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1章 内劲外放
        听到周修的话,林薇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呢,等回过神后激动的语无伦次,“好好好……周先生我……我……”

    周修示意她别激动,坐下来慢慢讲。

    林薇应了一声,坐下来平复了一下心情后,然后开始缓缓讲起她的遭遇来。

    其实也不过是一场豪门恩怨罢了。同父异母的两兄弟,都在父亲的公司上班,父亲生病去世后老大成为了公司实际掌控人,弟弟不忿,于是千方百计想谋夺公司大权。

    再后来便是林薇所说的,她父亲林世勋发生交通意外,叔叔林绍辉实际接管了集团公司大权,之后开始逼迫第一顺位继承人的她交出集团股份。

    至于林薇母亲,早些年离异后去了美国,她父亲也没有再婚。

    说到这里,林薇哽咽着道:“如果仅仅是财产我也认了,但是我通过一些蛛丝马迹发现,我父亲很可能不是死于交通意外,而是谋杀,林绍辉之所以迫不及待的置我于死地,就是怕我找出事情的真相来。”

    周修脸上并没有露出感同身受的怜悯之色,只是语气平和道:“你想让我怎么帮你?”

    林薇楞了一下,目光在周修面无表情的脸上乜了眼,忽然间醒悟过来,这种身怀绝技的人大多心志坚定,不可能因为自己的几句片面之词就同情可怜她,乃至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林薇调整好心情后,抹了把湿润的眼角说:“是这样的,之前我配合林绍辉转移股份的时候,一直在偷偷收集他的犯罪证据,林绍辉并不知道。

    现在存放证据的U盘还有账本都在我的别墅暗格里,我……我想请周先生您帮我取过来。”

    听完林薇的话,周修心里有些意动。

    之前不想帮忙,除了没时间外,主要也是嫌豪门恩怨太麻烦,打了张三来李四,那样会给他的修炼造成影响。

    如果仅仅是取点东西,这倒是简单。

    周修稍稍考虑了一番,说:“帮你取回笔记本没问题,可是我凭什么帮你?”

    林薇被说得楞了一下,不过随后立刻便醒悟过来,说:“周先生,您有什么条件尽管提,只要我能做到的绝不推辞。”

    周修心里暗赞了一下,不亏是集团董事长的女儿,脑袋瓜子就是聪明。

    也没跟她绕圈子了,直言道:“事成之后我要1000万。”

    他要钱可不是为了自己的修炼,而是想趁机买个大房子给周卫平,二小那边的老房子虽说地段不错,不过却是老破小。

    而且1000万对于一般人来说可能是笔天文数字,但是对于林薇来说,救命之恩加上反败为胜的筹码,1000万简直太便宜了。

    林薇毫不犹豫道:“好,一言为定!”

    ……

    第二天早上又是一个阳光明媚、鸟语花香的天气。

    昨晚周修没有到别墅林那边去修炼,而是在家看书看了大半宿,都是一些上古神话典籍、人物传记以及野史传说,希望能从中受到一些启发。

    起床洗漱过后,周修下楼,小跑到南湖边的林荫小道下舒展筋骨。

    身子刚刚活动开,不远处走来一男一女,男的五十岁上下,身穿酱红色对襟长褂,白色棉麻灯笼裤,脚踩白底黑帮帆布鞋,精神矍铄,一副世外高人的派头;

    而女的大约二十一二岁左右,穿着一身黑色运动服加白色运动鞋,身材高挑,体型匀称,脑后绑着马尾辫,左脸颊还长了一颗小小的美人痣,看起来既漂亮又活泼可爱。

    这两人自然便是李文隽和闫素青了。

    在闫素青提供了基本资料后,李文隽仅仅花了不到两天时间便找到了周修的家庭地址,间接找到了这里。

    让李文隽万万没想到,闫素青口中的“世外高人”竟然还是个高中生,要不是闫素青对着照片再三保证,打死李文隽都不相信。

    为了不打扰周修备战高考,他们一直等到今天才登门拜访。

    等周修一趟拳打完,李文隽走上前,以江湖礼仪拱手作揖道:“在下李文隽,净明教二十三代掌教申凤鸣的关门弟子,冒昧打扰,还望周先生见谅。”

    等李文隽文绉绉的自报完家门,眼巴巴跟过来的闫素青也是有样学样的报上了她的名字。

    周修双目如电的在两人身上上下扫视了一番,问道:“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呃……”李文隽来时打好的腹稿,此时面对周修锐利的目光竟然有些难以启齿了。

    贸贸然寻上门已经不妥,现在如果再直诉来意,说想跟对方搭搭手、看对方到底是不是宗师,那跟上门挑战有什么区别?

    就在李文隽有些尴尬的时候,闫素青拢了一下被风吹乱的鬓发,未语先笑道:“您好周前辈,是这样的,前些天我无意间看到您在城中花园练功……”

    等闫素青说完后,周修有些奇怪道:“我记得当时附近好像没人吧,你在哪里看到的?”

    闫素青面带笑意说:“我家住在体育馆那边。对了,我用的是望远镜。”

    周修无语至极,难怪当时他没有感应到有人偷窥呢。

    5公里外,别说他才仅仅练气一层,筑基都可能感应不到。

    不过随后周修心里也是后怕不已。

    还好当时演练的只是锻体术,如果是法术的话,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在心里再三提醒自己,实力不能自保前,绝对不能让外界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

    也不提对方调查自己的事情,周修问道:“那你们过来找我有什么事吗?”

    李文隽再次拱手致意道:“今天过来主要就是想跟周先生您结识一番;其次也是想目睹一下您的功夫,好让我这个井底之蛙在未来的武道之路上不负师恩,砥砺前行。”

    “原来是这样。”周修点点头,随后跟道:“不过不好意思,我不会功夫。”

    李文隽说:“周先生真是太谦虚了!如果连您都不会功夫,那我岂不是连蹒跚学步的三岁小儿都不如了嘛。”

    周修不可能告诉对方自己练的不是功夫,而是仙界锻体术。

    刚想再次拒绝,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相比于暴露自己真实的身份,还不如让对方误会自己是所谓的内家高手呢。

    观察了一下身边的环境,此时他站在一块青石板上,左右是草坪和垂杨柳,正前方六七米外是小区湖泊,心里计算了一番,湖泊离的太远,恐怕是够不着,柳树倒是差不多。

    “看好了……”说着周修缓缓抬起右手,掌心向下,五指虚抓,酝酿片刻后轻飘飘向前一推。

    空气中响起“噗”的一声音爆声,大约五米外两人合抱的垂杨柳树微微一震,树叶纷纷扬扬落下,而树身上赫然出现一个两寸深的手掌印。

    一直在旁观看的李文秀和闫素青,目睹如此骇人的一幕,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

    闫素青小跑着来到柳树旁,用手抚摸着新鲜的手掌印,不可思议道:“我的妈呀,这……这是真得吗……”

    跟在后面走过来的李文隽,此时更是震惊不已,放下矜持摸着树身上的手掌印,嘴里呢喃道:“宗师果然名不虚传,原来真得可以内劲外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