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网文学 > 玄幻小说 > 给勇者们添麻烦的勇者 > 第15章 沙尘暴
    隔音魔法属于风系魔法,它能让一层空气不受声波的影响而震动,从而隔绝了声音的传播。

    现在查尔斯的帐篷上就被伊丽莎白施加了一道隔音魔法,不然商队里的人就要报警了。

    查尔斯被伊丽莎白给剥了个精光,然后被她捅得嗷嗷叫。

    “嗷呜~”

    伊丽莎白的手指头在查尔斯的大腿外侧轻轻一碰,查尔斯就痛得嚎了起来。

    然后伊丽莎白又连戳了几下查尔斯身上肌肉拉伤的地方,把他戳得哀嚎不止。

    查尔斯觉得自己现在是荷花上面的蛤蟆,一戳一蹦跶。

    (′?ω?)??(._.`)?

    “你啊……”伊丽莎白戳了几下查尔斯的脑袋,把他戳进了抱头模式,“受伤了为什么不和我说呢,你以为我看不出你身上哪些地方有问题吗?”

    “训练的时候到达自己的极限后就要停下,你认为我是那种不把你的健康当一回事的精灵吗?”

    “训练是要讲基本规律的,不是一味的透支身体就行。我以为你自己在受过几次伤后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但是看起来你自己一点都不明白。”

    伊丽莎白唠叨完后,拿出了哈尔卡拉刚才给她的那瓶药,然后对查尔斯说道:“把腿伸过来,我给你的膝盖上药。”

    看到查尔斯扭扭捏捏的半天不动,伊丽莎白直接伸手过去把他的伤腿给抓了过来。帐篷里面就这么大,跑不了的。

    “我自己来吧。”查尔斯想伸手过去拿药瓶,结果他的手被伊丽莎白给拍掉了。

    “在我面前还害羞什么,以前我抱你的时候你还尿了我一身,后来还不是我帮你洗澡的。”伊丽莎白说道。

    查尔斯一头黑线,总不能说自己第一次见到精灵的长耳朵时被吓尿了吧。而且那次之后他直接被伊丽莎白给扔进了木桶里猛搓了一轮,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是在洗冬瓜。

    原本他打算把这件事忘了的,结果石榴婶会时不时的把这事当成趣事提起。

    伊丽莎白先是用魔法帮助查尔斯治愈了膝盖上破了皮的伤口,伤口虽然痊愈了,但是周围的淤血并没有消退。然后她又把哈尔卡拉给的药水倒在了有淤血的地方,这时查尔斯感觉到膝盖那里传来一阵热乎乎的感觉。

    “恢复魔法是有限制的,最好不要随便使用。”伊丽莎白一边帮查尔斯按摩着膝盖,一边现场教学,“在战斗的时候,如果有异物在伤口里的话,恢复魔法会把异物给包在伤口里面。”

    “而且快速愈合的伤口会产生大量的瘢痕,会影响肌肉的运动。”

    “乔治身上的那道伤疤就是,刚愈合时他的灵活性降了很多。不过他后来修复了肌肉里的瘢痕,只留下皮肤表面伤疤的来唬人。”

    “要完美的治愈伤口,那需要足够的时间,一点一点的让受伤的地方恢复,从而不留下瘢痕。”

    “你身上的烧伤还要感谢圣安琪儿,要不是她的精细操作,你的身上现在就是一身难看的伤疤了。虽然她没有让你恢复鼻子,但她恢复了你身上的皮肤。光明神殿里的一般人可没有她的本事,那些人也只会把两块肉给简单的粘起来而已。”

    查尔斯在一旁尴尬地点了点头,然后拉过身边的毯子遮住了自己。

    以前石榴婶帮他洗澡换衣服的时候他也没这么尴尬,只是在看起来相当于人类二十岁外貌的伊丽莎白面前还是有点不自在。

    此时的查尔斯想起了自己上辈子的母亲。他小时候有一次踢球扭伤了脚腕,他的母亲就是这么一边帮他擦着红花油,一边唠叨以后踢球的时候要注意之类的话题。

    想到这里,查尔斯的表情不禁变得哀伤起来。

    正在专心给查尔斯的膝盖擦药和按摩的伊丽莎白没有注意到他表情的变化,继续一边给他按摩,一边向他讲解治愈术的使用要点。

    哈尔卡拉配置的药水效果很好,再加上伊丽莎白散发着淡淡绿光的手指的按摩,查尔斯膝盖上的淤血很快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接下来,伊丽莎白摁住了查尔斯,然后用药水和按摩给他治疗身上这几天因为过度锻炼而留下的暗伤。

    查尔斯养尊处优的幼小身体八年来何尝像最近几天这样剧烈运动过,生存的危机感让他不得不开始正视这个世界,并开始融入这个以拳头说话的世界里。他目前没有发现自己有什么金手指,所以他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刻苦。

