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2章 赚钱
        震撼人心的一掌过后,李文隽对周修佩服的五体投地。

    学无先后,达者为师!

    李文隽走到周修面前双手执弟子礼,九十度鞠躬,恭声道:“晚辈李文隽,拜见宗师大人!”

    周修摆摆手,说了句“不用客气”,躬着身体的李文隽只觉一股轻柔的力量拖在他双臂上,他整个人便不由自主的站了起来。

    李文隽心里再次骇然,功夫臻入化境竟然可以如此随心所欲,实在是太恐怖了!

    周修心里也是非常满意。他这些天一直在研究真气的体外操控,刚才小试牛刀,效果竟然出奇的好。

    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内劲外放太消耗真气,刚才那一掌掏空了他近乎三分之一的真气,如果对敌的话,像刚才那样的内劲外放最多四次,实在太不保险了。

    “前辈……”

    “叫我名字就行了。”

    知道面前之人乃是“武道宗师”,李文隽哪敢真得直呼其名,于是还是按之前一样以先生相称,顺便请教一些武道上的问题。

    “先生应该知道,武道不外乎十个字,外练筋骨皮,内练一口气!

    可是往往不等筋脉贯通天地,在打熬筋骨皮的过程中就会让人的神经萎缩、身体崩坏,以身殉技,不能如先生这般内外兼修、圆润完满,这应该如何是好?”

    周修微微笑了笑。

    李文隽的问题其实就是武道和修道的本质区别,两者间有共通之处,也有不同之处,其中最大的分别就是一个“气”字。

    修道第一件事就是练气,练气的根本目的是一个“养”字,用大地精气、天地灵气,温养筋、骨、皮、五脏、六腑,然后才能淬骨练皮。

    这样不仅不会神经萎缩、肉体崩坏,而且还能长寿。

    正所谓未虑胜、先思败,道理是相同的。

    可是俗世间的武道就不同了,讲究冬练三九、夏练三伏,通过踢腿、站桩、击打坚硬物体破坏手、肘、膝部痛觉神经来提高筋骨的耐受力,以此来达到提高武道修为的目的。

    这样的功夫越是刚猛,对身体的破坏力越大,到老了一身伤痛,别说长寿了,绝大多数都死的快。

    稍稍考虑一番后,周修缓缓给李文隽讲起练气温养之法,“黄帝曰,夫自古通天者,生之本,本于阴阳,天地之间,六合之内,九州、九窍、五藏、皆通气呼……”

    李文隽执晚辈礼跟随在周修身后半步,躬身聆听他的讲解,沿着湖泊一路向前走去。

    被两人遗忘的闫素青,此时郁闷不已,自己好歹也是一个8分大美女啊,身材也不差,这个什么周前辈竟然像个木头桩子似得,看也不看她一眼,真是太可恶了。

    可是转而一想到大柳树上的手掌印,心里的那点不满立刻消失无形。以后她哥要是再敢欺负她,她就让“周前辈”在他胸口轻飘飘的来上一掌。

    “嘿嘿嘿……”想到得意处,闫素青像个偷食的小母鸡一样咯咯笑了起来。

    眼看两人越走越远,回过神的闫素青立刻屁颠屁颠跟了上去。

    ……

    周修对武道一番深入浅出的见解让李文隽有一种豁然开朗、茅塞顿开的觉悟,他有一种感觉,自己应该很快便能突破瓶颈,进入到暗劲。

    这下李文隽对周修彻底心服口服!

    虽然李文隽非常想留下来聆听周修对武道的见解,但也怕打扰到他的清修,带着一脸不舍告辞,临走前诚恳道:“俗事纷纷扰扰,先生难免也会碰到一些不便之处。晚辈不才,在Z省还算有些能量,以后先生但有吩咐,绝不敢推辞。”

    周修笑着应了声。

    一直跟在旁边的闫素青,忍不住吐了吐舌头。

    多少人求着这位李爷爷办事他都不肯,没想到竟然主动要给这位周前辈当马前卒,真是太有排面了。

    闫素青走上来笑嘻嘻说:“周前辈,能不能加个薇信啊?”

    周修出门没带手机,只是把薇信号告诉了闫素青。

    闫素青加了后又巧笑倩兮说:“周前辈这么厉害,回头可不可以教我两招防身术?”

    周修言简意赅道:“可以!”

    “那就谢谢周前辈啦,我先走了。”闫素青笑着摆摆手,和李文隽一块离开了。

    等李文隽两人远去后,周修仔细回忆了一遍,确定没有露出什么破绽后开始考虑炼制丹药的事情。

    以现在体内真气的量,像之前那样隔着四五米内劲外放,最多几次就能耗光他体内的真气,所以在去LA市取笔记本之前,还要炼制一些回气丹带在身边,以防万一。

    不用多,有个三天的量就行了。

    不过问题又回到了原点——钱。

    这些天吃穿用度加买药材,跟周卫平要的那3万块还剩不到500块,很快就要喝西北风,得想办法赚点钱再说。

    至于去濠江赌场“借”,那是以后的事情了。

    中午吃过饭周修坐在客厅沙发上琢磨了好半天,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帮人看风水的阴阳师。

    这个是他看家本领啊,在九州大陆时学的诸多杂项中,就数五行上购买的一次性针灸针、纱布、OK绷、消毒水,另外还有自制的醒脑丸、清神丹等一些物品。

    确定没有遗漏后,周修想了想又拿了两袋回气汤放到药箱里。

    回气汤对于他来说就是补充真气的东西,但是生命垂危的普通人喝了却能吊命,疗效比百年老山参也差不到哪去,价格却没有后者一根参须贵。

    当然,没有一万块,回气汤看都不给他看。

    收拾妥当后,房间里墨汁也干了,折把折把塞到口袋里,然后背着小药箱出门了。

    ……

    傍晚五点半,宁昌GC区老庙街。

    毕竟是无证行医,怕有人查,戴着个鸭舌帽的周修一直等到傍晚才过来。

    老庙街这边是历史悠久、古迹众多的LC区,明清时期的建筑以及晚清深宅大院在这里随处可见,来岛旅游的游人基本都会到这里参观一番,此时尽管已是黄昏时分,一眼看去还是游人如织。

    夕阳下的老街上各种小摊贩,像文房四宝、古籍字画、瓷器玉器等等,另外还有许多手艺人,像捏糖人、剪纸、算命、卜卦等等,不一而足;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沿街两边或富丽堂皇、或古色古香的正规商店;而且有趣的是,小摊贩面前围满了购物的游人,而那些正规商店里面同样也是顾客盈门,大家各做各的生意,彼此互不干扰。

    周修从西边进入老庙街后一直来到最东端的拐角,这里位置最偏僻,游人需要一直走到头才能发现这里,至于好一点的位置早就被别人占领了。

    刚用砖块把白纸在地上压好,周修眼前一黑,抬头看去,只见一戴着红袖章的老头虎视眈眈的看着他,“把摊位费交一下,20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