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都市小说 > 超神修仙记 > 第002章 心魔
        晚八点,市二小斜对面的居民楼里灯火辉煌。

    5栋405室里,周修坐在饭桌后面,看着名义上的父亲“周卫平”在厨房和不大的餐厅之间来回走动,把一道道菜肴端上桌,除了眼睛里的好奇之色外,唇角也噙起一抹笑意。

    两个小时前的医院里,看到他“死而复生”,参与抢救的医生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周卫平自然也是非常气愤。

    他儿子明明好端端的,医院竟然通知他,说他儿子颅内出血抢救无效死亡了,这不是诅咒嘛,要不是看在儿子有惊无险的份上,他今天一定饶不了他们。

    不过周卫平不计较,不代表医院敢随便糊弄过去。

    医院给家属下达死亡通知后,患者死而复生,这是什么?这是重大医疗事故啊,捅出去相关责任人可是要倒大霉的。

    虽然之前各项检查数据都表明,他们没有诊断错误,这TM就是个灵异事件。

    接下来医院先是给他重新做了个检查,结果除了脑后的一点皮外伤,其余的一切正常。

    医院主动跟周卫平协商,私下补偿3万块精神损失费,条件是他不得向外界透露这次医疗事故,哪怕一个字也不行。

    周卫平心脏坐了一趟过山车,眼看儿子平安无事,哪还会计较那么多,自然答应了。

    事情到这里就结束了。

    原本医院建议周修再观察一晚上,不过被他给拒绝了,开了点消炎药和安神补脑液就回家了。

    ……

    周卫平把最后一道甲鱼汤端上桌,抓起围裙下摆擦了擦湿漉漉的手,看着“傻笑”的儿子说:“快吃啊,楞着干什么?”

    “呃……嗯!”周修应了一声,抓起筷子下意识道:“爸……你也吃啊。”

    说完周修眉角抽搐了一下。那声“爸”绝对不是他的本意,而是潜意识里的“他”在作怪。

    周卫平不知道自己儿子的身体里已经住了另外一个灵魂,擦过手把围裙从身上解下来挂在椅背上,坐下来拿起桌上的白酒瓶倒了满满一杯。

    “啾——”

    端起杯子抿了一口后,周卫平放下杯子抹了把嘴角的酒渍,抓起筷子示意周修说:“这个野生甲鱼是你刘叔从乡下买过来的,知道你受伤后,特意送过来给你补补的,你多吃点。”

    周修“嗯”了声。

    周卫平边吃饭边语重心长道:“爸已经想通了,考的好坏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一定要平平安安。”

    为了周修能有一个好的学习氛围,周卫平花钱找关系千方百计把他送入市一中,如今眼看就快高考了,儿子却被长期繁重的学业任务压得精神恍惚,差点没酿成悲剧,他心里也是后怕不已。

    老婆的事情已经是他心里永远的痛了,如果儿子再出事,他将来有什么脸面去见九泉之下的老婆。

    正吃饭的周修下意识点点头,随后才猛然间回过神来。

    自己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偷渡到地球来,可不是陪这些凡人玩耍的,接下来他事情多的很,要修炼、要寻找小世界,哪有时间去学习啊?

    想到这里,周修沉默一下说:“我想退学。”

    刚端起酒杯的周卫平,愕然道:“你说什么?”

    周修抬起头看着周卫平说:“我要退学。”

    “为什么?”周卫平问了一句后才明白过来儿子说的什么,“好好的干嘛退学啊,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你在家休息两天,学校那边爸帮你去请假。”

    虽然刚刚周卫平才说考的好坏无所谓,但可没说让他退学,何况年纪轻轻不念书,将来干什么啊?

    “不是……”周修刚要说话,突然莫名的感到一阵烦躁,后脑勺也开始隐隐作痛,潜意识里的那个“他”又开始作怪了。

    之前在医院里他就发现,这具身体残留的潜意识一直在抗拒着他,让他不能完全融入到身体里。

    周修低下头,不让周卫平看到自己异样的表情,在脑海里问道:“你到底想怎么样?”

    等了几秒钟,没有任何回应,随后周修才反应过来,对方已经是真正意义上的死亡了,只是残留的执念在作祟。

    见周修迟迟不说话,周卫平苦口婆心说:“儿子啊,你听爸说,虽然重点一本咱不想了,但书还是要读的……”

    周修刚打算开口否决,心里再次出现那种异样的感觉,这让他奇怪不已。

    沉吟了片刻,试着在脑海里问道:“难道你想让我去读大学?”

    虽然依然没有任何回答,但是周修却能感觉到,潜意识传来一阵淡淡的欢愉感。

    周修有些奇怪,难道自己忽略了什么重要事情吗?

