆脸青年身上,反问道:“有什么问题吗?”

    圆脸青年还是一脸轻佻的样子笑说:“我就是想问问,要是治不好怎么办?

    你这牛皮吹的这么大,总不能光不要钱就算了吧。

    说个难听的,你这是拿别人的生命开玩笑啊。”

    周修皱皱眉头道:“那你想怎么样?”

    “我……”

    圆脸青年刚要说话,穿着蓝色连衣裙的女生连忙说:“算了刘东,人家出来讨生活也不容易,不要太咄咄逼人。”

    叫刘东的圆脸青年说:“讨生活怎么啦?江如蓝你不懂,我告诉你啊,这种游医比一般的骗子坏多了……”

    周修抬头看了眼名叫“江如蓝”的连衣裙女生,发现还真是难得一见的佳人。

    靓丽的黑发如黑瀑般飘洒在鹅颈两侧,弯弯的柳眉,挺秀的琼鼻,樱桃般鲜嫩的小嘴,滑嫩的肌肤如冰似雪,尤其是一双卧蚕眼,相信笑起来的时候一定会非常好看。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人美名字更美!”周修在心里赞叹了一句,不过也仅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再漂亮的女人在时间这个大杀器面前,也不过是红粉骷髅罢了,只有长生才是生命的终极奥义。

    周修看着面前叫刘东的男子说:“把左手腕给我。”

    刘东嗤嗤笑说:“还会诊脉呢啊,你可千万别给我诊出一个喜脉来,我可丢不起那人。”

    名叫姜雨的吊带衫女生一听也是嘻嘻大笑,“要是喜脉刘东你就发财了,到时候直播生孩子,绝对能大赚一笔。”

    除了江如蓝,其余三个人都是哈哈大笑起来。

    “来吧,好好诊诊,我不着急。”说着刘东把手腕递给了周修。

    就在众人的笑声中,周修右手食中二指搭上了刘东的左手手腕。

    他确实不懂诊脉,实际上也不需要懂,有没有病只要让真气在体内循环一圈便一清二楚了,跟X光一样。

    小心翼翼的控制着真气的量,往刘东脉搏里渗透。

    普通人的体质跟修仙之人的体质可不一样,经脉狭窄的就像一条沟渠,一旦涌入过量的真气,很可能会把沟渠冲垮冲散,那样一来,作为载体的人必定七窍流血而亡。

    可惜刘东并不懂这些,任由自己给周修当小白鼠,还一脸笑嘻嘻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