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6章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经过一番软磨硬泡后,闫素青终于从她爷爷口中问出几个有真材实料的国术高手住址,其中一个就在瀛洲市内,叫李文隽。

    他自幼被父亲送到嵩山少林寺习武,几年后参加地方组织的少年散打比赛,恰好被一位路过的道长看中,那位道长见他很有灵气,于是把他收为关门弟子,带在身边悉心教导。

    虽然李文隽很少在人前展露身手,但熟悉的人都清楚,这人是个深藏不露的内家高手,不仅如此,还曾是道教协会的名誉副会长,在Z省能量很大。

    两天后的傍晚,闫素青开着一辆奥迪小跑来到城东一栋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外;庭院内有一位身穿对襟唐装的男人正手持花洒浇花呢,看上去显得怡然自得。

    这人自然便是李文隽了,今年已经年近六旬。黑发赫颜,精神矍铄,双目炯炯有神,颇有几分世外高人的范儿。

    等闫素青自报家门后,李文隽哈哈大笑着说:“是老闫的孙女啊,快进来快进来。印象中还是个粉雕玉琢的小丫头呢,没想到一转眼都长成大姑娘了……”

    两人站在门口寒暄了一番,随后便进了屋子。

    房子是前后通透的房型,装修的古色古香,迎面便是一扇巨大的红木雕花屏风,左右两边的墙壁上挂着名人字画,空气中漂浮着淡淡的檀香味,沁人心扉,一派书香门第的气概。

    而房子后面还有个练功的院子,可以看到两名身穿白色练功房的年轻男子正在站梅花桩,估摸着应该是亲传弟子之类的。

    闫素青刚坐下便有一个年龄相仿的男子端着茶香四溢的菊花茶上来了。

    闫素青道了声“谢”,接过茶抿了口后也没有拐弯抹角,把那天自己看到的事情说了一遍。

    随着她的讲述,本来一脸笑吟吟的李文隽,脸上的笑意慢慢不见了,到了最后眼睛里更是露出了惊讶之色,一拍扶手,站起来惊问道:“什么?这……这怎么可能?你说的是真得?”

    “这是我亲眼所见。”闫素青肯定的同时,从口袋里拿出手机翻到相册递过去,“这是我事后去拍的照片,照片里破碎的树叶我找专门人鉴定过,不是常规手段造成的。”

    “噢,是嘛?”李文隽伸手接过手机坐下来细细看了起来,眉头也是越皱越深。

    不同于那些门外汉,李文隽是净明教第二十三代掌教申凤鸣的关门弟子,对于是不是真功夫,自然是一眼便能看穿。

    可正因为如此,他才感到不可思议。

    根据闫素青所说,加上相册里照片的佐证,这个年轻人分明已经达到了内劲外放的宗师之境,甚至进入了传说中三花聚顶、五气朝元的先天之境。

    可这怎么可能?

    别说先天大宗师了,据他所知,国内能达到内劲外放的宗师之境的人都不超过一手之数,他师傅到死的那一天都没能一窥宗师之境,他自己更是差得远呢。

    李文隽看着照片里细碎的树叶以及拇指粗细的圆洞,忍不住问道:“你确定这是你亲眼所见,而不是编造出来哄骗我的?”

    闫素青点头说:“千真万确!要不是我亲眼所见,别人说给我都不相信呢。”

    李文隽又问道:“你有没有他的地址,我想过去拜访一下。”

    虽然他知道这样贸贸然找上门不好,但他实在太想一睹宗师风采了。

    宗师已是练武之人能到达的最高境界,平常人别说见,连听都没听说过,他自然也是万分好奇。

    闫素青迟疑了一下说:“根据监控录像显示……”

    ……

    周修白天复习资料,放学后乘公交车在市里面以及周边海岛到处转悠,体会感悟这个世界的风土人情的同时寻找可能存在的灵脉灵药;

    到了晚上,他就去城东那边的度假别墅林里练拳、打坐修炼。

    这天晚上周修回了趟幸福苑,进门后发现桌上摆了满满一大桌子的菜,还烫了一壶黄酒,桌上摆了六副碗筷。

    周修奇怪道:“有客人来啊?”