    为了尽快了解融入这个世界,记忆中很多无关紧要的讯息都被他暂时“屏蔽”了,只捡重要的讯息提取。

    仔细搜索了一遍记忆,很快周修眼睛里露出了诧异的神色,他大概清楚问题出在哪里了。

    如果不出意外,问题应该就出在周卫平这个便宜老子身上。

    别看周卫平现在一脸沧桑的大叔模样,年轻时可是帅哥一枚,而且还是学霸,天海市某著名高等学府毕业的高材生。

    大学里周卫平认识了“周修”的母亲苏修眉,两人一见钟情,很快便爱的难舍难分。

    爱情是两个人的事情,结婚却是两个家庭的事情,苏家强烈反对这门婚事,理由很简单,门不当、户不对!

    苏家是天海市的名门望族,家大业大,20年前资产已高达近百亿人民币规模;至于现在,更是成为了华夏千亿俱乐部企业之一。

    而反观周卫平呢,他当年不过是瀛洲市乡下的穷小子,要钱没钱,要势没势,父母就是普通的渔民,苏家怎么可能把苏修眉嫁给他?

    更重要的是,苏修眉的婚事早在读大学之前就已经订下来了,是京都那边一个政治家族的第三代,算是政商联姻吧。

    可让苏家万万没想到的是,苏修眉竟然来了个先斩后奏,临出国读研前挺着个大肚子回家和父母以及家族长辈摊牌,让家族长辈勃然大怒。

    可木已成舟,再发火也无济于事。

    经过商议之后,苏家勉强同意两个人结婚,但提了很多苛刻的条件,其中一条就是周卫平要当上门女婿。

    两个人当时爱的如胶似漆,根本没考虑太多,当场就同意了,很快便登记结婚。

    故事没有像童话里那样完美落幕,实际上结婚才仅仅是刚开始。

    一个没钱没势的乡下穷小子,社会上俗称的“凤凰男”、“软饭男”、“啃妻族”,入赘到苏家这种豪门家族里要忍受多少白眼以及闲言碎语,用膝盖都能想到。

    “周修”三岁那年,苏家某个长辈又在周卫平面前挑拨离间,说苏修眉一介女流,不在家相夫教子,却把精力放在商场上,这样很容易出问题的。潜台词就是说苏修眉会出轨。

    周卫平在苏家几年,本来就过得极其压抑,这个长辈的话语更是火上加油,等苏修眉出差回来后两人大吵了一架。

    苏修眉气得摔门而去,谁知道路上出了交通意外,当场身亡。

    苏修眉出事后,苏家上上下下都把责任归咎到周卫平身上,认为是他害死了他们的孙女女儿侄女,对他大肆谩骂指责乃至拳脚相加,等办完苏修眉的丧事后更是把他们父子俩扫地出门了。

    因为周卫平经常酒后吐真言,这些往事“周修”自然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也是他敢向路芳楠表白的底气,毕竟他母亲曾是苏家的大小姐,就路芳楠家的资产根本没有可比性。

    对苏家人的憎恨、对父亲内心抑郁痛苦的感同身受、再加上表白被拒后憋屈的死去,这么多因素加在一起,可想而知“他”的执念会有多深?

    ……

    心里稍稍考虑一番后,周修说道:“这样,咱们做个交易,我替你去读大学,完成你未竟之志,但从今以后尘归尘土归土,你不得再来骚扰我。”

    说完后周修等了一会,没反应。

    他立刻又在心里说:“我保证有生之年一定会照顾好你父亲,另外再考个省状元,让他扬眉吐气。”

    还是没反应。

    他眉头皱了皱,沉吟了片刻说:“我向你发誓,一定会让你父亲堂堂正正站到苏家人面前,让那些曾经羞辱过他的人在他面前下跪忏悔!”

    终于,周修这句话说完之后不久,潜意识里传来了淡淡的伤感以及不舍,最后消失于无形,随后周修便发现,来自于心灵深处的那股疏离感不见了,灵魂和肉体完美结合在了一起。

    “嘘——”周修长长松了口气。

    没想到这么简单就让原身体的执念走了。

    这种鸠占鹊巢的心魔是最可怕的,因为它不死不灭,且随时可以在你修炼的最紧要关头冒出来干扰你,轻则让你道心不稳,重则让你走火入魔,前功尽弃。

    另一边周卫平苦口婆心说了半天,眼看“儿子”还是不为所动,心里也是暗自焦急,但又无可奈何。

    他一个人既当爹又当妈,还要赚钱养家糊口,平时没有太多精力和儿子沟通,何况临走前医生也叮嘱他,高考前考生心理压力都比较大,这个时候宜疏不宜堵,千万不能拗着他的性子来,那样很容易出事的。

    想到这里,周卫平端起杯子喝了口闷酒,叹息说:“如果儿子你实在不想参加高考的话……”

    回过神的周修,脸颊上的肌肉抽搐了一下说:“你别说了,我会好好考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