    暖洋洋的感觉随着伊丽莎白的指尖不断地在查尔斯的身上游走着,缓缓地修复着他肌肉中的暗伤。

    不多久,查尔斯睡着了,发出了轻轻的鼾声。

    在料理完查尔斯之后,伊丽莎白拉过一旁的毯子给他盖好,然后拿起那条膝盖被磕破一道口子的皮裤,在帐篷里的灯光下用随身携带的针线包仔细地修补起来。

    漫长的岁月让精灵们成为了多面手,成年前的三百个春夏秋冬足以让他们学会很多的技能。

    就像查尔斯没看出伊丽莎白有一手精湛的针线活那样,他也没看出哈尔卡拉居然有着在这个时代不俗的管理学水平。

    “因为我要在存够钱后开一家工厂。”哈尔卡拉对查尔斯说道,“光知道研究,不知道管理的人是开不了工厂的。”

    查尔斯刚想问她准备开怎样的工厂,就被一阵紧急的哨声给打断了。

    “沙尘暴来了!”

    车厢外的不少人喊到。

    查尔斯打开车门,看到西方远处升起了一道看不到两边边际的烟墙。

    大草原的西方是一片浩瀚无际的沙漠,除了巨龙,没有人能穿越这片死亡之海。也正因为如此,无数年来西方的魔族从来没有从这里入侵过东部大陆。

    每年的春夏两季,偶尔会有巨大的沙尘暴自西向东席卷而来。

    车队的人马上把车辆驶离大路,在一旁的草地上扎下了圆形的车阵。

    当众人安顿好马匹之后,沙尘暴就已经来到了车队的跟前。

    霎时间,狂风怒吼,天地变色。黄沙很快就占满了整个空间,刺鼻的气味充斥着每一个人的鼻腔,每个在黄沙之中行走的人几乎睁不开眼睛。

    最后一点查尔斯除外。

    他把面具又变成了遮住眼睛的哪一种,在用一条纱巾遮住了鼻孔位置过滤空气之后,他就能在沙尘之中比较轻松的活动了。

    今天是没法开火做饭了,所以今晚每个人的晚餐是一块咸肉,一片黑面包和一杯劣酒。

    查尔斯接过了给呆在帐篷里面的人送餐的任务,提着篮子和酒壶穿梭于运粮车和帐篷之间。

    在离车队西边一天路程的地方,一支由几家矮人组成的车队同样把车马聚集在一起,然后躲在下风处的帐篷里等着沙尘暴过去。

    “你小子怎么这么晚才过来,想饿死你布莱恩特大爷吗?”一顶帐篷里面传出了矮人工匠布莱恩特的吼声。

    “好了,他还是一个刚十岁的孩子。”老板娘在一旁劝说道,“这天气里也别为难人家了。”

    布莱恩特“哼”的一声从灰头土脸的亚度尼斯手里拿过黑面包和粟米酒,没好气地说道:“十岁,十岁又怎么了?我十岁的时候就开始每天凌晨四点钟起来跟着爷爷学打铁了!哪像这小子不但睡懒觉还吃的多做得少,还不如那三个女娃勤快!”

    “我说小子,你见过凌晨四点钟的天空吗?”

    亚度尼斯没有回答,转身就离开了帐篷,走进了漫天的黄沙之中。

    被赶出粟米城后,身无分文的亚度尼斯和战法牧三妹子遇到了一队准备向西进发回到锻造圣地的矮人家庭。不得行之下,他们只能在矮人车队里一边打工一边跟着矮人们一路向西。

    和勤快的战法牧三妹子得到邀请能在矮人帐篷里躲避风沙不同,因为懒惰而被崇尚“劳动最光荣”的矮人们集体嫌弃的他没有帐篷可以居住,只能裹着一张毯子躲在车底瑟瑟发抖。

    两行泪水从他的眼角流出,很快就和脸上的沙土混成了泥浆。

    亚度尼斯在不知不觉之中睡着了。

    他梦到了自己上辈子啃老废宅的时光,每天睡到自然醒后就开始沉迷于二刺猿的世界,准点有年迈的母亲给他送来一日三餐。在母亲病逝后,他被哥哥和姐姐赶出了家门,然后被日本的穿越神器——卡车给撞到了异世界,成为了的一位母亲难产而死,父亲忧伤过度病逝的子爵。

    在梦里,他还梦到自己靠着逆天的运气发现了家族先人们藏起来的大笔财宝,然后与家族骑士的三个女儿结成好友,一同外出冒险。在北部草原上的粟米城,他遇到了一位因为亲人过世而郁郁不乐的猫娘驯兽师。在说动她与自己结伴外出旅行散心后,他们在西行的路上捡到一只在沙尘暴中受伤的年幼不明生物。后来在锻造圣地他靠着运气无意中揭露了魔族的阴谋之后,开启了一段属于自己的传奇。

    就在亚度尼斯做梦的时候,伊丽莎白、奥布里和东尼奥等人听到了查尔斯的一声惨叫。