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34章 史书留名查尔斯
    当月上中天的时候,查尔斯才拖着疲惫的身体和哈尔卡拉、东尼奥一起回到了旅馆里。

    原本他以为今天拿自己当诱饵可以钓出人贩子的鱼,结果却遇到教皇了。

    当他回到房间后,发现戴安娜正躺在床上,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查尔斯走了过去,问道:“怎么了,有什么事不开心?”

    戴安娜摇了摇头,然后指了指自己的胸口,“心情不好,这里疼。”

    查某人问道:“要不,我帮你揉揉?”

    戴安娜没回话,而是用“有本事你就试试”的眼神看着查某人。

    于是查尔斯向戴安娜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哇呀!”戴安娜捂着自己的胸口跳了起来。

    “你五行欠揍啊!”她拿着查尔斯从储物戒指里扔到她胸口上的用薄木盒子装着的史莱姆冰淇淋对着查尔斯吼道。

    查尔斯把用来当勺子的小木片递给了戴安娜,拿着自己的那份史莱姆冰淇淋坐在她的身边之后问道:“有什么事不开心?”

    戴安娜接过了木片,然后叹了口气,“你这种封建统治阶级怎么能理解我们这些被统治的平民的悲哀?”

    戴安娜是肉身穿越而来的,过来后身体在变成了纯媚娃的同时也变成了两三岁的小孩子。当年是正在游历的沃尔夫教授发现并收养了她。因此,戴安娜有了在这个世界里的名字,但她不是贵族只是平民所以没有姓氏。

    这种涉及到社会规则的问题查尔斯也无能为力,他现在没办法单挑整个人类社会。

    他只能安慰戴安娜,“以后会有办法的。”

    戴安娜没好气的瞪了查尔斯一眼,他说的办法就是让自己找个贵族嫁了。

    “锻造神殿的大祈祷在25号就开始了,到时候我们去当观礼嘉宾吧。”查尔斯转移了话题,邀请戴安娜一起去看热闹。

    “你怎么有名额的?”戴安娜不可思议地看着查尔斯,“沃尔夫教授打算弄个名额的,结果没到手。”

    查尔斯吃了一口冰淇淋,淡淡的桂花香味在他的口腔里弥漫开来。

    “今天帮忙解决了一个问题,所以教皇特批我可以带一个人去当嘉宾。还有这个冰淇淋也是他送的。”查尔斯边吃边回答。

    “哦?”戴安娜这下子来了兴致,“说说你是怎么表演的?”

    “没演。”查尔斯说道,“只是不小心给了他们一点启发,让他们解决了不少问题。”

    接着查尔斯把今天发生的事情,还有后来一群矮人们的讨论大致向戴安娜说了一遍。

    “除此之外你还有什么好处?例如认识锻造神殿的圣女什么的,然后按流程你再和圣女发生点什么。”戴安娜一脸滑稽的看着查尔斯。

    说道圣女,查尔斯的脸都黑了,“我的肩胛骨差点被她那砂锅大的拳头给锤裂了。”

    “后来呢?”戴安娜继续问道。

    查尔斯的脸这下子更黑了,“后来她提议把螺纹钢筋命名为查尔斯钢筋。”

    戴安娜足足愣了半分钟,然后拍着查尔斯的肩膀说道:“友仔,你可以啊,这下子你算是青史留名了。起码以后学建筑的人都会记住你的名字。”

    而查尔斯却没半点高兴的样子,他低声对戴安娜说道:“你也该知道把,这个世界很奇怪,很多技术都被压制住了。我不知道钢筋混凝土会不会和造纸术一样被锁死。”

    “没你想象的那么简单。”戴安娜把吃空了的冰淇淋盒子扔进了床头的垃圾桶里,“这次我从东到西由南到北一路走来,发现这个世界被锁死了。”

    “这个世界的阶级固化比你想象之中的还要严重,阶级间的上升通道犹如春运的人过独木桥,但是却又给出了让你过桥的方法。”

    “技术方面的事情我就更不想说了。战争可以推动技术的发展,可是这里的战争都进行了几千年了,技术的发展却一直在同一平均水平上下波动。”的

    “唉……”查尔斯叹了口气,为这事他也苦闷过。

    “刚才你因为这事心情不好?”他问道。

    “不是。”戴安娜挪了挪位置,远离了查尔斯一点,“吃晚饭的时候听到有人在我背后说我的闲话。”

    查尔斯的语气严肃起来了,现在旅馆里的都是商队的人,“是谁?下回喝汤的时候看我不多放两把盐咸死他。”

    “算了,我不想你难做。”戴安娜说道。

    “他们说你什么了?”查尔斯问道。

    戴安娜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有人说我为了当上伯爵夫人而不知羞耻的勾引你。说我只是个平民,不可能成为贵族的夫人,只能做个情人,如果你娶了我,连子孙都要被人耻笑。”

    查尔斯嘴角抽了抽,看来不管哪个世界里都有爱嚼舌根的人。戴安娜为此生气也是必然的,人家万金大小姐出身的,老爸还是为了掩盖自己的黑历史而胆敢制作传播电脑病毒的狠人,在这样的家庭庇护下,她哪里受过这样的闲话。

    他轻轻地拍了拍戴安娜抓紧床单的手,说道:“这件事就交给我处理了。”

    “算了。”戴安娜摆了摆手,“反正过几天阿瓦隆城的事情解决后我就走了,你没必要为了我和同事闹得不愉快。”

    “我有分寸。”查尔斯说道。

    戴安娜的话并不是激将法,她不是不懂办公室政治的傻白甜,她只是认为不值得为这种小事动用自己有限的资源。她也不是那种狗朝着她叫了她也要去咬狗的人,也不想因为自己的缘故让查尔斯在商队里闹得不愉快。

    但是,站在查尔斯的立场上,他却不得不就此事做出反应。因为这个闲话的另一层意思是他查某人是傻?,被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孩子给迷得晕头转向的。如果他不就此事做出反击,那么接下来的日子里关于他的各种闲话肯定会越来越多。更严重的,这种闲话很可能会随着商队的前进而进一步的在大陆上传播与发酵。

    在离开了自己的房间之后,查尔斯先后去了哈尔卡拉和东尼奥的房间里面聊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