    正在厨房里刷洗酒杯的周卫平说:“嗯,你三叔三婶他们回来了,还有俊豪、彤彤。”

    周修稍稍回忆了一下,很快眉头便皱了起来。

    周卫平在家里排行老二,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姐姐周家玲嫁在瀛洲市下面的县里,夫妻俩经营饭店,小日子过的红红火火;

    弟弟周卫山现在在省文化局里工作,当初就是周卫平找关系把他弄进去的。

    不过两家关系却并不好,原因是周卫山老婆吴燕妮后来找周卫平帮忙,想进瀛洲市银行工作,周卫平没答应,他这个弟媳吴燕妮高中都没毕业,之前就是超市里的收银员,这样的人进银行能干什么?

    他不想苏家人背后戳自己脊梁骨,说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也是因为如此,周卫平父子俩从天海市回到瀛洲后,两口子很少来探望,即使偶尔见面说话也是夹枪带棒,非常刺耳。

    后来周修去一中读书差几分找他家帮忙,周卫山推三阻四不肯,最后还是托关系找人交了高额的赞助费才进去的。

    此时听到周卫平的话,以周修的涵养都忍不住道:“这种人还理他做什么?”

    “这不是你奶奶明天80阴寿嘛,他们回来祭祖的。”就在周卫平解释着的时候,外面门“咚咚咚”的响了。

    周修过去开门,外面正是周卫山一家。

    周卫平和周卫山寒暄了起来,周修站在后面冷眼旁观。

    相比于沧桑的周卫平,穿着身休闲西装的周卫山,戴个金丝边眼镜,大腹便便、满面红光,一副领导的派头;

    而他老婆吴燕妮也是打扮的风韵犹存,40来岁的年纪,穿着咖啡色通勤套装连衣裙,化着淡妆,一脸城里人下乡的优越感。

    跟在两人身后的自然是他们的一双儿女,儿子周俊豪,今年23岁,长得跟花果山的猴似得,名义上是什么文化旅游公司的顾问,实际上就是靠着周卫山的关系挂个名领工资,平时整天在社会上瞎胡混。

    女儿周彤彤倒是不错,去年刚考上浙师大,不过跟她母亲一样,鼻孔朝天、狗眼看人低。

    真正应了一句老话,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不等周修多想,周卫平关好门招呼道:“来来来,随便坐……周修给彤彤他们斟饮料啊,楞那里干什么……”

    “又不是客人,自己动手呗。”说着周修自顾自坐下,提起酒壶给周卫平和自己倒满,然后招呼周卫平坐下来吃。

    见周修小小年纪说话如此没有分寸,周卫山朝他看了眼,而吴燕妮更是直斥道:“这么大人了,说话都不会说,我们不是客人难道还是路人啊?”

    顿了一下,吴燕妮转头朝周卫平道:“老话说的好,先成人后成材!像他这样发展下去,就算将来考上大学,也不会有什么前途。”

    眼看吴燕妮不依不饶,周卫平也有些来气了,“你这话我不爱听了,周修以前那么尊敬你,也没见你夸他一句;今天不过说了一句错话,你就要如此上纲上线,我看你这个长辈当得也不合格。”

    “周老二你……”

    眼看两人呛起来了,周卫山赶紧和稀泥,“好了好了,小孩子不懂事,都少说两句。”

    说着周卫山推推鼻梁上的无框眼镜,朝周修笑道:“周修啊,快跟你婶婶道歉,要不然以后她不欢迎你来家里做客,你可不要到我这里来告状啊。”

    周卫山一番话连消带打、绵里藏针,把所有的过错全部推到周修身上了,而且还暗含警告,不道歉以后休想登我家的门。

    周修头也不抬的嗤笑道:“她配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