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10章落毛的凤凰不如鸡
        考场外的烈日下,周卫平和所有考生家长一样,挤在电动栅栏门外面,翘首以盼的看着学校大门里面。

    “叮铃铃——”

    随着考试结束的铃声响起,本来鸦雀无声的校门口,突然像是煮沸的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人群像潮水一样向前涌去,远处那些站在遮阳棚下的家长也开始向大门口靠拢来。

    “出来了出来了……”

    随着第一个考生的身影出现在家长们的视线里,人群中顿时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这位同学你在哪个考场啊……”

    “你考的怎么样啊……”

    “题目难不难啊……”

    “你认识某某某嘛,他出来没有啊……”

    随着考生陆续出来,相同的问题在学校大门口的空气中一遍遍的回荡着。

    周修也跟在人群中施施然的走了出来,站在遮阳棚下等着的周卫平也赶快迎了上来,和所有家长一样,下意识问道:“儿子,考的怎么样啊?”

    周修随口道:“如果不出意外,140分应该没问题。”

    周卫平:“……”

    站在旁边翘首以盼的几位家长,听到这话没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其中一位男家长笑说:“这位同学,你知道去年Z省文科状元考了多少分吗?告诉你,138分。”

    这位家长说完,众人又发出一阵善意的笑声。

    周卫平也没忍住跟着笑了起来,搂着周修肩膀说:“没事,只要努力了就行,其余的不重要。”

    “对对对,只要孩子努力了就行,其余的不重要。”

    “嗳,我家儿子出来了……”

    “我家闺女也出来了……”

    周卫平簇拥着周修朝不远处的停车场走去,“走,爸带你吃大餐去。”

    ……

    下午考数学。

    和上午一样,周修做起题目来简直堪称风卷残云,从头到尾都不带思考停顿的,一气呵成。

    因为不需要写八百字的作文,用时比上午还短,只花了30分钟。

    不出意外,监考老师很快注意到了他,走过来看了看。

    撇开那隽秀飘逸的小楷不说,无论是选择题还是解答题,都写的满满当当,很像是那么回事。

    不过在这么短时间里做好卷子,在监考老师看来是不可能的,甚至都不够把试卷从头到尾认真看一遍的。

    碍于规定,在考生没有作弊以及没有其他特殊情况下不得与考生说话,也不许长时间驻足观察试卷,以免影响到考生的心情,这位监考老师在乜了几眼试卷后,心里暗暗摇头,也只能无奈作罢。

    周卫平下午没来送周修,不过考试结束时却来接他了。

    还是一如上午的对话模式。

    “儿子,考的怎么样啊,把题型说说,爸帮你分析分析。”

    “不用分析!本来是满分的,我怕太出风头了,所以故意答错一题,148分吧。”

    周卫平顿时哈哈大笑,感觉这个儿子自从脑袋撞过后,现在性格是越来越活泼了,“听你这口气,你是打算给你爸考个理科省状元回来啊?”

    周修点点头,认真道:“如果没有特殊情况的话,今年Z省理科状元一定是我。”

    周卫平再次发出一阵大笑声,搂住他的肩膀说:“你要是敢考个省状元回来,你老爸我就敢在市里的喜来登摆他个三天三夜。”

    周修也忍不住笑了起来,“三天三夜就不必了,还是折现吧!”

    就在这时路芳楠也从校门里出来了,她的考场也在一中。

    余光看到远处像哥们一样勾肩搭背离去的父子俩,路芳楠忍不住摇摇头,就算再乐观也改变不了你未来卑微的命运!

    ……

    第二天上午是英语,周修估分147。

    下午和第三天上午是理综,周修估分295。

    估测总分:730。

    周卫平第一次听周修说语文考了140,当时和路人家长都是当笑话听的;

    等周修说数学考148时,认为是逗他开心的。

    第三次第四次,心里也难免开始犯嘀咕了,看他说的煞有其事的样子,难道是真得?

    刚在脑海里试图说服自己,周卫平立刻反应过来,这怎么可能?

    别异想天开了,就周修那成绩要能考省状元,他把摩托车零件拆下来当下酒菜吃喽。

    不过不管怎么说,周卫平心情还是非常不错,晚上做了满满一大桌子菜,还把他几个老朋友以及现在在二小当老师的高中女同学喊来一块庆祝。

    那位女同学姓魏,跟周卫平一样,也是离异独居,戴着副无框眼镜,长得风韵犹存,气质也是明朗大方,从面相上看是一个能持家过日子的女人。

    周修回忆了一下,没有相关信息,不过瞧魏老师席间那副含情脉脉的样子,应该是喜欢老周同志没跑了。

    吃过饭周修找了个借口溜之大吉,至于魏老师晚上能不能留宿,那就看她自己的本事喽。

    回到城东的出租公寓才八点不到,进门后发现,头上纱布拆掉一半的林薇正捧着外卖盒吃饭呢,露出的左侧额头、脸颊以及腮帮上,都敷着像绿豆沙一样的膏药,也看不出长得美丑。

    林薇等他进来后问道:“你高考考完了吗?”

    周修“嗯”了声,把外套挂到衣撑上,然后来到厨房打开冰箱,上面保鲜层里放了五六袋用抽气密封袋装着的灰褐色药水,

    这些自然便是回气汤了。

    周修取了一袋出来,关好冰箱门后拧开密封圈往嘴里一叼,转身自顾自去卫生间冲凉,心里考虑着下次还是炼回气丹吧。

    回气汤虽然好,但不易储存,而且吃的时候也不方便,比如和人战斗,人家都是往嘴里丢药丸,他却含着个奶瓶,那画风实在是……

    等周修洗完澡出来,林薇从客厅沙发上站起来,声音哀怨的说:“周先生,我能跟您谈谈嘛……”

    周修无视了她,径直朝厨房走去。

    林薇心里苦闷不已,真是落毛的凤凰不如鸡,好歹自己曾经也是上市集团公司的大小姐啊,平时接触的都是上流社会的官二代以及富二代,没想到现在却被一个高中小男生几次三番的无视了。

    可是想到对方恐怖的身手,林薇却一点也不敢露出不满之色。

    不提对方抱着近50公斤的她从十几米高的悬崖下跳上来的事情,单说这几天的亲身经历,也让她感到难以置信。

    这个还在上高三的男生简直是个全能医生,会诊脉、会针灸、懂药理、会治疗跌打损伤、包扎的伤口也是既美观又不影响她的活动,她不知道还有什么是他不会的?

    这且不算,对方晚上也基本不睡觉,都是坐在床上练功打坐,白天却神采奕奕。

    现在自己已经走投无路了,连抛头露面都不敢,怕幕后主谋找上门来再次要她的命,而面前这个身手卓越的男生便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她不想更不敢得罪他。

    就在林薇以为今天也一如之前时,那边周修叼着自制的中药水从厨房里出来了,径直朝客厅走来,坐下说:“把你家的事情详细的跟我讲一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